重生后:我抱紧病娇反派大腿小说(苏倾月傅千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我抱紧病娇反派大腿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后:我抱紧病娇反派大腿)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后:我抱紧病娇反派大腿》,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倾月傅千玄,由大神作者“行墨点点”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有劳王太医了,接下来几天还得麻烦王太医为他换药。”“用不着老夫了。”王太医边回话边从药箱里往外拿药。“这孩子看着跟竹竿似的,身体素质却是极好,这样的伤势换一般人早就见了阎王了,他还能这么快就清醒…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后:我抱紧病娇反派大腿》,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苏倾月傅千玄,是作者大神“行墨点点”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有劳王太医了,接下来几天还得麻烦王太医为他换药。”“用不着老夫了。”王太医边回话边从药箱里往外拿药。“这孩子看着跟竹竿似的,身体素质却是极好,这样的伤势换一般人早就见了阎王了,他还能这么快就清醒…

第2章 狠戾凶残 试读章节

秀不知者无畏,冲着傅千玄就喊:“贱奴,你可知是我家小姐亲自给你擦拭身子的?你比庙里乞丐还要脏,我们小姐都没嫌弃你。”

因为回来看见这贱奴身上干爽了不少,就问了侍卫两句,结果他们说是小姐亲自擦洗的!

苏倾月不禁看向傅千玄,想知道他听见了会有何种神色。

但很快她就失望了,傅千玄依旧低着头,重复着那句话:“奴才贱命一条。”

苏倾月轻叹口气,转头看向老太医。

“有劳王太医了,接下来几天还得麻烦王太医为他换药。”

“用不着老夫了。”王太医边回话边从药箱里往外拿药。

“这孩子看着跟竹竿似的,身体素质却是极好,这样的伤势换一般人早就见了阎王了,他还能这么快就清醒。这些伤药三天换一次即可,不过可能会发烧,要多加留心。”

傅千玄身体素质多好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腰酸腿软还历历在目。

除了外用的伤药,王太医还开了副内服的方子。

苏倾月送太医出了屋子,让侍卫好生相送,带着阿秀折回就见傅千玄再次陷入了昏迷。

“他怎么又昏了?没事吧?”

“小姐不必如此忧心,只是昏迷罢了,太医都说没事。”留守的侍卫回道。

阿秀越看越心惊,自家小姐为何对这贱奴格外上心?

“他平日里住哪?等他伤势好一点就抬回之前住的地方吧,这里可不是人待的。”苏倾月起身说道。

这句话问得侍卫一愣,“小姐,他平日里就住这里。”

这回轮到苏倾月愣住了。

“怎么可能?相府又不是没有下人住的偏房。”

“他是贱奴,连府中下人都比不上,偏房里没他的铺位,也没人愿意和他一起住。”侍卫如实回答。

苏倾月闻言目光转向傅千玄,他也从未曾跟她提过这些…

如今看来只怕当日是已经恨透了苏家,才冷眼旁观她家的灭门之祸,想必是她哭得让他心烦,才勉强出手搭救…

苏倾月眼中酸涩,吩咐道:“阿秀,给他安排一个单人住的偏房吧,别让人欺负了去。”

“是,奴婢这就去。”阿秀立即应下,想不通自家小姐为何这般维护这个贱奴,无非就是生得好看了些。

阿秀又怎么会想到,日后苏府的覆灭与存活不过是傅千玄抬手之间罢了。

侍卫看不下去小姐的维护之举,劝道:“小姐就放心吧,这奴才凶得很,府里普通下人可没人敢招惹他。”

这点苏倾月自然知道,只是现在的傅千玄毕竟还没成势,不免担心。

苏倾月盯着侍卫道:“我暂且将他交给你照看,务必好生照顾,否则你就不用在苏府干了。”

“奴才遵命!”侍卫不敢懈怠,连忙领命。

“小姐对这贱奴也太好了吧?”阿秀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小声嘀咕。

“我才跟菩萨许愿为家人祈福,府上就出了这档子事,我如何能不管?”苏倾月依旧用了之前的借口,但想为家人祈福的心不是假的。

阿秀自是不敢欺瞒菩萨,不再多言。

刚回了院子,苏倾月就拿钱让阿秀去药房抓药。

一切都安排妥当,这才进屋给菩萨上香,愿斋戒半年以赎罪,求了菩萨保佑苏府平安,也保佑傅千玄能安然无恙。

没过多久阿秀送了药回来。

“你可再三叮嘱了让侍卫好生照料?”苏倾月埋头写着方子,头也不抬地问道。

“奴婢交代了。”

阿秀凑近看小姐在写什么,看了一眼就惊讶道:“小姐,你竟然会开药方?”

