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欢谢昀堔(相爱相杀从被天雷劈开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墨欢谢昀堔)相爱相杀从被天雷劈开始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墨欢谢昀堔)

古代言情小说《相爱相杀从被天雷劈开始》,主角分别是墨欢谢昀堔,作者“浓香美酒”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快!碎片在他的胸膛处,千万不要弄死他!”出乎意料的,事情格外顺利,墨欢等人成功从骨架人身上得到了碎片墨欢扯掉骨架人头顶的斗篷,一颗头骨的眼眶处冒着两团红光他打算拧掉骨架人的头骨,看看他是否会原地复活墨欢将手放在了骨架人的头顶上,只见他骨头蓦地发生柔和的白光,然后带着墨欢瞬间消失在牢笼里见捆绑骨架人的角落空了,众人一阵沉默,纷纷都看向了谢昀堔心想:墨欢不会要被干掉吧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热门小说《相爱相杀从被天雷劈开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墨欢谢昀堔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浓香美酒”,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墨欢淡漠的看着天边,不咸不淡的陈述这事实:“可你依旧背叛了他。”“属下没有背叛教主,也永远不会背叛教主,只是事态如此,百年斗转星移,灵气都匮乏无烟,属下可以死,但教主不能死。若此番能为教主谋得一线生机,秋铭庆万死不辞。”“你知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第6章 我爱你,辛佑 试读章节

这是墨欢到魔教以来第二次见秋铭庆,看着秋铭庆,墨欢知道时间到了。

谢昀堔应该是被绊住了脚,墨欢淡然一笑,跟着秋铭庆一步步走到了魔教众人眼前。

相隔百年,魔教不知道注入了多少新鲜血液,一眼望去皆是陌生的面孔。

“左护法骗了许之言,不怕他生气吗?你对他也不再衷心了?”

“属下对教主自然忠心耿耿,公子也是属下尊敬的人,若可以……属下也不想这么做。”

墨欢淡漠的看着天边,不咸不淡的陈述这事实:“可你依旧背叛了他。”

“属下没有背叛教主,也永远不会背叛教主,只是事态如此,百年斗转星移,灵气都匮乏无烟,属下可以死,但教主不能死。若此番能为教主谋得一线生机,秋铭庆万死不辞。”

“你知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属下知道,所以不得不得罪公子……”

“护法?何必跟他磨磨唧唧,为不徒生波澜,我等必须赶在教主回来前拿到那法器。”

是的,谢昀堔被骗出了魔教。自从那夜过后,谢昀堔怕辛佑不明所以的从他的眼前消失,所以为了稳固墨欢的灵魂,他不停奔波,只为了能给墨欢找到一个完美的躯壳。

他也曾动过夺舍的想法,奈何墨欢不为所动,谢昀堔以为墨欢瞧不上别人的身体,打算给他弄个全新的。

这不,听到秋铭庆说有遗迹出现,不管真假,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墨欢似笑非笑的道:“你们以为,许之言会毫无准备的放任我独自留在魔教中?”

谢昀堔恨不得将墨欢挂在他的裤腰带上,就算离开,也必定留下了后手。

秋铭庆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抿着唇没有回话。谢昀堔离开前,特意交代他护着墨欢,除了这个他还真不知道,谢昀堔给墨欢留下什么样的保命手段。

“秋铭庆,你我也算熟人了,不若来打个赌吧,看看是许之言先赶回来,还是你先取得我的空间镜。

人都是有私欲的,我知道你很想活下去,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若是赢了,我以灵魂赐你永生如何?”

“永生?呵,谁人能得永生?”

