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敌的我只会平A很合理吧?小说(杨觐苟且、九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世界无敌的我只会平A很合理吧?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世界无敌的我只会平A很合理吧?)

主角杨觐苟且、九九出自都市小说小说《世界无敌的我只会平A很合理吧?》,作者“荼菁111”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我朝,我就随便说说!你这人!淦!没人听到的声音这样大声呐喊着突然出现的灵力护罩完全吸引了众妖的视线即使是这里最强的妖精,施展这类的法术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念出咒语或者做出引导手势除非是拥有独特的天赋技能否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瞬发”的但刚才他们围着杨瑾,看的清清楚楚这位自动上门的唐僧刚刚一直低着头,什么也没做没有念咒,手臂也各自交叉在肩膀上灵力护罩就这么突现了仿佛孙猴子临走前为师父贴心…

杨觐苟且、九九是都市小说小说《世界无敌的我只会平A很合理吧?》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荼菁111”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只不过可惜的是,不是所有的真情流露都会被珍惜。至少是对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来说。暴虐嗜血的堕落妖魔在施了隐匿之后就可以变得如纸片般单薄。他们前后蹲坐在小巷的墙头上…

第1章 无敌的我又宅又勇 试读章节

凌晨一点,伍拾五号大街一处小巷

“老婆,今天又加班,再这样下去真要累死……”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耸着腰,拿着手机,有气无力地走在回家的捷径上。

“不用,不用来接我。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怕个啥!倒是你,宝宝出生以来一直在发烧生病,你一个人在家照顾她也很不容易吧……”

虽然手脚发虚,但提起这些男人依旧精神十足,滔滔不绝如瀑布洪流,满腔的唠叨都被有感情的唠叨了出去。

一看就是真情流露有感而发。

只不过可惜的是,不是所有的真情流露都会被珍惜。

至少是对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来说。

暴虐嗜血的堕落妖魔在施了隐匿之后就可以变得如纸片般单薄。

他们前后蹲坐在小巷的墙头上。

像晦涩的乌云一般不起眼。

纸影术。

这是妖魔们躲避戒律司等追捕组织时使用的最常见法术。

虽然这玩意儿有像是一只妖一日内只能使用一次、法术的持续效果很短等等的使用局限,但架不住使出这个法术要消耗的妖力也很少啊,便宜又好使,在圈内的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当然,纵然这只是一个低价的法术,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使是将视线正对着这些妖魔,也不可能察觉到任何异样。

就像现在这样。

男人倚靠在墙面休息,嘴巴像个无情的逼逼机一样说个不停,眼神却带着丝咸鱼味,直勾勾地盯着妖群发呆。

在准备开饭的妖魔眼里,这简直就是小肥羊给自己烤火撒孜然,万事俱备只等妖吃啊!!!

“宝儿,这马上要到我们结婚纪念日了,你说有了乐乐,咱们那天……”

麻了。这群妖魔团伙作案已经不止一次了,但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唠的。

看着唐师傅附体的职工男,此时妖魔们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

眼睁睁地看着他闭上了嘴,妖魔们立刻就开始摆姿势、列队形、双腿微曲。

欲在他挂掉通讯的那一刻暴起扑杀。

享受喷薄的血色盛宴。

可还没得行动,就见这大混球咽下口水,再砸吧了几下嘴。

两个嘴皮子一碰,又开始疯狂输出起来。

妖魔们只得强行刹车,忍得青筋直跳,直恨不得开足了马力冲上去亲手掐了这家伙的手机再给他几个大逼兜。

“老大,别等了冲就完了!”身后一只青皮的吉吉国王不争气地流下了口水,眼神贪婪发狠。

“冲屁。”细长如杆的身躯一动不动,话语间满是老道的江湖气:

“老祖宗常言‘神秘令妖长活,曝光使妖死亡’若是爷几个现在就冲上去杀了这虚人,必定要让那妇女发觉了,一旦报了警,警橘可就会转交给戒律司,而如果入了他们的视线,追查起来,我们可都dei死!”

“那该怎么做?”

“自然是要猥琐发育。等这虚人打完电话再行吞噬之道!”

