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年初一上映至2月7日,《熊出没·重返地球》上映7天累计票房已达6.19亿元,位居春节档第四。在去年暑期《俑之城》票房失利后,华强方特再度用”熊出没”的稳定表现证明了自身实力。然而,单一IP也是华强方特的短板。距离华强方特再造一个”熊出没”还需要多久?

“熊出没”再现春节档,7天票房破6亿

近日,一组科幻大片式的动画截图配着”这竟然是熊出没”的感叹,引发网友热议。截图中的动画,正是于2月1日大年初一上映的动画电影《熊出没·重返地球》,这也是”熊出没”系列推出近十年后的第八部大电影。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2月7日,《熊出没·重返地球》上映7天累计票房已达6.19亿元,位居春节档第四。

上映7天吸金超6亿,华强方特还能再造一个“熊出没”吗?

具有科幻感的动画截图。图/微博截图

导演林汇达透露,《熊出没·重返地球》构思于2019年-2020年,创作持续了近两年时间。制片人王强介绍,《熊出没·重返地球》共有2000多个镜头,特效数量占比达80%,角色数量和场景数量超过300个。

一位结束观影的家长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虽然影片情节对大人来说较为简单,但孩子看得很开心。还有家长表示,带着孩子去电影院看”熊出没”,已成为这几年的春节传统。”过年时能有一部全家人一起看的电影挺好的,有种仪式感,(熊出没)打算一直看到孩子不感兴趣为止。”

《熊出没·重返地球》的第一出品人方特动漫,是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强方特”)的全资子公司。通过文化内容与主题公园结合,华强方特成为了国内独有的既覆盖影视动漫内容、文化衍生品产业,又包括主题公园的全产业链文化闭环企业,于2012年推出的”熊出没”正是其代表性IP。

上映7天吸金超6亿,华强方特还能再造一个“熊出没”吗?

《熊出没·重返地球》电影。图/豆瓣截图

除2020年因疫情取消上映外,”熊出没”系列电影持续以每年一部的速度稳定推出,均瞄准春节档,成为”年货”影片。数据显示,”熊出没”系列前七部电影的合计票房已超32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自2014年推出首部动画电影后,”熊出没”系列票房始终保持增势。尽管推迟一年于2021年春节档上映的《熊出没·狂野大陆》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上映62天总票房止步5.94亿元,但今年春节的《熊出没·重返地球》以7天6.19亿元的票房再度证明了”熊出没”IP的实力。

华强方特作为”熊出没”系列电影的第一出品人、摄制单位以及联合发行,逐年增长的票房也增厚了其业绩。据此前披露的数据,2016年-2018年,华强方特来自”熊出没”大电影的发行收入分别为4160.63万元、6458.11万元和7606.05万元,相对应的三部电影票房分别为2.88亿元、5.21亿元和6.06亿元。2017年-2019年,华强方特的数字动漫业务营收同样保持增长,2021年上半年,该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60.3%达2.07亿元。

《俑之城》票房”失利”,打动成年观众不容易

截至去年5月,华强方特共有27座主题公园,主题公园品牌目前已达8个。随着”熊出没”IP的进一步发展,华强方特也在逐步丰富旗下主题公园项目,通过突出”熊出没”改进游园体验。现在,在天津方特欢乐世界,游客可以在项目”熊出没历险记”中与动画角色一起战斗;在宁波方特东方神画,可以与熊大、熊二一起加入保护动物杂技团;在株洲方特梦幻王国,游客可以体验保护森林雪松的故事……

然而,在”熊出没”系列耀眼的成绩之下,华强方特目前仍未能成功打造出第二个”熊出没”。

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50亿元的总票房刷新了国内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认知,也展示了走出儿童观众”舒适区”的高质量国产动画电影的想象空间。而同年的《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为7.14亿元。

事实上,除了”熊出没”,华强方特长期以来也在不断打造”小鸡不好惹””小虫虫有大智慧”等新IP以及《熊熊乐园》等”熊出没”衍生IP。但梳理后不难发现,在”方特家族”的成员中,仅生肖传奇系列的受众年龄为8-16岁的青少年,《出发吧!鲁奇》《熊熊乐园》”小虫虫有大智慧””小鸡不好惹”等其他成员,受众均为12岁以下的儿童。

“单一IP受众面比较狭窄,局限性较大,很难支撑起一家大公司的长期发展。”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目前华强方特《熊出没》系列的观众以低龄儿童为主,不仅局限了大电影的排片和档期,也限制了IP的后续扩展,例如周边只能卖给低龄儿童,相对较为廉价。”