“我既然说出来,那便是能做到的。你若是输了,大抵不过被许之言大卸八块,能死在所忠之人手里,也全了你与他主仆情谊不是。”

天寒地冻中,空间镜受到主人的召唤,蓦地出现在了墨欢的身旁,墨欢笑望着秋铭庆,一手伸进了空间镜内。

*

太阳穴好似被人用钢针下了一下,谢昀堔不由得皱起眉头,他抿着唇,咽下口中血液,那是留在墨欢身上的一道神识。

意识到这,心没由一阵兵荒马乱。

谢昀堔赶回来,入眼的是众人对墨欢的围剿。

他知道手下有不少人蠢蠢欲动,那门派修士也暗流汹涌,也有想到双方联手的场面,他做了不少防备,可看见这一幕,他依旧忍不住心惊肉跳。

他急迫的搜寻着那人的身影,终于是在重重的包围圈中找到了那一抹红色。

今日的墨欢没有躲,他从空间镜中取走了大半灵力,面对所有人的攻击,他强硬的接了下来。

身上也受了不少伤,只不过他的伤不会流血,只是让那混实的身体变得透明而已。

谢昀堔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脑海中轰鸣作响。

墨欢背靠着空间镜,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谢昀堔,虚弱的扯了扯唇角,看向秋铭庆,无声的说:你输了。

谢昀堔接下秋铭庆的攻击,顺手将秋铭庆丢了出去,那狠辣的出手,让不少人心惊胆颤。

转过身时,一切的狠然都消失不见,留下的是忐忑与自责,声音有几分哽咽:“辛佑……”

他想要触碰眼前的人,可手指穿过了墨欢的身体,他什么都没有碰到。

谢昀堔红了眼眶,无助的眼神夹杂着些许的期盼:“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救你,辛佑,你告诉我……”

墨欢面无表情的看着谢昀堔,说着蛊惑人心的话:“所有人都想要空间镜,你不想要空间镜吗?只要我死了,它就是无主之物,拿到空间镜,这方天地你想去哪儿便可以去哪儿……”

“不,我不要空间镜,我只要你,我哪儿也不去,我只想永远呆在你的身边,辛佑,我不要你死……”

死之一字,比之泰山重,压得他喘不过气。

那整天嚷嚷着成为强者的小孩,步步艰辛,未掉过一滴泪,从未气馁过,如今成了人人口中的强者,却哭红了眼睛,放低了姿态,卑微到了尘埃,只为求得那人,跟在那人身边。

可惜,世间有一个词,叫做‘世事无常’,哪怕你愿意放弃一切,也不见得能得偿所愿。

墨欢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他继续的说道:“这片白茫茫的天空已经很久了吧,你不想见见太阳?拿到空间镜,你可以驱散一切阴霾。太阳会重新洒下来,冰雪会在阳光的照射下融化,万物会焕发生机,会有花草从地里长出来,会有灵宠魔兽重新出现,你可以拥有欣欣向荣的修真界,就像过去那样……”

谢昀堔摇着头:“不……”

“不好吗?”

那样的世界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的,可是对谢昀堔来说,没有墨欢的世界,一切都没有意义。

可是,胳膊是无法拧过大腿的,有些时候,一个不被承认的言论不是言论。

此刻,众人再次卯足了劲,他们不在畏惧眼前的魔教教主,亦然拿起了手中的武器,直冲两人而来。

战乱一触即发,为了不让人碰到墨欢,谢昀堔奋起搏杀。

那黑一色的衣袍猎猎生风,为了护着墨欢,他的身上被划开了一道道口子,殷红的血顺着他的伤口渗出。

墨欢看着那不顾一切的人,克制的眸子有了变化,荡起了涟漪,心中对他为数不多的恨,在此刻也得到了湮灭。

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或许天意如此吧。

白茫茫的天空无端响起了雷鸣,空间镜暴动,在半空中不停转动着。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无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谢昀堔疯了一般的朝着墨欢扑过去:“不要——”

他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墨欢透明的身影变得空无,消失在了谢昀堔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他碰不到他的辛佑,也看不见他的辛佑。

“嘭!”

半空中的空间镜也在主人魂飞魄散的一瞬间爆炸了,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掩盖了许之言声嘶力竭的绝望。

“不要抛下我!哥哥!!”

