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相亲没时间,线上相亲怕尴尬,不用怕!我们为大家设计了充满爱情氛围的场景,快来虚拟空间里办一场有趣轻松的线上相亲会!”

2月14日情人节,一种主打元宇宙相亲的活动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相亲嘉宾们只要注册登录、设置自己的虚拟形象,就可以进入相亲云现场随意溜达,和异性搭话,体验类似RPG游戏。

“进去后刚开始确实比较有沉浸感,但是功能体验不太友好,得到处找按钮,不知道下一步该玩什么。”一位体验过元宇宙社交的用户2月15日向时代财经记者抱怨道。

近段时间以来,元宇宙社交忧喜交集。

2月11日,元宇宙社交概念应用软件”啫喱”超过微信、QQ,登上AppStore第一。然而短短3天之后,啫喱APP发布声明称,将从应用商店下架,暂停新用户进入。

2月14日,元宇宙社交平台BUD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海外业务研发和增长等方面。

此外,百度、网易、陌陌、Soul也在相继布局元宇宙社交。1月底,天下秀(600556.SH)还在其元宇宙社交平台”Honnverse虹宇宙”上举办了年会。

天下秀证券部人士2月15日告诉时代财经,”虹宇宙是创新业务,做好了也能让平台上的红人多一个场景实现他们的商业价值,为主营业务服务。”

“现在,互联网社交平台普遍比较焦虑,都想借元宇宙的东风来吸引流量。”2月14日,北京一家互联网投资基金的副总裁向时代财经分析,互联网社交是一种2D社交,传递的是图文信息;元宇宙社交是一种虚拟化的3D社交,更具有沉浸感,能够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或将成为社交平台下一阶段的竞争焦点。

风口上的”猪”

2021年年底,陌陌CEO王力在公司十周年之际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未来随着虚拟现实的进一步发展,VR/AR硬件的不断成熟向家用普及以及人机交互模式的变化,必然会出现新的机会,也就是一种直接将人背后的生活串联起来的方式,而这就意味着公司的业务逻辑也会伴随着调整,同时需要积极地在硬件领域进行探索和布局。”

陌陌是社交应用领域的典型代表之一。但近年来,陌陌吸引力日渐下降,用户黏度大大降低,付费用户量不断下滑。十周年时,陌陌更改了公司名称,英文名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中文名则由”陌陌科技”变更为”挚文集团”,试图以新身份去适应新的环境。

无独有偶。2021年11月18日,天下秀(600556)董事长李檬发布公开信称,从当天起正式将集团品牌名称由”IMS(天下秀)新媒体商业集团”改为”天下秀数字科技集团”,将新消费产渠、新场景生活与原有的新媒体商业并立为三大核心业务群。

同时,李檬公布了天下秀开发多年的项目–虹宇宙(Honnverse),”虹宇宙是联合全球社交红人,给全球用户打造的一个沉浸式的泛娱乐虚拟生活社区。”

百度、网易、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更是不甘落后。

“希壤”是百度在苹果App 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上线的一款全新社交App。据官方介绍,用户可以通过创建虚拟身份,在虚拟世界中与客户、合作伙伴进行即时语音和互动交流,应用场景包括VR教育、VR营销、VR云展会、VR实训、VR产业园。

“瑶台”则是网易旗下的一个在线虚拟活动平台。

此外,传闻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款名为”派岛”的元宇宙社交APP。

当前正处于风口上的啫喱,是赛博大象集团旗下一点资讯2022年出品的新产品,定位是”和密友的线上公寓”,通过真实地图社交切入、有50个好友的上限,核心玩法是”虚拟形象+地图社交”。

刚刚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的元宇宙社交平台BUD,主打UGC,让用户使用简单易用的无代码工具创建个性化的3D交互内容。其目标用户是全球范围的Z世代,并且正在成为Z世代群体社交平台的新选择。

面对激烈的竞争,BUD联合创始人Shawn曾表示:”在中短期内,BUD还是会先以用户增长和产品打磨为主,只有真的降低了创作门槛,并提升内容的质量,才能获得并留存用户。从中长期来看,多元化和商业化是必然的路径。”

泡沫破裂?扎克伯格跌出顶级富豪圈

元宇宙社交的故事才刚开始,国内外龙头概念股的股价却纷纷出现暴跌。

去年10月,美国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宣布更名为”Meta”。2月2日,Meta公布了更名以来的第一份季报。其四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自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而且关键用户指标不佳,逊于预期。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立即重挫超20%,市值蒸发2000多亿美元,把扎克伯格跌出了全球富豪榜前十。

“元宇宙的实现是一件事情相当困难的事情。”一家区块链企业的高级副总裁向时代财经分析:一方面来自技术层面,区块链、AR/VR、云计算、5G等一系列前沿技术构成了元宇宙的底层逻辑,想要将它们进行完全融合,至少需要八年,甚至十年的时间;另一方面来自生态建设层面,用户创造内容、用户消费内容是元宇宙的基本属性,无论是吸引新用户还是培养新的用户消费习惯,都非常困难,”这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

从2021年第四季度起,Meta将分为两个部分进行财报披露:一个是包括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等社交应用程序系列,另一个则是涵盖AR/VR软硬件及内容服务在内的Facebook Reality Labs(FRL)。

财报显示,FRL 2021年全年净亏损101.9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66.2亿美元,2019年净亏45亿美元。公司预计2022年元宇宙的经营亏损还将”显著增加”。

在财报电话分析会上,Meta负责人直言不讳,”打造元宇宙是一场价格昂贵的赌博。”

反观国内,曾经一度风光无限、连续拉出多个涨停板的天下秀,今年以来股价也连连受挫。截至2月15日收盘,天下秀报收9.52元,创60日新低,今年以来市值已蒸发22.92%。

泡沫破裂?扎克伯格跌出顶级富豪圈,A股天下秀市值蒸发23%

天下秀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单季度主营收入11亿元,同比上升21.69%;单季度归母净利润4343.05万元,同比下降61.11%;单季度扣非净利润1.16亿元,同比上升2.56%;负债率22.37%,投资收益-379.06万元。过去90天内机构目标均价为13.99元。

在满足元宇宙特定要素上,天下秀可谓”煞费苦心”。

虹宇宙尚未正式上线,就靠着仅发布35万套房子的”饥饿营销”,吸引了大量玩家在内测初期火热囤房买卖。然而,在虹宇宙对虚拟房屋二手交易的管控趋严之后,很多用户就转换了阵地。

“之前抢房产,是用户自己炒作,我们是不支持的,现在房产已经在咸鱼下架。”天下秀证券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虹宇宙是一款3D虚拟社交应用,目前还没有对外公测,正在不断完善过程中,”(2月)22号会有一轮新测试,会赠送一些新的房产。”

对于近期的股价表现,该人士称,”股市有涨有跌,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一直有在做风险提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