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困局待解

近日,汕头市交通运输局发布2021年下半年出租汽车市场运行监测指标信息报告,其中提醒道,2021年下半年度,首汽约车、阳光出行等多家网约车平台未取得经营许可并擅自开展经营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2月16日,据交通运输部披露,1月份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17家网约车平台中,首汽约车合规率排名11,订单合规率为65.1%。同时,记者查阅2021年下半年以来的网约车合规率数据发现,在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中,首汽约车合规率排名均比较靠后。

除合规率挑战外,首汽约车还屡次因司机恶意索赔、平台无故扣款等乱象见诸投诉平台。近日,张帆(化名)便向记者爆料其被首汽约车司机恶意索赔,在追尾事件发生后已向该司机赔偿误工费,但对方仍多次电话要求更多赔偿。

网友追尾首汽约车被恶意索赔,投诉平台响应速度慢

2月8日,张帆通过微博平台指出,其与首汽约车司机发生追尾事故,对方要求其赔偿误工费1500元。张帆向记者表示,当下其咨询了首汽约车的司机端客服,得到的回应是司机有自己的车队,份子钱的标准是每个车队自己定,按月支付,营运额的平台扣费标准并未给出,只表示司机那里可以看到。

当张帆提出想让司机出示份子钱的扣款记录便于按需赔偿时,司机表示手机记录只能去银行打流水,并未出具相应收入证明。张帆认为确实是自己的责任,便按照其要求赔偿5天误工费。

黑龙江海闻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学军律师指出,该网友为侵权人,首汽约车司机为被侵权人。在双方协商赔偿事项的过程中,首汽约车司机有权利要求肇事车辆的驾驶人赔偿相关损失,但首汽约车司机对其主张的损失数额负有举证证明的义务。如果该网友认为首汽约车司机主张的赔偿标准过高,双方就赔偿事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首汽约车司机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双方之间的争议。

张帆讲述,司机将车辆定损后,要求走全损,称车撞报废了。之后又多次打电话称,追尾造成发动机异常和空调出风口调节片断裂,要求赔偿。根据张帆提供的图片看,车辆尾部装饰条轻微凹槽,凸出处漆面受损。目前,该事件已交由保险公司处理解决。

河北厚诺律师事务所雷家茂律师表示,该事件中,在报保险并送4S店维修的情况下,车辆损坏情况应由保险公司与4S店认定并出具证明,首汽约车司机口头表示车辆报废、需全损赔偿并无事实依据,若车辆并未报废,则要求全损赔偿不合理。

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

记者就此事咨询首汽约车在线客服,询问平台针对类似情况是否有赔偿标准,对于误工费是如何核定的。客服回复表示,首先会让司机第一时间与平台联系,然后会有相应的专员协助司机处理。

不过,此事件发生后,首汽约车司机并没有主动联系平台请专员处理,平台方也并未就此事给出回复。

雷家茂律师指出,对于平台而言,一方面应当加强对司机队伍的管理,提升司机的专业技能与素质,培养司机依法依理维权的意识;另一方面在司机对外产生纠纷时,应当及时介入并协调处理,防止矛盾激化升级。

此案例反映出首汽约车在平台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纰漏。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以首汽约车为关键词搜索,得到2478条投诉信息,其中1925条已完成,完成率为77.7%。投诉事由聚焦在平台无故扣司机费用、司机对待乘客态度恶劣等问题,其中司机投诉平台的信息并不在少数。可见,平台在处理与司机间的摩擦时也较为被动。

1月28日,黑猫投诉发布旅游出行住宿行业主流网约车企业投诉数据对比情况,数据来源为截至2022年1月26日企业在黑猫平台的投诉数据。数据显示,首汽约车投诉响应时间达141.3h,在十家网约车企业中排名倒数第二。

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

在投诉响应较慢的背后,首汽约车的合规率表现也不尽人意。

因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均排名靠后

2月9日,据汕头日报,汕头市交通运输局发布2021年下半年出租汽车市场运行监测指标信息报告,该市共有1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经营许可。同时,汕头市交通运输局提醒,滴滴出行、首汽约车、阳光出行等多家网约车平台在该市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开展经营活动,拟从事出租汽车(含网约车)经营服务的企业和驾驶员。

