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错配的新能源产业链正迎来新的挑战。

据媒体报道,智利制宪议会近期初步通过了一项提案,该提案由议会环境委员会提交并通过,旨在于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这表明,包括智利锂矿在内的矿产资源将在国有化进程方面迈出关键一步。

2月11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张锐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在当前锂资源作为新能源汽车战略资源的背景下,智利当局上述举措或意图在这场大浪潮下获取更多利益,增强国内社会福利供给,并借国有化契机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中的话语权。

值得一提的是,1月中旬,比亚迪曾中标智利锂矿开采项目,获8万吨锂产量配额,不过已被智利法院暂停。对于该项目最新进展,时代财经向比亚迪方面发去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应。

除比亚迪在智利有相关布局外,天齐锂业拥有全球第一大碳酸锂生产商–智利化工公司(SQM)23.77%的股权,智利政府上述提案若落地成型,或将对天齐锂业造成直接影响。对此,时代财经2月10日致电天齐锂业,但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时代财经后以投资者身份从其证券部获悉,这只是个初步的提案,距离最终通过生效还有较长程序,中间也存在变数。

据了解,有关这项提案的辩论将于本月晚些时候正式开始。在正式通过以前,该提案还要通过议会全体成员表决、全民公投两个环节。

而此前天齐锂业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智利的锂矿)国有化一事目前尚未实际落地。此前该公司已与当地签订合约,并获得2030年12月31日之前的锂资源配额,该配额不会改变。此外,假设智利锂矿国有化政策落地,其在当地收购的采矿股权该如何处理,(智利政府)也需要给出具体方案。

国内某大宗商品市场信息供应商分析师1月10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对企业而言,风险最大的点在于未来一段时期内,政策会不会影响到资源开发和正常经营,智利的上述提案或将加快天齐锂业等企业在海外布局落子的速度。

锂价持续上扬 智利锂矿或将国有化,比亚迪、天齐锂业遇难题?

来源|天齐锂业

国有化进程还远,”锂矿”欧佩克也难成型

“从智利国内政治环境及其领导人执政理念等方面看,上述提案通过生效的概率很大。”张锐向时代财经分析称。

据了解,2021年12月,加夫列尔·博里奇(以下简称”博里奇”)当选新一任智利总统,将于今年3月份就职。在博里奇竞选期间,其意图国有化锂矿的主张便让矿业公司对其态度十分谨慎。

智利国有化锂矿的矿产资源并非博里奇首创。上世纪,SQM分别在智利左右派政府执政期间实现国有化及私有化,并对SQM等民营资本控股企业产生较大影响。博里奇的上台及理念让矿业公司有所警惕不足为奇,目前市场也担心这是否会对当前锂矿石等原材料供应极度紧张的新能源产业造成较大影响。

“目前所接触的海外矿商并无异常,只要价格到位,矿石供应也比较稳定。”北京某材料商近日向时代财经表示。有市场观点认为,短期内国有化对智利现有配额影响有限,但中长期来看,智利锂矿供给将受到一定限制,远期全球锂资源释放存在不确定性。

“想实现国有化还是很难的。”另有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受制于技术、资金、经济条件等,这些国家并不具备自主开发能力。所谓的国有化很大可能会拖慢当地产业的成长速度,本土矿商的反对声音很大。”据外媒报道,前述提案已引发矿业行业组织的不满;有智利制宪议会议员认为,这项提案可能会被调整,甚至放弃。

“智利上述提案提出的国有化或与国人印象中的国有化存在差异。”针对博里奇的一系列主张及智利政府近期相关提案,张锐认为,更多可能是采取部分管控、参股合营等方式,提升整个产业的国有化率,提高采矿业的特许权使用费,或者以锚定价格征税等。安信证券也认为,智利当局可以仿照澳洲,通过控制外资比例来实现对资源的控制,同时通过提高税收、征收特许权使用费等方式来获取收益。

事实上,在新能源浪潮背景下,将锂资源国有化的声音还曾在澳大利亚、墨西哥等多个国家、地区出现。

此外,据里约时报称,阿根廷、玻利维亚及智利正在就建立一个类似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的锂生产国组织进行讨论。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三国锂资源量占全球比例高达60%左右。

