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洪涛股份宣布终止与企鹅教育关于职业教育合作的洽谈。备受关注的教育布局新动向在九个月后草草收场。

有分析指出,此举或许也预示着在教育布局上始终不顺利的洪涛股份脚步有所放缓。

近年来,在业务上涉诉不断,投诉频频;账面上,亏损多年、商誉减值不断……即便如此,洪涛股份却仍在资本市场频频斩获大额融资。

洪涛股份是怎么做到的?

“审慎”的经营战略下,四年半亏损超11亿

业绩上,洪涛股份的阴云仍未消散。

在最新发布的2022年度上半年业绩预告中,亏损幅度或将再次加大。

据洪涛股份预计,报告期内其将净亏损1.3-1.4亿元,由盈转亏,较上年同期盈利的7109.61万元将下降282.85%-296.9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将亏损1.25-1.35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的2266.98万元下降451.39%-495.51%。

营业收入也将有所下降,预计上半年营收区间为9.2-10亿元,较上年同期营收的14.37亿元减少了30.4%-35.9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预计营收进一步减少至9.08-9.88亿元,同比或下降30.9%-36.49%。

对于上半年预计的业绩下滑,洪涛股份将”锅”甩给了疫情。

其表示,受2022年上半年疫情的系统性影响,行业增速下降,公司采取了更为审慎的经营战略及订单策略,新签订单数量略有减少;另外受到疫情持续、物流不畅及差旅不便等因素的影响,公司项目进度出现了延迟,导致完工项目减少,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但实际上,洪涛股份的亏损并非疫情之后才出现。2018-2021年,四年的时间里,洪涛股份已亏损近10亿元。

亏损不断、负面缠身,这家公司想“傍身”国资委?

与此同时,2019-2021年,其营收也在不断下滑。据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洪涛股份营收分别为40.31亿元、35.69亿元、25.91亿元,其中2020年、2021年分别同比下滑11.46%、27.40%。

亏损不断、负面缠身,这家公司想“傍身”国资委?

业绩如此明显的全面下滑,也引来了监管关注。在2021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其说明近三年来公司营收持续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营收继续下滑的风险,并说明改善措施。

对于深交所的问询,洪涛股份在延期近半个月后终于给出了回复。回复函中,其将建筑装饰主业的业绩下滑原因总结为了以下两点:一是行业的项目总体量减少,公司业务拓展面临压力较大,二是房地产行业景气度下降及资金面紧缩环境下,公司采取了更为审慎的经营战略及”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订单策略,导致公司新签订单数量略有减少,同时受到疫情影响,工程进度放缓。

而这似乎与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亏的原因有很高的相似度,更为”审慎”的经营战略似乎收效甚微。

教育业务频遭投诉,增色还是拖累?

分业务来看,教育业务似乎在洪涛股份的营收中的贡献十分有限。

据年报数据显示,2020、2021年度洪涛股份的学历教育营收分别为3.01亿元、0.9亿元,占当年营收比重分别为8.44%、3.48%;职业教育营收分别为0.69亿元、0.41亿元,占当年营收比重分别为1.94%、1.59%。可以看出,两项业务营收均在减少。

亏损不断、负面缠身,这家公司想“傍身”国资委?

据悉,洪涛股份职教板块大建工赛道依托上海学尔森文化展开。学尔森的主要培训业务包括一级建造师、二级建造师、造价工程师、造价员、消防工程师、建筑现场八大员等线上、线下考前培训。学尔森的各类型建工考证产品按产品类型进行预收费,结合国家确定的考试周期分别提供线上课程、线下精讲、线下冲刺等班型。

职教业务中的考研培训依托北京尚学跨考展开,尚学跨考成立于2008年,提供产品以考研培训服务为主。主要包括小班精英辅导(精英计划)、全日制集训辅导(魔鬼集训营)、定向直播辅导(跨考在线)、教材教辅精品辅导(跨考图书)。

目前,尚学跨考拥有两处全日制教学基地(北京基地和上海基地)、五个网站和两个线上教育直播平台;线下教育培训除了直营分校和全日制教学基地外,在全国除直营城市外的省市开展加盟业务,截至2021年12月末加盟分校有65家。

尚学跨考的各类型考研产品均按全年分阶段进行收费,主要分为5个阶段:先行阶(1月-3月)、基础阶(4月-6月)、强化阶(7月-8月)、真题阶(9月-10月)和冲刺阶(11月-12月),另外还有单独的复试阶段(每年的1月-3月);每个阶段学习的设置不超过3个月。

