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五,老孙带着孩子专门到延庆八达岭滑雪场滑雪,“对面就是冬奥赛场小海坨山,特别激动,有一种与奥运选手同滑一片雪的感觉。”无疑,今年有很多像老孙这样的北京家庭,选择京郊滑雪度假,感受冬奥氛围。而北京冬奥会也直接拉动了京郊冰雪度假经济,虽然距离2021-2022雪季结束还有近一个月,但据多个京郊雪场预估,雪场门票销售额或将比疫情前有较大增幅。

雪场、民宿、乡村旅游,延庆让冰雪变“白银”

八达岭滑雪场。

冬奥会同样催生乡村民宿人气爆棚。随之,如何把握后奥运经济机遇,留住“滑雪小白”庞大群体,并让青少年成为未来冰雪休闲市场的主力?如何提升京郊民宿的品质和服务,深度挖掘乡村休闲的体验感?如何利用“冷资源”优势,让冬季也成为京郊度假的旺季?

雪场主打目标:留住“滑雪小白”

据旅游平台数据显示,截至1月中旬京郊滑雪场的门票销售量已比去年12月下半月翻番,其中万科石京龙滑雪场等京郊雪场票量比2020年同期增长两倍多。春节期间,南山滑雪场、军都山滑雪场、静之湖滑雪场、八达岭滑雪场等各大京郊雪场的滑雪人数更是爆棚,有的雪场需要抢票,有的则实行了限流措施。

“单板雪具供不应求,今年我们又重新进口了大量的单板。”北京南山滑雪场市场营销总监徐心文指出,近几年来京郊滑雪人群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和低龄化。有数据统计,国内00后、90后滑雪消费者占比六成。徐心文介绍,20年前北京刚刚开设滑雪场时,滑雪人群以城市白领为主,近年来青少年甚至儿童的数量增长明显。她认为,一方面当年的滑雪爱好者们已经为人父母,带来了“滑二代”。另一方面,也与这些年政府对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支持和推广有关,包括冰雪课堂以及相关优惠补助等。在她看来,这些低龄滑雪人群非常重要,未来将是冰雪消费市场的主力,并希望冬奥会之后,政府在青少年滑雪方面能够给予更大力度的支持举措。

雪场、民宿、乡村旅游,延庆让冰雪变“白银”

南山滑雪场。

今年京郊滑雪人群还有一大特点就是高频次滑雪与滑雪“小白”人群大幅增加。前者多为滑雪发烧友,有的今年雪季去京郊滑雪20多次。而后者则为初学者,在冬奥会的带动下体验冰雪运动,不少人是首次上雪道。

据业内人士介绍,早期京郊滑雪场基本简单地分为初、中、高三种雪道,一些初学者“擅自”上中高级雪道,却无法控速和转弯,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危险,因此很多滑雪爱好者更愿意前往吉林、黑龙江甚至国外滑雪。这几年,经过升级改造,京郊滑雪场无论是雪道、设施还是服务都有极大提升。以位于密云的南山滑雪场为例,目前已建成25条高、中、初级雪道,还有标准的U型单板雪道、大型单板自由式跳台、地形公园和野雪道等。此外,雪场还拥有北京市内唯一的“猫跳”高级黑道和后山“极限雪沟”专业双黑道,最大坡度分别约33度和38度,很多滑雪发烧友都是其忠实拥趸。

雪场、民宿、乡村旅游,延庆让冰雪变“白银”

南山滑雪场。

老孙今年38岁,仅在15年前来京郊滑过一次雪,“摔得不轻,啥也没学会。”他表示,这次带着7岁的儿子首次体验滑雪,之所以选择八达岭滑雪场,一方面靠近冬奥会赛场,另一方面也是看中了这里为初学者设计的滑雪教学。

据北京八达岭滑雪场总经理姚裕介绍,雪场聚焦于这几年急速增长的“滑雪小白”群体,定位于教学型雪场,并为初学者提供系统的滑雪体验。虽然预计2021年-2022年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将达3.05亿人次,但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内严格意义上的资深滑雪爱好者数量在60万人左右,剩下的都是停留在简单体验上的轻度滑雪受众。

