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点燃导火线、推动乌东局势走向战争并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因此目前还看不出本次乌东危机被推向战争的可能性。后续各方博弈可能会加剧,但除非出现新的不可预测事件,否则最终大概率将呈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俄乌真正开战的可能性不大,但短期之内可能出现反复。市场连续炒作地缘政治风险,会推动短期油价继续维持强势,或还有继续突破的可能。但之后继续上升的驱动将会减弱,除非俄乌真正发生冲突,或紧张局势持续三个月以上,否则中期双方矛盾缓和,油价将会回吐涨幅,进而向长期逻辑转变。

进入2022年,一场地缘政治风波在黑海北岸上演,乌克兰与俄罗斯日益剑拔弩张,双方均在乌东部停火线附近集结重兵。进入2月中旬之后,俄乌边境局势逐渐进入“罗生门”,美英等西方国家不断渲染紧张氛围,但俄方则坚称“不希望发生战争”,一度有报道称俄罗斯已经开始从边境撤军。2月17日,乌克兰政府军与乌东部民间武装力量爆发冲突,双方各自指控对方率先发动袭击,乌东部地区形势愈发扑朔迷离。

乌东危机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国际社会纷纷做出反应。美国、法国、德国等国纷纷介入,与俄方进行交流。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先后敦促本国公民离开乌克兰,而华盛顿对乌军援也分批运抵。全球金融市场也受到了事件的显著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国际原油,目前油价已经来到了2014年以来的高位,Brent价格逼近100美元/桶大关。本次乌东危机究竟从何而起,又将走向何方?究竟是真枪实弹的战争阴云,还是有心人主导的一场闹剧?本文将从历史与地缘角度进行解读。

乌克兰问题的历史根源:向东,还是向西?

乌东问题,表面上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两国之间的冲突,但本质上是乌克兰内部的问题,是两股力量“一个向东,一个向西”的问题。事实上,乌克兰在历史上一直处于东西两股力量的反复撕扯之中。

图1乌克兰地形

危机还是闹剧?——乌东事件解读及对能源市场的影响分析

图片来源:(Generic Mapping Tools)

从地形来看,大致以第聂伯河为界,乌克兰东西部呈现两种不同的地貌态势。东部的第聂伯河-普里皮亚季河谷地气候适宜,水草丰茂,适合农牧业的发展;而西部则以喀尔巴阡山地为主,经济发展相对落后。1242年,西征的蒙古大军攻入乌克兰,灭亡了早期统治者基辅罗斯国,随后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在二百多年中统治了这个地区。随着蒙古势力逐渐衰退,乌克兰东西部逐渐产生了两股不同的力量。第聂伯河西岸的一些部落受到了西面波兰-立陶宛天主教势力的影响,逐渐形成了现代乌克兰民族的始祖;而河东岸的土地则逐渐被自俄罗斯南部迁徙而来的农民和自由骑士所占据,形成了后来的哥萨克民族。

15世纪开始,乌克兰土地上的东西两股势力开始了更为激烈的交锋。东北部的莫斯科大公国逐渐崛起,推翻了蒙古人统治,并建立了后来的沙皇俄国,势力逐渐向东延伸至第聂伯河一带,并逐渐与同样信仰东正教的哥萨克人接近。而西面的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也不断向西拓展,试图在乌克兰建立天主教为基础的统治。到了17世纪,哥萨克人爆发反对天主教的武装起义,沙俄乘虚而入,通过1654年的《佩列亚斯拉夫和约》将第聂伯河以东地区的乌克兰土地纳入统治。此后俄罗斯势力愈发强盛,至18世纪末乌克兰大部分土地均成为沙皇俄国的领土,东西乌克兰民族也逐渐统一,但内部东西两股势力带来的分离倾向并未消失。

