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依旧,但位于北京西北部的塞上小城张家口依然活力满满。

2月8日,中国滑雪运动员谷爱凌夺得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冠军,全网沸腾!谷爱凌36天获6枚金牌,就连国际滑联都凡尔赛式评价道,”除了在领奖,其他什么都没干”。

赛场之外,冰雪经济也逐渐出圈,东北城市成为最受欢迎的旅行目的地,越来越多年轻人沉迷滑雪运动中。

如谷爱凌所说,滑雪带给她的快乐和收获超过一枚金牌的意义,每一个滑雪爱好者都不自觉”上了瘾”,还有的正努力将兴趣发展成事业。

冬奥会无疑是冰雪产业的催化剂,国家体育总局号召”三亿人上冰雪”,冰雪经济也”热”起来。

“滑雪比谈恋爱更开心”

莎莎(化名)说,滑雪圈里有一句话–“滑雪比谈恋爱还要开心”。

在广州从事广告行业的莎莎2020年初在广州融创雪世界偶然接触到滑雪这项运动,自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相对跑步这些比较枯燥的运动,滑雪的体验感好很多,特别是在高速滑行时会产生多巴胺,让人快乐。如果学会一些稍微有难度的招式,在雪场上驰骋,真的特别酷。我身边接触滑雪的,没有一个不疯狂。”莎莎说。

莎莎所说的疯狂,包括她自己。

慕名到广州融创滑雪的人越来越多,每到周末,至少排队两小时才能”开滑”。”人挤人”劝退了莎莎再踏足融创,2021年,莎莎买了南方航空的”快乐飞”优惠机票套餐,待雪季周末就往新疆、吉林跑。

雪季一般在每年11月到次年3月,如果是新疆禾木地区,能延迟至5月。”其实5月份的雪已经不是很好了,但我们还会争取在4、5月份去禾木滑一滑,滑到最后就像滑稀饭那种,你知道吗?”对莎莎来说,滑雪的快乐高于一切。

“滑雪比谈恋爱还开心!”三亿人催热冰雪经济,资本蓄势狂涌

莎莎在张家口万龙滑雪场。受访者提供

进了这个圈子后,莎莎加入了深雪Deepsnow滑雪俱乐部(以下简称”深雪”),和深雪主理人大欧(化名)成为好友。

大欧原是腾讯研发人员,本身喜欢攀岩等户外运动。2019年6月广州融创雪世界开业后,大欧在腾讯内部组建了滑雪俱乐部,周末组织公司同事去融创滑雪。

滑雪学校、滑雪票务、滑雪旅行等,都囊括在深雪的服务当中,深雪还小范围代理零售知名滑雪装备产品。

速度与激情,自由与快感,是滑雪带给大欧最大的感受,他还强调,滑雪的魅力也在于这是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滑雪不像篮球需要强健结实的体魄,只要有护具加持,在科学专业的教学指导下,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危险,下至10岁小孩,上至70岁的老人都可以玩。滑雪还帮助长时间呆在办公室的’工作党’释放压力。”大欧告诉时代财经。

大欧口中像大学新生社团的组织,在他的努力下,慢慢形成一个有规模的俱乐部,会员也不限于腾讯员工,名气”飘”到北京、上海和山东等地。

辞职经营滑雪俱乐部

但在国内滑雪,除了快乐,还有些迷茫。

大欧说,当时刚进圈,想从网上找滑雪教学视频自学,但搜罗全网都没找到几个好的视频,”这个行业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可以提升,比如说教练素质不高,当时挺迷茫的。”

据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数据,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46亿,截至2020年底,全国已有654块标准冰场和803块室内外各类滑雪场,”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已经成为了现实。尽管如此,国内滑雪渗透率仅为1%左右,远远低于欧美国家。

虽然人人可见国内滑雪产业仍有非常广阔的市场空间,但大欧仍不建议同事辞职投身滑雪圈,”这个行业很新,很多规则都没有制订好,的确有机会,但不是每个人进去都能挣钱。我发现很多人都会做尝试,但很少人真的沉淀下来用心去解决问题。创客需要再三考虑,除非你特别有想法、有能力、有魅力。”

沉淀了整整一年,大欧才决定辞职全身心投入进去。大欧认为,组建滑雪俱乐部并不简单,不是简单拉几个群就算是俱乐部,用户的认同感和归属感,需要靠大量的活动、玩法以及长时间的积累。

“能坚持还是对滑雪的热爱,当然也看到冰雪市场有很大的潜力和机会,而且我本来从互联网公司出来,也想结合互联网把滑雪这项传统运动变出更多的玩法,这是我们的优势。”大欧告诉时代财经。

同样,除了政策加持,莎莎也看到国内滑雪服品牌还处于空白期,她想创立一个滑雪服品牌,将自己多年品牌推广的专业性赋能到上面去。

目前,滑雪爱好者能选择的滑雪服品牌不多,知名户外服饰品牌始祖鸟的滑雪服价格大多在5000元以上,波顿、北面等国外品牌滑雪服也在2000元以上,加上雪镜、雪鞋、雪板等,一套较好的滑雪专业装备都要上万元。