对于教育业务营收下滑,洪涛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由于疫情的突然爆发和持续性影响,同时也由于国家关于教育培训方面的从严从紧的政策影响,整个教育培训行业受到了较大的冲击。疫情将在线职业教育提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后疫情时代是一个对于在线教育和职业教育更加重视的时代,但公司职业教育由于线下教学的客单价高,占收入比重较大,并且线下开班办学时期与疫情反复时期重叠,因此受到的影响大于同行业公司。

同时,洪涛股份还提到,由于报告期内公司出售了子公司四川新概念教育,第二季度起,新概念教育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对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随着职教赛道的日趋火热,不少公司加快布局,洪涛股份反而受到了冲击。而在参与市场竞争时,洪涛股份自身还面临着一系列的纠纷。

这一情况甚至已经引起了监管关注。在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指出,有报道显示,尚学跨考存在学员投诉退款退费难的情况,询问洪涛股份该情况是否属实,尚学跨考经营是否合规,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相关投诉事项是否存在法律风险。

在回复函中,洪涛股份表示,在政策监管压力、宏观经济压力、消费下行压力的三重压力之下,对企业经营的稳健性构成了挑战。叠加今年多点散发和局部地区聚集性疫情的影响,尚学跨考的教育培训线下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现金流压力较大。

洪涛股份指出,2015年,洪涛股份收购了尚学跨考70%股份,产生商誉2.39亿元。但三年业绩承诺期内,尚学跨考有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近两年更是连续亏损。因此2020年、2021年,洪涛股份对尚学跨考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729.78万元、3516.07万元。

对于不断的退费纠纷,洪涛股份指出,尚学跨考由原来的线下面授课程调整为线上畅学产品,并且对部分成本较高、开课率不足的子公司进行了降本处理,关停了部分办公地点、招生网点和上课的教室,转型后采用的是线上课程(直播+录播模式),学员享受的线上畅学产品的体验和服务并没有受到影响。

洪涛股份还表示,尚学跨考招录的学员都签订了相关的协议,协议中规定如果考试不通过,学员可以选择复读、退费等处理方式,如果选择退费,尚学跨考将严格统计学员的学习课时并按照协议规定在次年的6-8月份完成退费。目前未过学员的重读、退费情况正在统计、协商中。

蓝鲸教育发现,黑猫投诉上,相关投诉仍层出不穷,今年5月的相关投诉也仍在处理中。

亏损不断、负面缠身,这家公司想“傍身”国资委?

“傍身”国资委融资不断,装饰主业涉诉频频

尽管业绩下滑明显,业务发展不顺,但在资本市场,洪涛股份却依旧是”香饽饽”。

据公开消息显示,8月9日,洪涛股份获融资买入499.67万元,占当日买入金额的29.07%;8月12日,获融资买入587.86万元,占当日买入金额的22.62%;8月15日,再获融资买入507.19万元,占当日买入金额的22.12%,当前融资余额3.26亿元,占流通市值的10.72%。

有分析指出,这或许与洪涛股份易主湖北国资委有关。

今年7月11日,洪涛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年新与湖北联投资本签订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刘年新拟向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协议转让不超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总股份数的25%。在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后,刘年新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表决权委托给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行使。若本次交易完成,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拥有不超过24.41%的表决权。

据悉,联投资本是湖北联投集团金融板块的核心公司。联投集团最初成立时,注册资本金为32亿元,其中湖北省国资委代表湖北省政府出资13亿元,占公司股权比例的40.64%。具体经营业务涵盖产业新城、园区运营、地产开发、产业金融、数字产业、基础设施与新基建等领域,总资产规模达3000亿元,控股上市公司1家,参股上市公司3家。

同时,从股权穿透上看,由于联投资本的实际控制人为湖北省国资委,因此洪涛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也将变更为湖北省国资委。

据悉,洪涛股份还与联投资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显示,联投资本将协调联投集团相关资源,与洪涛股份人居环境、建筑工程及新材料等领域的业务协同及拓展方面深入合作。

不过,公告内容也显示,这份股权转让协议为意向性协议,联投资本后续还将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此后此项交易还需进行必要决策程序,包括内部审批和国资主管部门同意,方能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洪涛股份近两年应收账款回款较慢,导致向部分供应商货款支付进度较慢,这也使得涉及洪涛股份的诉讼数量增多。据天眼查显示,今年内洪涛股份作为被告方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件已经有15起。

亏损不断、负面缠身,这家公司想“傍身”国资委?

未来,双方能否达成合作,洪涛股份的现金流和口碑”余额”还能否支持双方的”合作共赢”仍有待观察。

本文来源《看看头条》:https://kan.china.com/article/161304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