灵芝二钱、人参半两、黄芪…这一看便知是药方。

苏倾月没回她。

这方子也是给傅千玄喝的,专门针对他的陈年旧疾。

前世傅千玄那般记恨苏家也是因为此时他体内本就旧伤未愈,未及休养便被差去了狩猎场。

伤上加伤。

虽说熬过去了,但病根哪有那么容易痊愈,只是表面上的伤口好了,内里的旧疾顽固的厉害。

那时每逢阴雨时节,傅千玄的旧疾新伤便一齐发作,钻骨的疼痛加剧了他的暴躁,府内下人每每惊惧不已。

外面更是传闻定乾王狠戾凶残,嗜杀成性。

苏倾月写的药方是请来的神医所留,当时神医感慨道“此方可解,为时晚矣。”

只能堪堪缓解症状罢了。

“传令膳房,半年内我要斋戒,不沾荤腥。”苏倾月对阿秀吩咐道。

“姐!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玩意儿。”苏倾瑾从院外风风火火地冲进来。

阿秀从佛堂往出走,正撞上苏倾瑾抱着一只白狐。

“少爷,小姐在拜菩萨呢,您慢着点,莫要冲撞了。”说完又低头看了看他怀里的狐狸,“真漂亮,少爷有心了,很适合小姐养呢。”

苏倾瑾将白狐递给她,疑惑道:“天都快黑了,怎么现在拜菩萨?”

“小姐在给苏府祈福,给少爷您祈福呢。”阿秀回道。

苏倾瑾闻言点头:“我姐就是心地纯良,怪不得外面一堆公子少爷想攀上苏家呢。”

左右回去也没事,苏倾瑾就坐着等她出来。

等了足足两刻钟,苏倾瑾点心都快吃饱了。

看见她出来就赶忙问道:“姐,你院子什么时候用膳啊?”

点心再好吃也不能当饭啊,来都来了,不如用了晚膳再回去。

苏倾月目光幽怨,盯着苏倾瑾。

苏倾瑾摸不着头脑,“姐,你为何这般看我?”

“你说呢?你今日干了什么好事。”

苏倾月坐了下来,语气不善。

此时的阿瑾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不是后来戴着沉重骨枷搬着铁矿还要被抽打的阶下囚。

苏倾瑾不明所以,但直觉告诉他应该哄姐姐开心,抱出白狐笑得一脸谄媚。

“姐,我给你抓了个解闷儿的玩意,没事就养在院子里。”

“你还敢说狩猎?”苏倾月转头瞪着他。

苏倾瑾眉头皱起,不解道:“姐,你怎么了?”

“我问你,茅草屋里那个下人中箭了你知晓此事吗?”

“我知道啊。”

“你知道还置之不理?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都射中心脏了,肯定没救了,我都让人把他抬回来准备好生安葬了,这还不好吗?”苏倾瑾此刻还没有意识到他的举动会为苏府,为他自己带来什么。

苏倾月气得直跺脚:“人还没死呢!我叫了太医给他医治。”

“这都没死?他命也太硬了吧。”傅千玄的伤有多严重他还是知道的,不由震惊。

苏倾月只能一边深呼吸一边瞪着自己不成器的弟弟。

即使是这个原因,也不至于生那么大气啊,不就是个贱奴吗?

苏倾瑾疑惑道:“那一箭也不是我射的啊,是赵东风干的,我也骂了他了。”

苏倾月愣了,“赵家老三?”

“是啊,他还说一个狗奴才而已,死就死了,这给我气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轮的着他吗?”

苏倾月不由得想起前世赵家的灭门惨案。

她当时并不了解赵家是怎么得罪傅千玄的,何至于灭其满门,连一条狗都没放过。

最惨的就是赵老三,被人砍断手脚放在粪车里,傅千玄还让人好生照顾,专门叮嘱不让他死。

不负残暴之名,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来是这时结的仇…

“姐你怎么会知道那个贱奴的事啊?”苏倾瑾还是想不通。

苏倾月回过神来,避开了这个话题,反问道:“我早上才在菩萨面前许愿一心向善,你就罔顾人命,存心跟我对着干是不是?”

“原来姐你是为这个生气啊。”苏倾瑾放松下来笑了笑。

“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苏倾月气道。

但她又不能告诉弟弟后来就算她哭着求傅千玄,他也不曾施以援手,眼看着他在矿里受苦,就是因为今日这一箭。

“又不是我干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倾月打断。

“我刚跟菩萨请了罪,往后半年我都不食荤腥,那个下人我也会调到我院中伺候,你以为休要为难他!”

调个贱奴都不是事,但听到苏倾月要吃素半年,他急了:“姐,你怎么能吃素半年,你还要长身体呢!”

苏倾月见他没有为难傅千玄的意思,放缓了语气“只要苏家平安,你们过得幸福,半年算的了什么。”

“姐,半年实在太久了,三月如何?”苏倾瑾试探道。

“跟菩萨也是能讨价还价的吗?祈福本就靠诚心。”苏倾月白了他一眼。

虽然她传令要斋戒,晚膳还是上了荤腥,是给苏倾瑾吃的。

苏倾瑾吃饱喝足还不忘感叹一句:“狩猎场那边除了烤肉什么都没有,我都要吐了,还是家里的饭好吃。”

“你吃这么多消化得了吗?”苏倾月担忧道。

“放心吧姐,我出去溜达溜达就消化得差不多了。”说完苏倾瑾就起身告辞:“姐,那我先回去了。”

“日后一定要善待府中的下人!”苏倾月叮嘱道。

“我已经很善待他们了,那个贱奴的事只是个意外。”

苏倾瑾说完就转身潇洒离去,苏倾月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满是欢喜。

此时的弟弟还是无忧无虑的少年,傅千玄也救了回来,这一次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