“不要——”

空间镜碎片四散掉落,庞大的灵力冲开了笼罩天空的白雾,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这个世界上最深入骨髓的悲痛,不是他死的时候,而是他死之后,留下无穷无尽的孤独。

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上,许之言只是觉得好冷,这刻骨铭心的痛他有幸体会过一次,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又体会了一次。

他以为是失而复得瑰宝,是命里安排的重逢,可现实给了他沉重一击,告诉他什么是悔不当初。

他真的知道错了……

可为什么拼尽了全力,依旧无法留下他。

辛佑消失在世间后,墨欢也从辛佑的人生轨迹中苏醒了过来,只不过直接被弹出了浮生若梦。

幽秦山依旧空空荡荡,除了榻上一袭红衣的许之言,就只有站在寝殿中的墨欢。

辛佑的情愫仿佛还没完全消散,墨欢看着榻上的许之言,不免为两人感到遗憾。

墨欢在浮生若梦中,自然而然的继承了辛佑的所有记忆。

辛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一个名为现代的世界,因为飙车来到这里,附身于南妗皇朝镇国公二公子身上。

因为灵魂误打误撞闯入,摄取了天道气运,契约了空间镜,还得到了一株神级药草。

辛佑从空间镜中看到了许之言的一生,许之言从小被父母抛弃,流落街头,早早就识得人心险恶,看得人间冷暖,他遇到的一切都是恶,无人对他施以援手。

因为偶然的因素,许之言被卷入了一个秘境,得到了一个传承,从此开启了他命运的逆转。只是许之言不信人,一心想要变强,最后成为人人攻击的魔头。

辛佑刚到这里,认识到这个带着梦幻色彩的世界,也中二的想要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传奇,于是他收留了许之言,原本是想收在身边,做自己左膀右臂的。

只是在不断的相处中,辛佑将一颗心丢到了许之言的身上。

辛佑死后,因为恨,空间镜将他的神魂吸入了其中,用整个修真界的灵力来为他塑形,所以修真界灵力匮乏。

而又因为他吃了神草的缘故,他若恨世界,神级的良药也变成了毒药,化作了诅咒,顺着他的血液流传了出去,整个修真界腐烂之气萦绕。

然而,辛佑对许之言的恨化作了许之言身上一张张人面疫。

人面疫的挣扎也是辛佑的挣扎,他对许之言爱恨交织,想要抽身离去,又斩不断羁绊。

对于这一切,辛佑都知道,他也在等待着一个机会和自己和解,所以辛佑释怀的时候,也就是魂飞魄散之际。

辛佑了解许之言,他知道自己烟消云散后,他必定会对秋铭庆他们下手。

秋铭庆对许之言的衷心,辛佑看在眼里,就像秋铭庆说的那般,若不是情况不得已为之,所以离开之际辛佑赐给了秋铭庆‘永生’。

是惩戒也是一种保护吧,他不想自己离开后,连一个保护许之言的人都没有。

墨欢触及许之言眉心的朱砂,不由想起谢昀堔,浮生若梦中的谢昀堔是许之言的映照,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

想着自己绑在谢昀堔身上的双链缚,墨欢迟疑片刻,最终没解开。

浮生若梦之中,谢昀堔跟随着许之言的脚步,看着撕心裂肺的许之言满手是血的拼凑着空间镜的碎片,企图能修复空间镜,去寻找他那心上之人。

空间镜不是一般的神器,想要修复谈何容易。

他走遍了大江南北,什么法子都用尽了,可碎片依旧是碎片,哪怕他寻回了所以空间镜碎片,依旧无法修复。

谢昀堔看着眼前的人,自从辛佑消失后,他就和许之言彻底分开了,许之言是许之言,谢昀堔是谢昀堔,不知是什么原因,谢昀堔没有被弹出浮生若梦,而是像幽灵一样跟在许之言的身后。

浮生若梦中的所有人都看不见谢昀堔,只有一个许之言能看见他。

他像一个旁观者,看着许之言在失去辛佑后的痛哭涕流,悲痛欲绝,一个从眼含希望到后面的孤独空洞。

看着他,每天夜晚独自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忏悔,看着他流着泪画着辛佑的画像,看着他一遍遍书写着辛佑的名字,看着他发疯的去寻找那个人存在的痕迹……

