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察者网 林铃锦】

8月17日,日本财务省公布的贸易统计初值(以通关为准)显示,由于能源价格高涨和日元疲软,虽然日本7月的出口额增加19.0%,达到创新高的8.7528万亿日元(约合4400亿元人民币),但当月进口额同比增加47.2%达10.1895万亿日元(约合5123亿元人民币),连续5个月刷新历史最高纪录。该国7月贸易收支为逆差1.436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26亿元),逆差额为历来7月的最高水平。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已连续12个月呈现贸易逆差,持续时间为有记录以来第二长,仅次于截至2015年2月的长达32个月的贸易逆差持续期。同时,这已是日本连续第16个月对华保持逆差,逆差额已超过去年同期的7倍。

日本财务省公布的7月进出口数据

进口方面,7月,日本原油进口量翻了一番,主要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液化天然气(LNG)和煤炭也分别增长了2.2倍和3.7倍,二者主要进口自澳大利亚。由于燃料的进口额大增,日本对中东地区的贸易逆差额大涨130.2%,达1.07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42亿元)。日本对澳逆差额也大涨218.2%,达9016.3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53亿元)。

日本对俄的贸易逆差为133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7亿元),扩大了约2.5倍。由于俄乌冲突对物流造成的影响,加上日本政府对俄实施了出口禁令,日本向俄罗斯的出口额下降49.5%至40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46亿元),而日本自俄罗斯的进口额则增长31%至17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7.48亿元)。

日本从俄罗斯进口份额最大的是矿物性燃料,占对俄进口总额的69.7%。虽然各项燃料商品的进口量均同比下降,但多种燃料的购入费用大涨。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下降26.1%至5.62亿升,总价却上涨了30.2%。无烟煤的进口量下降40.1%至106.2万吨,但总价上涨129.1%,一般煤进口量下降32.4%至87.9万吨,总价上涨162.7%。

此外,今年6月,日本未从俄罗斯进口原油,7月日本从俄罗斯恢复原油进口,进口量同比下降65.4%,进口总价也下降34%。

日本对俄贸易数据,红框内为燃料数据

7月,日本对华进出口均创历史新高,进口自中国的贸易额同比增长34.6%,出口额则增长12.8%,逆差额扩大至4240.3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13.17亿元),这已是日本连续第16个月对华保持逆差,逆差额已超过去年同期的7倍。

中国对日出口各品类中占比最高的是电器类,占比28.6%,电器类出口价总额同比上涨25.8%,达6318.1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7.6亿元)。中国化学制品对日出口额同比上涨77.2%,占比9.7%,其中医药品出口额上涨78.6%,有机化合物出口额上涨50.5%。

中国对日出口增长最多的是无烟煤,出口量增加1331.0%达1.8万吨,价格同比增长1136.7%达9.01亿日元(约合4500万元人民币)。其次,航空机类的中国对日出口额增795.3%,达6.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00万元)。此外,对日出口额增长较高的还有谷物(109.9%)、木材(66.3%)、钢铁(49.4%)、汽车部件(49.2%)、服饰(39.8%)。

日本对华出口额占比最高的是电器类(占比23%),价额同比增长15.6%,达4096.7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6亿元)。日本对华矿物性燃料的出口额增长294%,达282.1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19亿元),对华医药品出口额增长65.7%,达192.4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8亿元)。

日本对华贸易数据,7月对华逆差增长627.9%

自美进口额增长了46.9%,出口额增长13.8%,日本对美顺差下降22.4%至512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7.77亿元),为两个月来首次下降。据日本经济新闻,虽然汽车等产品的日本对美出口额创历史新高(4214.3亿日元,合人民币211.87亿元),但日本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和煤炭总价也创下历史最高值,分别为988亿日元(合人民币49.67亿元)和亿日元(合人民币21.53亿元)。

日本对美贸易数据

不仅7月,2021年下半年至今年6月,日本已连续两个半年出现逆差。7月21日,日本财务省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1~6月)贸易统计速报显示,贸易收支(出口额减去进口额)为逆差7.9241万亿日元(合3984亿元人民币)。逆差额在有可比数据的1979年以后,作为半年数据创出历史新高。资源价格走高和日元贬值的因素产生影响,进口额同比增长37.9%,首次达到53.86万亿日元。

路透社评论称,对出口导向型的日本来说,高企的贸易赤字显示了其经济进一步恶化的迹象。

日本”农林中金综合研究所”研究员南武志分析称,由于全球货币政策收紧,日本的出口可能会放缓,这可能会导致企业投资的减少。南武志说,由于担心全球经济衰退,今年晚些时候及明年年初出口导向的日本经济将失去增长动力。

日本贸易数据走势,图自日本经济新闻

数据显示,日元较上年同期下跌了23.1%,北京时间8月17日100日元约合5.03元人民币、约合0.74美元。日元的贬值增加了日本的进口成本。

近期,欧美央行为抑制通胀纷纷进行加息,虽然随着利率差扩大,日元被加快抛售进而导致贬值,但为了对抗通货膨胀,日本仍坚持接近零利率的超宽松货币政策。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7月21日表示,”完全没有上调利息的打算”,还称不会更改日本目前把长期利率上限设为0.25%左右的货币政策。

共同社报道称,日元贬值将带动该国出口企业改善盈利情况,但与此同时,进口商品价格上涨也会增加日本中小企业和家庭经济的负担。黑田东彦就日元骤跌尽管也重申”(日元贬值)给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并不理想”,他还表示,”若要阻止日元贬值而大幅加息,会给(日本)经济带来重创”。他以此否认了为纠正日元贬值而更改政策。

日本出口不振,而国际上以石油为代表的燃料价格在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飙升,导致日本国内的生活物资也随之涨价。

WTI纽约原油价格走势

8月15日,岸田文雄内阁改组后召开了”物价・工资・生活综合对策总部”会议,制定物价上涨相关的追加措施。岸田称:”将下达指示,集中于几乎占物价上涨全部的能源和食品,无缝采取追加措施。”

首相岸田文雄称,将增加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10亿元)的”地方创生临时交付金”用于物价上涨对策。有关受乌克兰危机影响价格居高不下的进口小麦,岸田要求把政府10月起出售给制粉公司的价格维持在现行水平。此举意在抑制以小麦为原料的面包和面类等食品进一步涨价,以缓解家庭经济的负担。日本约8成小麦依赖从海外进口,大部分由政府通过商社统一采购,再卖给制粉公司。

岸田强调,”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面包和面类制品价格高涨是迫切问题”,称若不采取措施,有可能会涨价两成左右。9月底迎来期限的汽油补贴也考虑延长。这些追加政策力争9月上旬在对策总部汇总出台。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近期对内阁进行了改组,并宣布采取措施应对通胀,图自路透社

7月29日,日本公布的预算制定方针显示,日本”少见地”将”应对汇率波动”列为制定2023财年预算的考虑项目之一。

路透社报道指出,将汇率波动因素纳入预算制定考虑范畴,突显出日本政策制定者对日元贬值的担忧。

曾经,日本的年度预算指导方针被用于设定总体预算额的上限,以此遏制该国的巨量公共债务规模。路透社报道称,日本的债务规模是所有工业化国家里最高的,达该国经济体量的两倍以上。

但有分析师指出,日本的预算已连续10年超过预算指南所设定的上限,因此,2023财年预算达创纪录新高也并非不可能。

本文来源《看看头条》:https://kan.china.com/article/1612724.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