“短期内,锂矿版欧佩克成型概率不大。”张锐分析称,拉美国家长久以来热衷于提出多边合作倡议,但真正推动的并不多;拉美地区的锂矿开采等受制于外国资金与技术;”锂三角”地带虽然储量丰富,但实际开采及产量远不如澳大利亚,很难协调彼此间的关系;而且,拉美大国实力较为均衡,缺乏推进有效合作的领导型国家。

“配额、定价、等很难达成共识。”前述业内人士对此也并不看好,他表示,”现在是卖方市场,形势一片大好,推动所谓’锂矿版欧佩克’成型的驱动力不强,大家肯定都是想就着上行周期多赚钱”。

张锐补充道,”锂矿版欧佩克”想法的提出,代表着拉美矿产国家希望加强区域协调,扩大自身在国际市场定价权的趋势,这种趋势还会逐渐增强,未来将对锂矿市场产生更多影响。

供需持续错配,锂价直线上扬

正如前述业内人士所言,如今的是上游锂资源的卖方市场。

早在去年10月末,澳洲主力锂矿公司Pilbara在BMX电子平台进行第三次锂辉石精矿拍卖,拍卖最终价格达到2350美元/吨(FOB)。按照矿石拍卖价格计算,上海有色网预计,碳酸锂成本上升至17.25万元/吨。而彼时国内市场电池级碳酸锂市场成交均价为19.25万元/吨。

“这是市场行为,不是人为操纵的结果。”对于猛涨的矿石价格,有矿商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我们这是个周期性行业,2019年前后一大批海外矿商破产倒闭,我们那时候也过得很惨。这两年下游需求旺盛,需要的量一下子上去了,我们上游来不及反应,供需关系下,矿石价格迅速上扬的市场结果”。

“矿石涨价太厉害了,成本也在不断升高。以前锂云母才一千块钱一吨,现在要五六千多”。江西某锂盐商向时代财经抱怨道,”虽然碳酸锂价格涨了很多,但成本涨得更多,我们中游的利润再被不断压缩。不同于我们这种产业链上的小企业,即便是矿石、材料不断涨价,但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那些有矿产资源的厂商会过得很滋润”。

中信证券指出,2021年锂价快速上涨引发产业链下游对资源保供和成本管控的担忧,拥有矿山资源的一体化锂生产商同时拥有保供和低成本优势,未来产业链地位将不断强化,产业链利润也将逐渐向其集中,充分受益锂价上行。

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相继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其中赣锋锂业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亿元到55亿元,同比增长368.45%到436.76%,预计全年扣非后净利润29亿元至36亿元,同比增长621%至795.04%。天齐锂业公司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亿元-24亿元,大超市场预期。

为抓住行业上行周期,上游矿商也正在加紧扩产扩建,不过建设项目到最终实现产出中间需要较长时间。另外,我国的锂矿石主要来自进口,但海外疫情反复,导致海外矿商扩产进度不如预期。其中,澳大利亚锂矿商Allkem由于开采许可和疫情引发的相关问题,其Sal De Vida矿的投产和首次生产已推迟到2023年下半年。

根据生意社数据,目前有部分锂盐厂家给电池级碳酸锂报价为40万元/吨。此前有国内券商预计,电池级碳酸锂将涨至50万元/吨高点。澳大利亚锂矿商Allkem近期表示,由于对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生产的金属需求激增,预计在截止今年6月的下半财年碳酸锂价格将比上半财年进一步上涨80%。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狭义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623万辆,同比增长达到118%,中国新能源乘用车世界份额达53%。另据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预计,原来预期2022年新能源乘用车销量480万台,目前应调整到550万台以上,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达到25%左右。新能源汽车有望突破600万台,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在22%左右。

在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全球范围内的锂资源供需错配及动力电池供应紧张情况,将会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最大阻碍。尽管几乎所有的动力电池厂都在扩产扩建,但能否在短时间内满足下游需求仍需打一个问号。

“锂资源供需错配是未来两年内的主旋律,在这个时期,锂价还会持续上扬,未来的市场属于有资源保障生产的企业”。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意味着,短期内,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锂资源供应紧张局面短期内不会有明显改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