姚裕认为,让初学者安全、高效地获得滑雪基础技能,并能体验到滑雪乐趣,是增加冰雪市场用户黏性的关键要素之一,“如果只摔跤,他们就不会第二次来滑雪”。正是针对北京冬奥会之后,“滑雪小白”们的大幅增加,八达岭滑雪场将雪票设计为“闯关模式”,按照北京大众滑雪评级的标准,游客可从基础开始学习,每个关卡都有固定教练,当你的滑雪技术获得认证,才可上高一级的雪道。

“这样可以让不同水平的滑雪人群分流,既能保证安全,又能获得各自的滑雪乐趣。”徐心文也表示,南山滑雪场近年来也在加强滑雪教学,包括丰富滑雪学校课程体系、滑雪冬令营等。

冰雪生意加持,京郊掀民宿热

这个冬季的京郊民宿亦十分火爆。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统计,春节假期乡村民宿预订火爆,同比2021年增长2.3倍,比2020年增长9.9倍(增长40.5万人),营业收入达7442.4万元,与2021年同比增长1.4倍。其中,亲子、冰雪、温泉类型的民宿成为首选,不少民宿趁着节日推出整租小院以及年夜饭、新春聚会等服务,让客人体验做豆腐、发面、蒸馒头、贴春联、包饺子等年俗。

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介绍,春节假期,位于延庆、房山、怀柔、密云的民宿基本满房,部分头部民宿不仅春节假期满房,甚至从初七到正月十五也都已经预订出去。

据统计,春节假期京郊民宿有大约50%是回头客。陈长春认为,这两年出境游乃至出省游受到影响,很多人第一次尝试京郊民宿,了解并认可了民宿的服务和设施,才更放心在春节带着老人、孩子一起来住。另外,此次预订时间的缩短也说明,人们已经逐渐习惯在节假日去京郊民宿休闲度假的生活方式,乡村民宿的消费和体验趋于日常化。

雪场、民宿、乡村旅游,延庆让冰雪变“白银”

原乡里三司民宿。

在他看来,北京冬奥会为冬季京郊度假起到了助推作用。据了解,滑雪场、冰灯、冰瀑等冰雪项目周边的民宿小院更受欢迎,很多客人特别预订了初四当天的民宿,看冬奥会直播、体验冰雪项目成了客人最关注的活动。很多民宿也围绕春节年俗、冬奥会以及非遗传统文化做了相关准备,民宿内的冬奥元素随处可见,部分民宿还提供冰雪活动,比如为家庭客人打造的小型冰场,举办雪地“辨认动物脚印”活动等。

雪场、民宿、乡村旅游,延庆让冰雪变“白银”

老马回乡冰场。

北京市延庆区民宿联盟会长、原乡里民宿创始人曹一勇表示,这两年随着京郊度假比重的加大以及民宿规范化管理政策的落实,京郊民宿无论是数量还是品质都有极大提升,业绩与疫情前持平甚至超过了2019年。

他认为,2022年随着疫情防控进一步成熟,旅游逐渐放开,民宿管理进一步规范化,全国民宿行业整体呈现向好的趋势,但也会分化,比如一些三五年前投资的品牌受这两年经营承压。

据了解,这两年京郊民宿发展势头良好,疫情期间周边游的火爆也促进了乡村民宿的品质升级,很多个人或者旅游企业加入,甚至吸引了一些周边产业入局,也带来了丰富多元化的民宿衍生产品。“去年找我们咨询开民宿的个人或者企业,比前几年翻了一倍。”不过,陈长春也指出,京郊民宿目前的数量趋于饱和,未来要长远发展,入局者要更为冷静筹划,同时也需要当地政府的正确指引,尤其在提高乡村体验内容方面要强化深挖,而不是一味扩张数量。

掘金后奥运经济,延庆要瞄准专业化

北京冬奥会热度之下,延庆成为这个冬季京郊乡村旅游经济的最大赢家之一,无论是冰雪度假还是乡村民宿都拔得头筹。据统计,春节假期,延庆共接待游客46.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7233.9万元,游客量和收入均占全市乡村游一半以上。

然而,这仅是开始。据了解,冬奥会之后,延庆奥林匹克园区将对外开放,冬奥村将改造成高端星级酒店,赛区所在地张山营镇则将打造成最美冰雪休闲小镇;延庆还将利用“雪飞燕”“雪游龙”,建设国内唯一国际化高标准冰雪挑战基地,并在小海坨山建设大众雪场,升级万科石京龙、八达岭滑雪场等。到2024年底,延庆将打造成为国际滑雪度假旅游胜地,实现可滑面积100万平方米,滑雪旅游人次突破50万。作为滑雪旅游的补充,延庆区还将合理利用区内现有滑雪场山地、水库资源,开展以山地户外、水上运动、定向拓展、滑翔伞等运动为主的夏季运动项目,让人们冬可滑雪、夏可滑翔。