进入20世纪,沙俄统治倒台,而乌克兰成为苏联重要的加盟共和国。在此后的二战与社会主义建设期间,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盆地的煤矿成为苏联工业发展的重要能源支撑,乌克兰与俄罗斯也度过了很长时间的蜜月期。1954年,为纪念《佩列亚斯拉夫和约》签订300周年,时任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将原属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半岛划归乌克兰,乌克兰成为苏联西南部最重要的对外窗口,也成为了苏联油气向欧洲出口的通道。但在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乌克兰工农业经济极为不均衡,导致东西部发展出现显著差距。70年代后,苏联为了满足对欧油气出口,削减了对乌克兰等加盟共和国的天然气供应,导致乌克兰东西部的差距日趋严重,地域矛盾再度浮出水面。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爆炸更是给乌克兰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乌克兰特别是西部地区的反苏反俄势力日益抬头。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与俄罗斯各自独立,乌克兰逐渐成为了俄罗斯面对北约东扩的唯一屏障。尽管乌克兰政府一度继续与俄罗斯保持步调一致,两国曾以独联体形式共同存在。但随着东西欧经济发展差距的日益拉大,乌克兰国内矛盾也不断发酵。2004年,乌克兰总统选举被指控舞弊,乌国内爆发了反对亲俄候选人亚努科维奇的示威活动,“橙色革命”爆发。其后亲西方反俄罗斯的尤先科当选乌克兰总统,俄乌关系迅速恶化。此后俄罗斯与西方势力开始公开介入乌克兰政局,亚努科维奇、尤先科、季莫申科等政治寡头先后当政,乌克兰政局动荡不断。俄乌之间、乌东与乌西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

两次乌东事件的经过与比较:未来将走向何方?

2013年底,亚努科维奇政府宣布暂停对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引发国内民众普遍不满,反对亚努科维奇的示威迅速蔓延至全国。2014年2月,在示威者的压力下,乌克兰议会罢免了亚努科维奇的总统职位,亚努科维奇被迫逃亡俄罗斯。但亚努科维奇的支持者不甘失败,反对议会决议的示威活动再度爆发。这时,对乌克兰东部地区虎视眈眈的俄罗斯迅速介入,出兵占领了克里米亚半岛,并在3月初举行公投,宣布克里米亚独立并且并入俄罗斯。而乌克兰东部俄乌边境的示威者也攻占了当地政府,宣布建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及“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自此乌克兰陷入了实质上的分裂状态,内战由此打响。

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介入迅速做出反应。美国与欧盟就吞并克里米亚事件对俄罗斯进行强烈谴责,并对俄先后发动多轮经济制裁,包括对多名俄官员实施签证禁令和资产冻结,并进一步扩展至金融、能源和军事领域。制裁对俄罗斯经济增长带来了显著冲击,叠加2014年下半年油价大幅下跌,俄罗斯陷入经济衰退和严重的输入性通胀。但欧美的制裁并未影响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占领,尽管国际社会并未对克里米亚公投以及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予以承认,但此后至今克里米亚始终处于俄方实际控制之内。2015年7月,时任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宣称“克里米亚已经完全融入俄罗斯“。

与此同时,作为冲突的另外一方,乌克兰则陷入了内战深渊。截至2015年2月,联合国估计战争的受害者达到5300人以上,而实际数字可能数倍于此。冲突产生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其中多数逃往俄罗斯境内。2015年2月,在德国与法国的调停下,俄乌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签署和平协议,大规模战争暂时结束,但乌克兰东南部地区迄今仍处于反对派武装手中,小规模冲突不断,和平仍未到来。

2021年3月,冲突再度升级。俄方宣称乌克兰寻求整体加入北约,认为这将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因此拒绝续订停火协议。而北约则在3月16日启动“欧洲防卫2021“军演,是该组织成立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军演。作为回应,俄罗斯不断向俄乌边境增兵,据称多达十余万俄军从北、东、南三个方向抵达边境(见图2)。11月,俄罗斯国防部称美国舰队在黑海的部署对地区安全和战略稳定造成威胁,开始大规模向边境地区集结军队,全面战争似乎一触即发。12月开始,联合国、北约等国际组织及美、德、法等国先后试图介入调停,各国与俄乌双方代表进行了多轮谈判。但乌东边境仍然不断有新的消息传来,战争阴云仍未散去。

图2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驻军情况(《华盛顿邮报》)

危机还是闹剧?——乌东事件解读及对能源市场的影响分析

图片来源:

然而相比于2014年最终走向战争的乌克兰危机,2021-2022年的乌东事件从很多角度来看均有不同。就目前的局势来看,尚不具备再次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条件。

首先,从战前形势来看,2014年的俄乌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由乌克兰内部的全国性动乱引发的,在全国范围内的示威者冲击下,乌克兰政局发生了剧烈变动,同时双方武装已经开始成规模交战,这给了俄罗斯突然出兵介入乌克兰局势的有效借口。而本次乌东危机,尽管乌政府军与反对派力量的小规模冲突不断出现,但局势总体尚算稳定,俄乌两国军队均在边境集结,且局势已经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此时无论对于哪一方主动发起战争均非合适时机。