“如此一番,任那妇女如何哭啼,最终也想不出有什么怪异之处,不过只能挂上一‘失踪’尔。”

“纵然有能人相助,查到是我等高贵存在出手,可等天一亮,各种气味纷纷杂杂,即使是嗅觉最灵敏的啸月神犬,也绝不可能轻易发现我们!”

老妖说的慢条斯理,褶褶皱皱的橘脸上夹满了经验,自觉自己一言一语尽是人生之精华。

他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来,准备迎接这群弱智小弟们敬佩服从的目光。

“妖要在江湖漂,这水可太深了,以后多跟我……”

老妖的话戛然而止,他下意识瞪大了眼睛。

一道剑光在他面前划过,明亮如镜凌冽如冰。

夜,忽然安静了许多。

那厢,打完电话的男人忽然感叹了一声“怎么一下子暖和好多”。

又默默加快脚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吱呀——”

一脚迈入房门,原本挺拔的腰肢就仿佛有了自己的脾气般瞬间折了一半,白发男人像只丧尸,用比加班男更夸张的姿势,颤巍巍地行走着。

“饿,饿……”他叫魂一样的声音在这间狭小的房间传播开来。

“欢迎回家。”

右手边的门被推开,一个灰发褐眸的犬耳少年走了出来,他穿着一点也不花俏的纯色黑睡衣,戴着极正经的黑框眼镜,手里端着正冒着热气的菜。

两只毛茸茸的灰色尖耳支楞着,面上却一丝不苟。

“先去洗澡,”他熟练的一个闪身避过白发饿鬼,语气中带着暴躁“血的味道太重了!”

“啧,再过一会儿我的胃酸可就要把肠胃给腐蚀了喂!”男人愤愤地反驳。

“那就多喝一些洗澡水中和一下。”少年毫不退让。

热气在房间里氤氲开,水雾模糊了镜面。

穿着睡衣的男人身体前屈趴在桌上,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饭菜,脸蛋一鼓一鼓。

“小且的搜艺越来越好喽。”他捂住侧脸,一脸幸福。

少年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把吹风机,语气毫无波澜:

“一直吃免费餐的家伙终于不再挑三拣四,真是让我感恩戴德啊。”

苟且挑起杨瑾的一缕长发,由上到下仔细吹着,吹风机嗡嗡作响。

“嘛,严师出高徒。虽然在下不是授课的老师而只是个高品位且善良爱助人为乐的食客……”

“但正是有了我!小且你的厨艺才会不断地提升啊哈哈哈!”

男人把头往后仰了仰,甚至还挑起了嘴角,像是被自己的胡言乱语说服了一样,开始诚心实意地得意起来。

只有遭遇挫折才会有所成长,自己真是为了更优秀的小且煞费苦心啊!

“……”

这就是你嘲笑我做了几个小时的蛋糕模样长的像屎的理由吗?!!

青筋,在苟且白净的脸上凸起。

他深吸一口气,暗道不该和这个自恋狂说这些,又假装心平气和的转移话题。

“戒律司又给你安排戮首任务了?”

“嗯哼,”他脸上风轻云淡,不仅一点也不在乎,还可以反过来调侃自己

“毕竟是好用的打工人,换作我是老板,我也会毫不犹豫去使用的。”

“啊,”他装模作样的感叹:“没有办法,我就是那么强大~”

苟且扯了扯嘴角,放下已经被吹干的长发,心里真想头也不回地扭头就走。

可现实是,他把吹风机放到原位,将连接线都规规整整的绕好后,又马不停蹄收拾起饭桌子来。

“碗我给你刷,下次再有凌晨任务就直接推了或者转交给我。”

一说到时间,少年张了张嘴,诡异地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再次强调道。

“早睡早起,充足睡眠。”

……

身后的干饭男安静如鸡。

万物有灵,灵聚为异。

每一个生命体,即使微小如蚍蜉,身体内部也蕴藏着灵力。

而一旦到了某个临界点,生命体就会发生“变化”,动植物可化为妖,人类可修仙,“变化”后的个体都会领悟自己的独属天赋异能,并可以自主支配体内的“力量”。

除此之外,另有幻想异种,统称为魔。

魔,来源于人内心的执念与黑暗。怨念集聚之处灵力自然粘附,足够多的灵力就可以使“情绪”生出灵智,长出躯体,成为作恶一方的阴影怪物。

而为了避免群众恐慌产生更多的魔,各大zf不约而同选择了封锁消息,签订全球契约,建立起表里世界。

在冲国,里世界由官方性质的非自然情况处理局(又名“天庭组织”)全权管理。

而给杨瑾派遣任务的戒律司,则是隶属于“天庭组织”,负责刑事侦查的“特别警橘”。

早上五点半,乐哉洞府

“又赢啦,主人好厉害!”