如饮鸩止渴。

他低垂着头,抚摸着画像中那人的脸,好似能透过那画像触碰到那人一般,痴迷的,悲伤的。

“你……若时光回溯,再给你一次机,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谢昀堔站在许之言的对面,问道,原本也没指望他能回答,没想到许之言竟然抬起了头。

“时光回溯?那又如何。”说着,那狭长的眸中隐有泪光:“魂飞魄散之人,不会有来生也不曾有前世,一切都一切都会随着他的消失灰飞烟灭。若时光回溯……”天道会抹除那人存在的一切痕迹,我连记得他的权利都没有……

许之言说着,视线又不由自主的落到画像上,唇角是苦涩的笑:“我不想去一个没有他的世界,这里至少有他存在过的痕迹,这里至少有他留下的东西,这里至少我记得……”

谢昀堔抿着唇没有说话,辛佑消失后,他虽然跟在许之言身后,没有体会到那失去辛佑的痛。但辛佑死时,那百年的痛他又何尝不清楚。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过,直到有下属来报,说秋铭庆求见。

“不见。”

话说这秋铭庆也是很惨,当初被许之言折磨魂不附体,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弄不死,也就被许之言赶了出去,流浪在幽秦山山脚。

时不时回来求见一次,不过许之言从未再见过他。

不过这次,秋铭庆显然是有备而来,凭借那不死身躯硬是闯到了许之言跟前。

让谢昀堔诧异的是,秋铭庆不是浮生若梦里的秋铭庆,而去外面闯进来的骨架人秋铭庆。

他身上萦绕这那熟悉的腐烂之气,黑色衣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他掀开斗篷,跪在了许之言的跟前,眼眶处的两团红光幽幽亮着。

他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后,爬起来抓着许之言的画笔,稀稀疏疏的开始写。

谢昀堔凑过去,秋铭庆说的浮生若梦即将破碎,希望许之言尽快出去。

许之言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看着秋铭庆手足无措的模样,谢昀堔难得的开口解释。

“你燃烧自己的神魂精血以及修为铸造了浮生若梦,如今已经过去上万年了,你的修为散尽,神魂也快要消散了,秋铭庆为了不让你消失,抓了修真界的修士,用修士的修为灵魂来蓄力浮生若梦,现在蓄力没了,若不快速离开,你会永远消失的。”

仿佛为了印证谢昀堔的话。整个浮生若梦竟然晃动了起来,显然一副快要坍塌的迹象。

听闻,许之言竟然笑了:“已经过了上万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说着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我早就该死了,竟然又苟且偷生了这么多年。你们走吧,不用理会我……”

这样也好,没有你的世界真的太痛苦了,辛佑。

秋铭庆见此,急得上去抓许之言,可是却被许之言轻轻一推,将其推开。浮生若梦之中,他象征着一切,哪怕如今一缕神魂,依旧让人无法靠近。

“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们。”说着,许之言便拿起桌上的画像,转过了身。

秋铭庆看着这一幕,低下了头,慢慢退出了书房,站在了书房门口。一如曾经的无数个昼夜,他忠心耿耿的守在许之言的书房前。

“千古即是一瞬,万物皆为虚望,何不就此放下?他选择魂飞魄散还人间清灵,未必是让你固执己见,画地为牢。”

“放下?呵呵呵……若是有一天,你也像我一样痛失所爱时,你看看你能否放下。本君放不下,也不想放下。”

我这一生,少时求强,探不明真心,到头来所求若念不过是一个辛佑罢了。

“今生,强者与辛佑,本君选错了。那你呢?如果是你,你该怎么选?”

“本座不是你。”

“也对,你不是本君……”可又甚似本君。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苦,不见得谁比谁轻松。

“出去吧,希望你能选对,不要像本君,落到个求而不得的下场。”

谢昀堔眉头微蹙,直觉这不是什么好话。

浮生若梦晃动得厉害,将谢昀堔送出去后,许之言充满爱意的目光落到了画像上。画像中的人一袭红衣,肆意张扬。

他俯下身,轻轻吻上画像之人的唇。

神魂消散,那画像掉到了地上,一滴眼泪落在了上面……

我爱你,辛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3:03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