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上海,编辑赵昊)讯,在全球能源的危机下,航运业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船用燃料与柴油和汽油一样,通常由炼油厂生产。但近期后两种燃料飙升的利润吸引了炼油厂的更多产能,导致向海运业供应的船用燃料相当紧张。

作为航运业最大的一笔开支,任何船用燃料价格的飙升都会给已经紧张的全球供应链增加更多的通胀压力。

Wood Mackenzie Ltd.石油产品和炼油分析师Mark Williams评论称,”这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和通货膨胀率如此之高的另一个原因。”

本周初,鹿特丹的船用燃料价格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累涨了23%,达到了2019年底以来的最高点。

炼油厂产能倒向柴油汽油 航运业深感船用燃料“价格压力陡增”

荷兰的鹿特丹是欧洲最大的炼油基地、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除了享誉全球的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总部在此以外,英国石油、埃索(Esso)、海湾石油等都在此市拥有炼油平台。

除了原油价格,2020年实施的迫使托运人燃烧更低硫产品的规则也帮助推高了成本。在欧洲,最大硫含量为0.50%的船用燃料–极低硫燃料油(VLSFO)的价格比原油攀升得更快。

Williams指出,由于生产柴油的利润很高,炼油厂有动力将加氢裂化装置和加氢处理装置的产能用于柴油,而不是用于VLSFO。除了柴油,汽油也很有吸引力,这种情况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