粉发绿眼的女孩欢呼雀跃着,处处透着神圣与尊贵的魔法杖被扬起一道优美的弧度:

“啦啦露露为您骄傲(*▽*)♪”

一推门就听到这声音的苟且眉头一跳。

扭头看去,果不其然,一坨灰色的不明物体正坐在沙发上,手执游戏机玩得不亦乐乎。

不必更换装备,直接进入下一关。

“乒、吼、哈”打击感极强的游戏散发出华美的光效,完全吸引了小灰杨的注意力。

嗯?

哼!

苟且大步走了过去,熟练地扒开灰色的被子,揪起男人苍白色的头发一个用力向下。

“嗷嗯”猝不及防的疼痛让杨瑾下意识喊出了声,但当他看到苟且的表情时,男人又格外慎重的把声音压了下去。

杨瑾:不、不妙!

他下意识想去看钟。

苟且已经提前拿捏了他,一只手勒住脖子,一只手伸出去扒杨某人的眼脸,一眼就发现了几根“不该存在”的红血丝。

“这是通宵了一夜吧。”他阴恻恻的,少年的身体里名叫母亲的气场全开。

杨瑾不自主地抖了抖。

风紧扯呼!

杨瑾的表情骤然变得“智慧”,他空瞪着两只大眼,神色迷茫,自言自语: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睡觉吗,难道是梦游?”

边说边往侧边一倒,准备顺理成章躺在沙发上。

苟且摆了摆手,一把沉甸甸的狼牙棒陡然出现。

他友善的把它正放在杨瑾预备躺下的位置上。

嘶——

正在睡倒的身体直挺挺的在半空僵住,杨瑾只好坐直了身子。

苟且恶狠狠的看着他,就像大灰狼看他的大胖猪崽子:“当场可是你口口声声说会听我的话,我才允许你搬进我的房子的。”

“紧接着你就连续通宵一个周?!”

杨瑾:……QAQ原来已经过去一个周了吗?!!

(瑟瑟发抖)

不过,就像每个小学生都会写的作文那样,在危机时刻,总会有名人名言响彻在脑海给人新的启迪。

这次应该也是一样吧。

快试试看能不能摆脱现在这个局面。

拜托了,(虔诚)

突然。

“稳住,我们能赢。”

某个塔防游戏里的话恰到好处的在他心中闪现,他努力平静下来。

呼——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心中的小人流着瀑布泪到处撒欢。

可恶,如果不是被当场捉奸的话他还有一堆已经预备好了的鬼话!

绝对不要被养老干部妈妈桑说教,一旦开始了的话,一上午的美好时光绝对都会被啰嗦恶魔白白吞噬掉的!

绝对不要!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可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

他开始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两眼睁大,下巴微敛,无辜又乖巧地盯着苟且。

“盯……(๑•́ ₃ •̀๑)”

“又来这招?!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

“盯……(。•́︿•̀。)”

“呃……”

“盯……(๑╹ω╹๑)”

“下、下不为例!”

想了想,他还是一身黑气、凶神恶煞地揪起男人的衣领,吱嘎吱嘎地磨牙:

“不会再有下次了,你自己什么身体状况自己还不明白吗!”

其实明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不能说。

仅仅是个善意的谎言噢。

苟且又忍不住说了几句,杨瑾便飘着眼睛开始摸起了自己的肚子。

等到男妈妈小且起身去厨房做饭,无赖的大人心知事情已经结束。

重新一个虎扑,拾起游戏机,在睥睨的眼神下安装了一个坚决认错死不悔改的笑容。

下不为例,他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面子?宅勇不需要面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3:25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