经过调查,莎莎发现,滑雪服的利润很大,”政策号召三亿人上冰雪,其实是希望门槛降低,所以一些性价比高的品牌发展空间是很大的,我只要降低门槛,保证滑雪服的质量和设计感。”

“面料不难,只要满足保暖、排汗等基本功能,再加上一些辅助的口袋设计就可以。”莎莎告诉时代财经,滑雪服最大的成本其实是设计而不是面料,”滑雪比高尔夫还要小众,大家都觉得自己离滑雪很远,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所以入坑滑雪的人有一个特点,他会带三、四套滑雪服去拍照,都喜欢’晒’出来。”莎莎告诉时代财经,滑雪的社交属性也反哺了它的普及度。

更早起步的大欧正在享受行业红利期。依靠口碑传播,深雪慢慢壮大,目前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滑雪俱乐部,会员有2万多人。今年,大欧团队会重点在滑雪装备电商零售上发力,提高变现能力。

“冰雪赛道不好投”

2015年7月31日,北京冬奥会申奥成功,悄悄掀起全民”冰雪热”,许多冰雪运动爱好者逐渐将事业投于其中,比如腾越滑雪创始人范怡冰,就是前中国滑雪国家队队员,退役后在2016年2月获得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经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申奥成功后,国内冰雪产业有数十起融资,融资高潮落在2021年,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

“滑雪比谈恋爱还开心!”三亿人催热冰雪经济,资本蓄势狂涌

近年来滑雪项目融资情况。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

从标的类型来看,滑雪服务平台获融资占比较多,有获高瓴创投投资的滑呗,截至目前已获四轮融资的SNOW51;滑雪装备方面,有获红杉中国投资的雪鸮科技、深创投投资的奥雪文化;另外滑雪培训教育、开发运营等项目也获得有些小基金的融资。

总的来说,布局冰雪产业的头部创投比较少,投资金额在数百万到亿元规模不等,冰雪一级市场投融资处在萌芽发展阶段。

2017年5月,深创投与张家口市政府、张家口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立了冰雪产业基金。从那时起,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华北总部总经理周军开始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冰雪产业赛道上。

2018年2月11日,马克斯·帕罗特(Max Parrot)以86.00分获得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银牌。站上领奖台时,马克斯·帕罗特高举雪板,板上”NOBADAY”logo外露,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周军也在电视上观看了这场精彩的比赛,”当时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员随口说了一句’听说是中国人设计的品牌'”,于是,周军注意到了”NOBADAY”这个国产滑雪板品牌,马上带领团队打听,联系上”NOBADAY”品牌公司奥雪文化创始人刘奉喜(Rickey)。

周军告诉时代财经,当时冰雪产业标的很少,想投一个新的品牌非常难,”大型装备,VC投不了,滑雪装备又几乎被波顿(Burton)等国外品牌’一统天下’,冰雪产业不好投。”

周军经常去万龙滑雪场等地方考察,他发现各个雪场上不少年轻人在用”NOBADAY”和”零夏”的雪板,”虽然当时使用量不大,但我觉得很有发展潜力。你可以理解它是装备,但它其实是新消费品牌的项目。”周军说。

双方洽谈了数月,终于在2021年1月,奥雪文化获得深创投Pre-A轮投资。

周军认为,进入滑雪板的行业壁垒非常高,”滑雪板是个专业的运动设备,产品本身得经得起检验,质量应该和大品牌大致相当。我看到有这么多年轻人在用奥雪,这个公司在打造自己新的装备品类,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

奥雪文化团队一开始做滑雪自媒体起家,在公众号上尝试推出滑雪周边产品,取得不错的成绩后,在2015年推出了两个滑雪装备品牌”零夏”和”NOBADAY”。

Rickey本身也是滑雪爱好者,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滑雪是一个需要场地的运动,没有基础设施建设难以爆发,而冬奥会的承办正是所有基础建设的目标节点,近年来国内涌现了各种滑雪场地,未来3-5年滑雪市场会迎来真正的拐点。

Rickey认为,目前滑雪装备品牌要么来自欧美,价格贵并且身形设计不适合亚洲人,要么是淘品牌,品质鱼龙混杂,因此奥雪文化希望能够打造国产新品牌,为中国用户提供高性价比、具有设计感的专业装备。

滑雪圈里跑出来的国产品牌不多,莎莎说,NOBADAY给她很好的借鉴,性价比较高,加上潮流的设计感,品牌发展空间很大。

跑了好几个面料市场,谈了好几个工厂,目前莎莎找到了珠海和中山两家做滑雪服代工的工厂,正在申请商标。但因为商标在服装上重合度太高,申请已经快一年了,还没能注册。

莎莎计划这事在3月前处理好,那时她也将成为全职滑雪创客中热情的一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