姚裕认为,借助冬奥会,京郊滑雪场将会实现升级迭代,并与周边产业互动,“大众度假深度游是未来滑雪市场发展方向,打造成熟的滑雪度假目的地也将是京郊尤其是延庆冰雪经济的最终目标。”

早在七八年前,延庆乡村旅游还困于基础设施差、冬季因气温低而少有游客。据曹一勇回忆,2015年他初次去延庆考察民宿市场时,和北方其他区域一样当地还是以农家乐为主,对民宿完全没什么概念,冬天进入旅游淡季,深度度假客人寥寥无几。近年来,延庆一直大力发展民宿经济,并在北方民宿中异军突起,被业内称为“延庆模式”,去年已有300多家民宿院子达到北京市民宿管理办法的“一照两证一系统”要求。

曹一勇认为,延庆民宿不仅是一款住宿产品,叠加了非遗文化、乡村休闲、冰雪运动、亲子研学之后,更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对当地村民来说,民宿也不只是简单地带来创收,更提供了一个可以纳入经济发展轨道的平台和载体。从2019年北京世园会到2022年冬奥会,延庆区立足生态涵养区功能定位,依托生态本底,坚定绿色发展,坚持精品精致精细的工作方法,“可以说,延庆乡村旅游迎来了历史上的重要发展机遇,无论城市建设、基础设施投入还是老百姓的自信心,都获得极大的提升。”比如,今年春节延庆旅游及民宿接待火爆,一方面得益于冬奥会的推动,另一方面延庆也做了充足准备,为冬季延庆民宿市场带来了利好。据了解,延庆各乡镇包括井庄、永宁等推出了一系列迎接冬奥及春节活动,如将非遗、民宿、长城与春节年俗相结合。延庆当地还打造了100家冬奥人家主题民宿,并上线“冰雪暖宿”消费券联票,入住民宿可以免费逛世葡园或者以优惠价格购买景区及滑雪场门票。

随着北京冬奥会举办,延庆的“冷资源”在这两年受到休闲旅游市场的关注,“冷”反而成为优势,冬季也成为京郊度假的旺季。中国社科院教授、研究员魏翔认为,延庆具有打造国际冰雪旅游目的地的先决条件,未来可以结合雪场资源做好专业化冰雪经济,比如冰雪运动的模拟、考级、学习等,吸引全国各地的冰雪爱好者来这里“打怪升级”,体验“娱乐+专业”的冰雪运动,可与东北滑雪业态形成区别。

据雪族科技统计,2018年-2019年雪季,来自北京的滑雪爱好者以22%的比例位居全国第一。魏翔指出,延庆背靠北京客源地,更具国际号召力和影响力,“未来发展冰雪小镇还可以结合贯彻国家战略,比如北京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延庆则完全有资格可以来做冰雪消费。”

魏翔认为,从长远来看,冬奥会为北京乃至全国冰雪经济带来的最大收益是社会价值,冬奥会之后,冰雪运动从专业化要走向全民休闲化,社会价值最终将转化为经济价值,比如对张家口的客源拉动和设施投入尤为明显。除了冰雪产业,冬奥会对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也是一个利好,因为不仅在宣传上,政府对当地乡村在资金投入、项目鼓励和设施配套方面都有显著增加。“实际上,从历届冬奥会来看,大型赛事对小镇或者小地方的影响更为深远和明显,因此,冬奥会对张家口以及京郊延庆的各方面拉动非常显著。”

“就京郊延庆而言,把握后奥运经济机遇以及与张家口错位发展的,有两个关键的过渡点。”他指出,第一,加强教练人才的培养。冬奥运动可以说是健身房运动的典型翻版,教练资源尤为关键,延庆如果率先从教练培训、标准制定等人力资源方面发力,未来可以做到北京冬奥经济的领头羊地位。第二,关注设施装备设施经济。北京在滑雪装备设施的制造领域并不具备优势,但可以发力发布中心和体验中心,打造实体的冰雪运动设施设备商贸中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