记者对2021年下半年交通运输部公布的订单合规率情况进行梳理发现,尽管首汽约车接单车辆及驾驶员合规率整体呈上升趋势,但在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17家网约车平台中,其订单合规率排名却在11名徘徊,处于中下游水平。

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

2022年2月14日,据交通运输部,近日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8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行业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联合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再次强调,督促网约车平台公司不得接入未取得相应出租汽车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

2022年,首汽约车们势必在合规问题上面临更多考验。优质服务和稳定运力是网约车平台留存用户的关键,这不仅需要提高平台合规率以保障服务质量,更需要平台提升管理和运营能力以实现用户增长。

据易观千帆显示,从2021年1月至2021年12月全国网约车APP活跃人数来看,滴滴出行为4743.59万,位列首位;嘀嗒出行为1559.30万,排名第二;花小猪打车、T3出行则分列三、四位,活跃人数分别为823.41万、617.97万;而首汽约车仅为272.42万,排名第五,与前四名相差甚远。

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

独立汽车分析师张翔对蓝鲸TMT记者分析指出,网约车市场正处于一个红海状态,很多新的入局者是用补贴来获取用户的老办法;首汽约车目前投入不足,依赖于起步早的优势获取了很多用户,但用户忠诚度非常低。如果不去投入资金维护,原来的用户很可能会流失到其他平台。此外,首汽约车开通的城市数量比较少,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大城市,这也是其排名落后的原因之一。

此前,据有关媒体报道,首汽约车CEO高捷于2021年3月披露,如果C轮融资顺利进行,首汽约车将会启动上市计划,并计划2023年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但从2021年首汽约车的发展现状看,其上市之路依旧需要经过多重考验。

六轮融资后依旧亏损,洗牌阶段待破局

2021年6月22日,首汽约车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披露了一份名为“首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的公告。公告显示,首约科技公司拟以投前估值70亿进行募资,拟定投资者4-7家,拟融资金额20-31亿。

据了解,此次混改的目的在于引入具有战略性意义资金,优化股权结构,深化公司战略转型,加快实现公司愿景。

天眼查APP显示,这是继2020年10月16日完成数亿美元C轮融资后,首汽约车的又一重要举动。据天眼查信息,首汽约车目前已完成6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方包括百度、蔚来资本、民生资本、嘉实投资等。

首汽约车未取得经营许可被监管部门点名,合规率与活跃人数双低

张翔分析道,首汽约车资金来源比较稳定,拥有巴士、出租车等业务的支撑,这是它的优势所在。同时,网约车行业需要融资,首汽约车在这方面的灵活度有限,还是靠以前集团的支持,近年融资消息也很少。网约车目前处于一个洗牌阶段,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其他头部企业现在也都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这是网约车行业的整体困局。

此前公告披露了2020年首汽约车主要财务指标,其当期总资产为2.36亿元,营业收入为33.51亿元,所有者权益为-101.31亿元,净亏损达14.73亿元。

张翔进一步指出,首汽约车今后不要过度追求市场份额,定位要更加准确做细分市场。由于其拥有国资背景,在获取网约车牌照方面有优势,因此可以聚焦于分公司所在城市,进行当地资源的整合。此外,共享汽车也是未来发展趋势,随着私家车数量的减少,共享汽车数量会超过私家车,谁提前布局谁就会受益。

据艾媒咨询,共享汽车概念符合当代人绿色环保出行的需求,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在2020年已经突破1000亿元。从2021年中国共享汽车用户对驾驶费用的认知数据显示,29.5%的用户认为价格合理可以接受;30.8%的用户认为费用相比打车出行更加便宜;认为有优惠券的情况下十分划算的用户占比为33.3%。

由此看,网约车企业们若想突破盈利困局,不仅需要平衡好司机、平台与乘客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更需要在合规基础上不断开拓新渠道以占领高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