其次,从战略目的来看,2014年俄罗斯出兵的目标相当明确,也就是克里米亚半岛。克里米亚孤悬黑海的地理位置给了俄罗斯迅速对其进行控制的机会,而苏联时期将克里米亚粗暴划归乌克兰也一定程度上给了俄罗斯收回该地的法理依据。另外,依据1994年俄乌塞瓦斯托波尔协定,俄罗斯黑海舰队仍可驻扎在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这对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可谓是最大的助力。而今俄罗斯在这场风波中并无类似的明确目标,尽管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的亲俄反对派一直在寻求并入俄罗斯,但俄方仍需考虑直接大规模出兵乌克兰本土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

第三,从本次事件参与各方的自身立场考虑:

乌克兰方面,泽连斯基政府自然不愿在本土卷入战争,导致乌克兰本就在内战中凋敝的国内经济雪上加霜。非职业政客、亦非军人出身的泽连斯基,在决策时表现不惜战争的强硬态度概率较小。

俄罗斯方面,国内经济正处于疫情后的恢复期,而且尚可吃到能源价格高企的红利,此时发动战争而造成国内经济增长势头中断,显然并非一个明智的选择。

欧洲方面,目前能源危机尚未解除,欧陆各国仍然对俄罗斯油气有所依赖。由俄罗斯出发通往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已于2021年10月开始注气,尽管在各方压力下暂时叫停,但欧洲也并不希望此时与俄罗斯撕破脸,因此对本次事件大多表现为相对暧昧的态度。

美国方面,尽管希望通过此事件进一步对俄罗斯进行施压,但如果战争确实爆发进一步推升油价,可能加剧美国国内的通胀压力,就目前时机而言也是不利的。

根据以上角度,点燃导火线、推动乌东局势走向战争并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因此目前还看不出本次乌东危机被推向战争的可能性。后续各方博弈可能会加剧,但除非出现新的不可预测事件,否则最终大概率将呈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

乌东事件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

图3俄罗斯对欧洲出口油气管线

危机还是闹剧?——乌东事件解读及对能源市场的影响分析

数据来源:Refinitive 中粮期货研究院整理

本次乌东危机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俄罗斯经乌克兰出口油气的影响。

俄罗斯向欧洲供应天然气大多需要经过乌克兰或周边地区,共有四条输送管道:“兄弟”天然气管道、“北极光”天然气管道、“联盟”天然气管道和“南溪”天然气管道,供应量大约为1600亿立方米/年。已建成但未完全开始供气的北溪-2项目绕过乌克兰,最大供应量约为550亿立方米/年。如果俄乌边境发生冲突,最大可能导致途经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被迫部分暂停,且拜登已经表示如果俄乌局势持续紧张,将继续阻止北溪-2项目获批,因此欧洲天然气的供应或将明显趋紧,叠加冬季取暖需求上升,供应短缺将推升天然气价格。

当前俄罗斯石油产量和出口量都位于世界前列,2021年原油产量近1100万桶/日,与沙特相近,同样在地缘政治影响下,一旦双方冲突确认,引发的制裁或对外汇、运输等多方面产生影响,将不利于俄罗斯的原油出口,甚至发生军事冲突地区的原油生产可能受到影响,进而俄罗斯的原油供应有收缩预期,在市场对需求看好和OPEC实际增产不及配额的情况下,加剧中短期内供需紧张,对基本面产生实际冲击。

俄乌局势对油价属于利多驱动因素,并且持续时间越长,规模越超预期,这种驱动将会越强。此前局势维持紧张状态,市场多头已经交易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潜在风险对油价形成推动,而实际供需影响尚未出现。我们认为如果冲突真正发生,维持较长时间或持续扩大规模,油价上方的空间将被打开,突破预期运行区间,但如果确认为局部小规模冲突,甚至局势逐步缓和,油价继续向上的空间已经相对有限,或将面临冲高后回落。

根据前文对未来俄乌局势的发展路径分析,俄乌真正开战的可能性不大,但短期之内仍有反复的可能。市场连续炒作地缘政治风险,会推动短期油价继续维持强势,我们认为在局势不确定与反复之中,油价或还有突破的可能。但之后继续上升的驱动将会减弱,除非俄乌真正发生冲突,或紧张局势持续三个月以上,否则中期双方矛盾缓和,油价将会回吐涨幅,进而向长期逻辑转变。

当前原油实际供需没有额外的利好,尽管OPEC+增产幅度不及协议配额,但长期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原油需求增速也会随之下滑,加上美国正在推动伊核协议加快取得进展,供需将会逐步宽松,油价长期走势偏弱,Brent下方目标位在70美元左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