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张斯文

今年是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服饰”)冲击-的第四个年头了。

实际上,这家经营儿童名牌服装的公司最早冲击IPO可以追溯到2018年3月,但在排队时被证监会查出“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证监会在2019年7月对嘉曼服饰出具了警示函。

随后2020年和2021年,这家公司又两度冲击IPO,但都铩羽而归。2022年1月21日,嘉曼服饰再次开启冲击A股之旅。

自从被出具警示函后,刷单、粉饰业绩的质疑已成为嘉曼服饰的“梦魇”,这一问题近些年反复被监管部门提及。

在2021年7月20日递交招股书后,深交所随即便对嘉曼服饰问询到:“请说明前次申报受到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的情况,警示函涉及事项的产生背景,涉及金额及占比情况;对公司业绩真实性的影响、财务内控产生的不利影响;上述事项本次申报报告期内是否仍存在,对本次发行上市是否构成实质性障碍?”

在2021年10月18日的第二轮问询中,深交所再次对嘉曼服饰提问到:“补充说明前次申报因刷单行为被行政处罚,而本报告期内仍存在刷单行为的合理性,刷单定义与行业内其他公司定义的差异;刷单情事项具体产生背景,涉及人员数量,任职情况,刷单形式、过程。”

不仅如此,在今年1月21日的第三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嘉曼服饰进一步说明“占库存”、“测试单”、“买家秀”三类非真实下单的业务性质,以及进一步说明前两者不属于刷单行为的合理性。

由此可见,此番冲击注册制下的创业板,嘉曼服饰的“刷单”行为已成为了深交所关注的重点。而公司的回答是否能令投资者满意,嘉曼服饰又能否圆梦A股上市呢?

发力电商平台直营渠道

嘉曼服饰是一家定位中高端童装运营企业,业务包括童装的研发设计、品牌运营与推广、直营与加盟销售;该公司的产品主要覆盖了2-14岁的男女儿童服装及内衣袜子等。

据招股书披露,嘉曼服饰2021年1-9月营业收入为6.5亿元,同比增长25.3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亿元,同比增长105.95%;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亿元,同比增长121.35%。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对于能够取得良好的业绩增长的原因,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说:“一方面是由于2020年同期受新冠疫情影响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下降较多;另一方面是2021年发行人提高产品吊牌价格及零售价格,提升了产品毛利率。”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1年6月,嘉曼服饰的毛利率分别为52.26%、50.65%、50.44%和55.25%,其中2021年1-6月毛利率增长较快。

其原因在于,嘉曼服饰自2020年秋冬季产品开始逐步提高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产品吊牌价格,即提升成本倍率,例如自有品牌“水孩儿”某单品成本为50元,假设原成本倍率为5倍,则吊牌价格确定为250元/件,将成本倍率调整为5.5倍,则吊牌价格调整为275元/件。

此外,增加电商销售折扣力度、调整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价格也有效地提升了公司的毛利率。

尽管毛利率已高于行业平均值,但嘉曼服饰的毛利率与直接竞争对手安奈儿(002875.SZ)相比,还相差近7个百分点;同时,经营母婴用品及服装的公司金发拉比也要高于嘉曼服饰6个百分点以上。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另外,从营收结构来看,2021年上半年“水孩儿”等自有品牌贡献了1.14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24.62%;“哈吉斯”、“暇步士”等授权经营品牌贡献了近2.9亿元的营收,占比62.51%;“阿玛尼”、“范思哲”等国际零售代理品牌贡献了近6000万元的营收,占比12.86%。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从销售渠道来看,在唯品会、天猫、京东等国内知名电商平台开设了37家线上店铺的电商直营渠道已成为嘉曼服饰的主要收入来源,2021年上半年贡献了2.9亿元的营收,占比62.79%;在全国线下开设的199家直营店铺,为公司贡献了1.2亿元的营收,占比26.27%;此外还有460家加盟店铺,为公司贡献了5000余万元的收入,占比10.94%。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作为公司“绝对主力”的电商渠道,依然是嘉曼服饰计划上市后发展的重点。

据招股书披露,嘉曼服饰此次IPO计划募资5.2亿元,其中有3.1亿元用于建设电商运营中心项目。这部分资金计划用于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购置房产1200平方米,并进行装修改造作为嘉曼服饰电商运营中心;以及购置电商运营所需的电商拍摄、场地设施、化妆间设备、设计开发、打版制版设备、展厅设备、办公等设备。

此外,嘉曼服饰还计划将募集资金用于建设营销体系、企业管理信息化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具体如下表。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是否存在“非真实下单”行为

已经成为公司主要销售来源的电商渠道,是否仍然存在“非真实下单”行为?这一问题在提交招股书当日,也就是今年1月21日被交易所问询。

嘉曼服饰这次的答复是将“非真实下单”的行为分为占库存、测试单,认为占库存、测试单是为满足线上店铺正常运营需要,既无虚假交易的主观故意,又未对店铺经营业绩和商品评价产生任何影响,因此不符合行业和发行人关于“刷单”的界定,占库存、测试订单不属于刷单。

此外,“买家秀”行为通常被市场认为属于非真实下单行为的一种。

在同一份回函中,嘉曼服饰表示:发布“买家秀”而进行刷单的主要方式为,收到商品并发布“买家秀”评价后,在无条件退货期内申请退货退款,货款通过公司电商平台账户返还给下单人员,因此该笔订单最终不会被计入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嘉曼服饰还存在一个与募资扩建相矛盾的现象,那就是公司员工逐年减少。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1年6月,嘉曼服饰及其控股子公司共有员工1271人、1110人、1022人和989人。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对于为何两年半时间内公司员工减少了近300人,可主营业务收入与归属于母公司股

东净利润均持续上升,嘉曼服饰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公司电商收入占比持续上升,线下直营店铺减少,销售人员需求有所下降。公司认为,员工人数变化与发行人实际经营发展情况相匹配。

从机构研究结果来看,未来童装市场的集中度将会进一步提升,龙头企业面临的机会更大。

东吴证券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童装的集中度存在一定的提升空间,因此龙头有望获益。据欧睿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童装市场前十大企业的合计市场占有率为15.3%;与美国的43.5%、日本的43.5%、韩国的31.2%相比,还有一定空间。

因此,东吴证券认为市场集中度提升的大背景下,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等头部国产童装品牌有望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刷单”质疑再起,嘉曼服饰冲击IPO四年能否圆梦?

而对于规模、地位均不占优的嘉曼服饰能否顺利跻身龙头之列,《投资者网》将会持续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