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恶毒女配竟然躺赢了!全文(姜烟兰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惊!恶毒女配竟然躺赢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惊!恶毒女配竟然躺赢了!)

主角姜烟兰瑾的古代言情小说《惊!恶毒女配竟然躺赢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桃金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姜烟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绒花发簪,又看看给姜承姜宥的笔墨纸砚,和立马被供起来的玉观音。姜烟小声与姜雪咬耳朵:“姑母这是有求而来啊。”“怎的没有为兄的礼物么?”姜见渊从外面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朝服。赵姜氏笑着上前:“怎能没有兄长的礼物”说着让人拿进来,绿云也跟着进来了…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惊!恶毒女配竟然躺赢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桃金子”大大创作,姜烟兰瑾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姜烟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绒花发簪,又看看给姜承姜宥的笔墨纸砚,和立马被供起来的玉观音。姜烟小声与姜雪咬耳朵:“姑母这是有求而来啊。”“怎的没有为兄的礼物么?”姜见渊从外面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朝服。赵姜氏笑着上前:“怎能没有兄长的礼物”说着让人拿进来,绿云也跟着进来了…

第8章 姑母的礼物 试读章节

赵姜氏连忙答应:“是是,旋即看向姜烟姜雪,姑母难得回来一趟,也给你们带了礼物呢,还有承儿宥儿都有。”

说话间,小厮们抬着一个红木的箱子进来了。

赵姜氏开始分礼物,老祖宗的是一尊玉观音,通体碧绿小小的一个,供奉起来刚刚好,老祖宗淡淡点头,表示满意。

送给姜承姜宥的是笔墨纸砚,姜烟姜雪的则是每人一朵绒花发簪。姜烟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绒花发簪,又看看给姜承姜宥的笔墨纸砚,和立马被供起来的玉观音。

姜烟小声与姜雪咬耳朵:“姑母这是有求而来啊。”

“怎的没有为兄的礼物么?”姜见渊从外面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朝服。

赵姜氏笑着上前:“怎能没有兄长的礼物”说着让人拿进来,绿云也跟着进来了。

“哟,这鸡不错。”姜见渊看着这锦鸡好笑:“怎么送这个?”赵姜氏打趣:“哥哥是侍郎大人,送贵重了怕哥哥不敢收,送轻了怕哥哥不开心,只得送几只锦鸡,给哥哥补身子。”

姜见渊笑着点点她:“好,今晚就吃锦鸡了。”

姜见渊抽空给老祖宗和姜王氏见了礼。

此时绿云带着礼物走到了姜烟的身后,姜烟拿起礼物,走到赵金儿的面前:“金儿妹妹,京城新开了一家脂粉店,我和姐姐特意为你选的,这个颜色衬你。”

赵金儿的丫鬟小慧接过绿云手里的礼物,赵金儿看了几眼,淡淡道谢。

姜烟也不在意,回到自己位置上坐着。

姜见渊在重要场合上还是很正经的,有几分当官的风范,只有私下里,妥妥的是个女儿奴。

此时不仅与赵姜氏闲聊,还时不时与姜烟说上几句话。

老祖宗原本不在意,只是见姜见渊眼里只有姜烟丝毫没有姜雪时,脸黑黑的,招呼姜雪:“雪儿过来,来老祖宗这边坐。”

姜雪闻声,快步走到老祖宗的身边坐下。

姜见渊眉头一皱:“长辈们都在,像什么样子?还不回去”

“是我让她过来的,你的意思是我不像话?”老祖宗语气重了些,明显的质问。

姜见渊立马怂了:“孙儿不是这个意思。”

见儿子吃瘪,姜王氏突然插嘴道:“老祖宗,合该您也得为雪儿想想,相看了人家的人了,还这么不懂礼数,让人知道该怎么想?”

老祖宗黑着脸:“这个家,我老婆子说话是不管用了吗?”

众人都不敢说话,只有姜雪,抬起脸,笑盈盈的说道:“老祖宗莫气,只要您还在一天,这个家就是您做主的。”

“是啊,这个家自然是老祖宗做主。”屋外传来姜宥的声音,与之同来的还有姜承,两人向在座的长辈们见礼。

这话听的老祖宗心里舒坦。赵姜氏见姜王氏脸色不善,适时的缓和气氛:“老祖宗,快午时了,孩子们都饿了,不如摆膳?”