华强方特方面也坦言,虽然已经拥有”熊出没”等具有一定市场影响力的动漫品牌,但是数量较少,IP储备量与国际顶级企业仍有较大差距。

在此背景下,方特动漫历时五年推出的中国古风动画电影《俑之城》,瞄准了更广泛的14-30岁观众。电影导演丁亮是华强方特高级副总裁,被称为”熊出没之父”;导演林永长是数字动画领域的一员”老兵”。

《俑之城》以兵马俑为灵感,讲述了一个少年历险与成长、善恶与抉择的故事。尽管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但华强方特并未选择更保险的做法,例如改编孙悟空等已有角色形象,或者选择有原作基础的作品。就这样,一部原创的《俑之城》被华强方特”寄予厚望”。在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中,华强方特募资目的之一便是为了获得《俑之城》的制作费用。

然而,《俑之城》最终的表现难言亮眼。按计划,《俑之城》原本应于2019年下半年上映,最终却延期到了去年7月。上映后,市场对《俑之城》的反响并不强烈,上映38天总票房仅6985.4万元,远不及”熊出没”系列票房,影片的豆瓣和猫眼评分分别为5.8和8.7,同样不及”熊出没”系列。而同在暑期档的国产动画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38天时的总票房达5.57亿元。此外,在《俑之城》的观众评价中,”叙事粗糙””故事老套”等关键词也不少见。

据华强方特2019年披露的项目计划,《俑之城》还会分别于2021年和2022年推出第二部、第三部,与”熊出没”系列同样为每年一部;两部电影总投资分别为1.2亿元和1.5亿元,其中华强方特出资6000万元和8250万元,总投资额和公司出资额也与”熊出没”第七部和第八部相当。随着《俑之城》推迟至2021年上映,后续两部的推出时间将如何变化也陷入未知。

此外,若以计划披露的投资额为标准类推,分账票房6292.8万元的《俑之城》能否实现盈利,也要打上问号。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华强方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华强方特能否再造一个”熊出没”?

在长期面向儿童观众后,《俑之城》的尝试并未给华强方特带来一鸣惊人的成功转型,华强方特的票房”扛把子”IP依然是”熊出没”。在提及自身IP储备量短板时,华强方特将原因描述为”发展时间较短”。业内人士看来,在创作IP的道路上,华强方特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动漫是文化产业领域最顶级的创意产品,不仅消费市场定位很重要,还要考虑’通吃型’和具有产业链结构的收入模式。当然,国内多数选择一个方向,比如做儿童动漫,寻找儿童市场和儿童产业。”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只做幼儿动画电影的话就得先从儿童动画电视剧入手,要花巨资铺垫。”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熊出没”系列诞生的近十年里,华强方特推出了至少10部动画剧集和8部电影,动画集数超过500集。为持续运营保证IP热度,每年上映一部新电影也成为华强方特的”必修课”。

“另外,儿童动画的内容要家长和儿童都喜欢才行,否则家长就不会带孩子去买玩具等。”陈少峰表示,”就目前电影的主流消费者来说,做动画电影最好还是以青年这批主流电影消费者为中心,当然能做’通吃型’更好。”

此外,一个成功的IP仅靠时间的积累是远远不够的。”培育一个成功的IP,除了时间成本,还需要资金成本和机会成本。影视形象类IP的’保鲜’需要不断注入新内容持续吸引观众,就要不断拍续集、追加投入,这是商业规律,就算好莱坞最顶级的IP比如漫威、DC、星战等都是如此,那么就需要大资本和良好的商业利益来支持这样持续的大投入。”周鸣岐表示,”此外也需要机会成本。高投入不见得真能有回报,就算同一个团队、同一班人马不也一定能复制成功。大投入、大制作如果定位失准,也可能出现’打水飘’的情况。还有不少其他影响因素,甚至包括疫情。”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国内仅有的实现了”自有IP+主题公园”闭环的文旅企业,华强方特仍需要很长时间完善IP体系。周鸣岐表示,构建一个包含多个年龄层、多种不同定位的比较全面的IP体系,对华强方特来说是未来一个比较大的挑战。”目前国产影视动画领域还没有任何一个成人化的IP真正走了出来。华强方特的一个优势,在于其已经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而同类公司如华侨城、融创都在用’+房地产’的商业模式做主题公园,没有花心思做IP和内容。产出IP的影视动画公司,也很少有实力做主题公园,或很少有毅力对IP进行持续开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郑艺佳

封图电影海报截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