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起”历史遗留”事件,新潮能源(600777.SH)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2月8日晚间,新潮能源发布公告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起诉包括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及自然人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其中判定公司与其他两家公司分别在15.86亿元范围内对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债务的二分之一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新潮能源在公告中指出,上述事项涉及公司可能承担的债务本金约为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2.82%。

近16亿元的巨额债务怎么来的?

时代财经注意到,新潮能源这起诉讼事件起于2017年,年代久远,不少资深股民较为了解,不过也有不少投资者呼吁”爆雷了,快跑”。

受此影响,新潮能源2月9日开盘大跌,跌幅逾5%,截至收盘报2.04元/股,跌幅5.99%,总市值138.7亿元。

“雷终究还是来了”

“一直担心这雷,终于还是来了。”

2月9日,新潮能源的股吧中,有投资者感慨道。还有股民站在”山顶”颇为无奈,”4.7元买进的,现在要亏死了”,也有熟悉该股的投资者表示”老问题了,不慌”!

面对大跌,更有网友写起了段子,”我一个朋友在新潮能源这只票上,半年时间就用10多万就赚到了100万,后来……”

股价暴涨75%后,新潮能源违规担保被追债!山顶股民瑟瑟发抖

(来源:股吧截图)

数据显示,新潮能源2月9日全天低位震荡,盘中最大跌幅6.45%,换手率6.39%,成交额8.16亿元。

新潮能源的大跌,与其近16亿元的违规担保有关。

时代财经了解到,2017年6月,国通信托与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农商行订立了一份信托合同,合同约定国通信托向华翔投资提供贷款,并且约定了贷款期限、利率等条款。广州农商行在2017年6月28日、2017年8月3日分别将信托资金15亿、10亿元划转到国通信托指定的信托财产专户,信托计划成立。

与此同时,2017年6月27日,落款主体为新潮能源与广州农商行,又签订了一份《差额补足协议》。内容显示,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广州农商行在任一信托合同约定的核算日未能足额收到信托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或收益时,新潮能源应向广州农商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所谓差额补足,是一种典型的增信措施,在各种投融资业务中较为常见。在资产管理领域,差额补足是指义务人通过各种形式,对全部或部分投资者的投资本金和收益未能达到预期水平的差额部分提供补足支付的交易安排。

针对上述事件,2月9日,新潮能源证券部相关人士回复时代财经称,”目前法院认定是违规担保,因为我们这边没有查到相关资料存档,才被认定为是违规担保。如果后续认定为差额补足协议无效的话,那这个责任就不用公司来承担。这件事情当时是谁经手,就由谁来担责。”

“如果不能在1个月内解决这个事情,公司股票可能会被实施风险警示。我们也无法保证在期限内解决,目前只能是积极上诉”,该人士表示,”公司现在主要是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干净,同时经营好主业。”

时代财经了解到,该人士所称的”历史遗留”,指的是这起违规担保事件发生在新潮能源前任董事长黄万珍任职期间,黄万珍在2018年5月因”个人原因”离职。离职之前(2018年初),黄万珍尚持有新潮能源股份57万股。

而自2014年起,其便在新潮能源担任董事长、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董事。2017年12月底,黄万珍的职位由董事长变更为副董事长。

前述新潮能源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不是换届选举,是股东大会推选了新董事长之后他(黄万珍)才离职的,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家公司。”

据相关媒体报道,黄万珍在担任新潮能源董事长期间,该公司发生了多起对外投资损失及违规担保事件,其中最受关注便是广州农商行担保一案,最终导致新潮能源产生了巨额对外投资和借款。

而黄万珍本人,近年已被监管多次注意。2019年6月,因信披违规,上交所对新潮能源和时任董事长黄万珍、卢绍杰,董事会秘书何再权予以公开谴责;2021年12月,因未及时按规定披露相关担保事件,证监会对新潮能源及黄万珍、胡广君、杨毅分别作出行政处罚。

天眼查显示,黄万珍目前在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不过时代财经注意到,2021年5月,深圳金志昌顺投资被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2021年7月-10月,该公司被深圳中院前后三次强制执行。

2月9日,时代财经致电金志昌顺,显示号码为空号。

不过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金志昌顺仍持有新潮能源2.7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4.04%,位列公司第四大股东。但其所持股票目前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股东突然暴增10万户

纵观新潮能源的二级市场,是一出”熟悉的剧本”。

2021年整个6月期间,新潮能源的股价始终徘徊在1.57元左右。但从7月份开始,这只低价股便开启了震荡向上。2021年9月16日,该股最高涨到3.09元。2021年6月1日-9月30日期间,新潮能源区间涨幅达到74.84%。

与此同时,散户大举进场。Wind数据显示,2021年6月30日-9月30日,仅仅三个月时间,新潮能源的股东户数从13万户暴增至23万户,平均每天上千股民涌入。其区间换手率累计高达339%。

股价暴涨75%后,新潮能源违规担保被追债!山顶股民瑟瑟发抖

(来源:Wind)

时代财经注意到,股票疯涨期间,与新潮能源内斗时间点不谋而合。2021年7月,该公司9位股东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出罢免刘珂、范啸川等6名董事及两名监事。上交所及山东证监局均对此下发了监管工作函。

一番折腾后,这场内斗以现任董事长刘珂为代表的管理层取得”胜利”。不过截至目前,新潮能源仍处于无实控人的状态。

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以私募为主,包括宁波国金阳光、宁波吉彤、北京中金君合创业、金志昌顺、东营汇广等,其中中金君合由刘珂实控。上述私募持股比例较为分散,都在2%-6%之间,其中第一大股东宁波国金阳光持股比例仅有6.39%。

股价暴涨75%后,新潮能源违规担保被追债!山顶股民瑟瑟发抖

(来源:Wind)

据相关媒体报道,刘珂的资本运作版图颇为广泛。由其实控的中金创新曾与德隆系上市公司斯太尔(000760.SZ,目前已退市)合资成立基金,还参股了五粮液的一级子公司五粮液创艺酒,持股比例6%。有报道称目前刘珂身在美国,少有露面。

时代财经了解到,新潮能源主要从事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主要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开展业务。前述新潮能源相关人士也告诉时代财经,”我们的(油田)资产都在美国,国内是没有相关资源的,人员80%也在那边。”

财报中也显示,新潮能源在2014年先后收购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的Crosby郡的常规油田、Howard和Borden郡的页岩油藏资产,并于2016年底完成境内房地产、建筑、电缆、纺织等传统产业的剥离。

2020年,新潮能源净利巨亏26亿元,同比下滑346%。2021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归母净利润5.02亿元,同比增长447%,实现扭亏。

1月17日,新潮能源发布业绩预盈公告,预计2021年实现扣非净利润8.53亿元,主要系2021年石油及天然气价格同比大幅提升,天然气产量同比增加等影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