老祖宗手一挥:“那便摆膳吧。”

赵姜氏安慰似的扶着姜王氏。小时候她也和老祖宗亲,但自从成了亲,成为了看婆婆脸色过日子的赵家媳,渐渐开始明白自己母亲的处境。

也因此与老祖宗不如以往亲了。

很快午膳被摆上,家人们围坐一圈,有说有笑。

姜烟自然又是与姜雪坐在一块,姜雪的旁边还有赵金儿。

姑母说,小姐们坐在一处,方便联络感情。

姜烟仔细观察着姜雪,见她脸上明明不爽又忍着的表情,竟心里暗爽。

饭桌上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和吹捧。

赵姜氏却提及了赵文赵武上学堂的事:“如今这段时间叨扰哥哥了,妹妹还有个小忙想要哥哥帮帮。”

姜见渊表示直言便可。

赵姜氏用公筷夹了一筷子鱼肉到赵金儿的碗里,对着姜见渊说道:“赵文赵武这阵子也跟着我住着,我想两个孩子的学业耽误了不好,我就想着,这段时间能不能跟着姜承姜宥一起去学堂?”

姜承姜宥的学堂乃是国学堂,非官家子弟一般都进不去。

姜见渊有些犹豫。

姜王氏道:“又不是一直上,只是这段时间上一上,不耽误了学业。”

“何必为难你儿子,他也不是什么高官。”老祖宗冷不丁说话。

“这……”

“祖母,若想不耽误学业,不如在家请个先生?”姜雪清丽的声音突然想起,“国学堂的学生都是官家子弟,甚至都是嫡系,姑母这个要求着实是为难人了。”

“姜雪!”姜见渊喝到!

姜雪触及姜见渊的眼神,旋即神色暗淡下来,父亲大概又不满她了。

饭桌上有一瞬间的安静,只听姜烟说道:“姑母,祖母,姐姐也是为了大家,您不要生气,国学堂确实很难进,哪怕父亲的职位也没有办法。”

姜王氏夹了一筷子鸡肉给姜见渊,小心翼翼的问:“真有那么难进?”

姜见渊点点头,眉头紧皱。

姜王氏偏心女儿,但也知道自己最终是要靠儿子的,于是和赵姜氏说道:“既如此,就算了,家中请个先生来教是一样的。”

赵姜氏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这个话题过去,饭桌上也恢复了欢笑,姜雪说着话的哄老祖宗高兴,姜宥也跟着在一旁帮腔,惹的大家频频发笑。

姜承则在暗暗的观察姜雪。

在他的认知里,姜雪可没有这么乖巧惹人疼,她总是调皮捣蛋,甚至是乖张任性。他听到了一些传闻,说的是她和清世子,虽然两人定下婚约,但男女有别,也不能忘了礼数。

姜烟认真地吃饭,仿佛欢声笑语都与她无关,见姜承看向她,回报一笑,姜承也是一笑,这个妹妹是惹人怜惜的。

饭毕,老祖宗留了姜王氏喝茶,赵姜氏带着儿女去了偏院休息,姜雪姜烟也各自回到院子里休息 。

刚进到院子里,姜烟就察觉到一丝血腥气。

她顿下脚步,在院子里环视一圈,并无异常。

“小姐怎么了?”绿云在她身后。

“有人来了。”姜烟压低声音说道。

“谁?谁这个时候来了?”绿云不解,姜烟并不回答,反而说道:“你去大厨房,煮一碗梨汤来。”

“小姐想喝梨汤?”绿云不明所以,姜烟笑笑:“是我想喝了。”绿云立马去了。

姜烟则拐到小厨房,捡了根柴火棒。

她已经闻到,最重的血腥味是从她房间里传出来的了。

姜烟拿了柴火棒之后,在院子里闲逛起来。

她住的院子偏僻,靠近侧门出入。姜烟逛着,眼尖的看见草丛中的一抹血迹,看来是翻墙进来的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