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妻主驾到,众夫闪开(武清水玉琼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武清水玉琼斯)女尊:妻主驾到,众夫闪开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女尊:妻主驾到,众夫闪开)

小说《女尊:妻主驾到,众夫闪开》是作者“玉琼斯”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武清水玉琼斯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余小景眨巴着水汪汪的蓝眼睛,腹诽到:“三哥哥这样就不是好孩子咯”武清水满脸黑线,却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毕竟她的手腕快断了裴川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放开了武清水的手腕“斯哈——”武清水手腕都没知觉了,疼的直搓手躺着的方砚章已经被吓得坐起来了,此刻捧着武清水的手腕,心疼的掉眼泪妻主肯定要吓坏了“妻主,是不是特别疼,这可怎么好…”出乎意料,妻主像往常一样没有哭也没有一言不发的躲起来“你…我…

《女尊:妻主驾到,众夫闪开》是由作者“玉琼斯”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锐利的目光扫过去,武清水抬腿又是一脚。这垃圾人话好多啊,真吵。这脚直接踹在武大的脸上,给她的脸结结实实印了个黑脚印。武清水松开绛烛的软腰,走到武大面前,淡道:“武大,你左腿废了,难道还想废右腿?”武大此刻疼得目眦欲裂,她心里纳闷怎么武清水突然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能一脚踹断她的腿…

第10章 缠绵一吻 试读章节

武清水轻轻一笑,欣然点头。

她依然搂着绛烛的素腰,神情自若,仿佛刚刚踹断武大左腿的人不是她。

两人的浓情蜜意被武大的叫喊声打断。

“哎呦!你这个不要脸的怂货,居然…居然敢!”武大还瘫在地上,嘴里依然叫骂着。

锐利的目光扫过去,武清水抬腿又是一脚。

这垃圾人话好多啊,真吵。

这脚直接踹在武大的脸上,给她的脸结结实实印了个黑脚印。

武清水松开绛烛的软腰,走到武大面前,淡道:“武大,你左腿废了,难道还想废右腿?”

武大此刻疼得目眦欲裂,她心里纳闷怎么武清水突然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能一脚踹断她的腿。

她心里想报复,可是她分明看到武清水手里攥着几枚银针。

那银针闪着冷冽的寒气,十分渗人。

听人说厉害的大夫一针便能杀人于无形,而她觉得武清水又不会医术,她怕被扎死,所以她怂了。

武大咬牙切齿:“武狗……武清水,我今天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和你在这掰扯了!老娘先走一步!”

她左腿疼得钻心,一肚子的怨气,艰难地爬起来拖着自己的废腿,一瘸一拐的跑了。

看她跟老鼠似的灰溜溜跑走了,武清水转身看向绛烛。

那混蛋还没给绛烛道歉,下次碰到她,一并补上。

绛烛见武大跑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看见武清水看他,俏脸上勾起一抹微笑。

“下次她再无理,一定打断她的右腿。”武清水攥起拳头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绛烛抬起媚眼,拉丝似的瞅了眼她:“嗯哼哼,妻主威武。”

他穿的单薄,一身紫衣虽然破旧却尽显风情,眼梢微红,微微上挑,尤其是那颗朱砂痣,看的人心痒痒。

武清水暗吸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躁动。

这大白天的,她可不能犯罪啊!

而且他们还不了解自己,总不能糊里糊涂的就睡了。

克制住自己,武清水揉了揉绛烛的墨发,帮他将衣服包裹和炭一起搬进院里。

那几个剩下的伙计刚刚都被武清水吓傻了,直到武清水搬完东西出来,那个瘦伙计才开口。

“女君,这…这粮食我们给您搬到厨房去吧。”

事情和她们无关,她能帮着说两句武清水已经很感谢了,就原主那人缘她也没指望什么。

“嗯,放厨房就行,小心别打了瓷盘。”

嘱咐完,那几个女伙计就开始搬东西,武清水东西买的多,搬了不少时间。

都搬完之后,厨房变窄了不少。

“妻主,这些都是泥买的?唔们家是不是发财了。”余小景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

“算是吧,反正不会穷的吃不上饭了。”武清水将瓷碗瓷盘整齐的摆在桌上,“这是新买的盘子和碗,别用那些豁了口的碗了,再把嘴划破了。”

余小景激动地点点头:“嗯嗯!”

“哎——好痛。”糯糯的吃痛声从厨房外面传进来。

武清水急忙跑出去,发现是方砚章被炭盆划破了手指。

“砚章,你放下,我来弄。”

“对不起…妻主…我真没用……”

方砚章蹲在地上,声音带着颤抖,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他真的是好没用,妻主都改变了很多了,他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没有一点正君模样。

现在连个换个炭都能割破手,净给妻主添麻烦。

武清水将他扶起来:“砚章,你身子弱,每天绣荷包已经很累了,这些杂活我来做。”

方砚章蹙着眉,苍白的脸上看着有些病态,更多的是让武清水心疼。

“妻主…我想留在您身边可是……”

武清水看他这模样,就知道她这个大夫郎肯定又脑补了一出大戏,她得想个办法治治他。

“我先给你包扎一下,跟我到屋里来。”

方砚章不会拒绝,只能跟着武清水进屋。

武清水先把炭盆点燃摆在屋里,这样屋里会暖和一点。

不过,屋里没座位,他俩只能坐在床榻上包扎伤口。

用袖子掩着从空间里拿出纱布和碘酒,武清水给他细细消了毒,最后用纱布缠了两圈。

方砚章不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药是妻主从哪变出来的,但是他听话,乖乖等包扎完才问。

“妻主,这是什么药,我怎么从没见过。”

武清水轻轻给纱布打个结,然后将东西塞回袖子里:“我独家研制的跌打损伤药酒,促进伤口愈合,杀菌消炎。”

看着滔滔不绝的武清水,方砚章将眉头舒展开,心里感叹妻主真厉害,现在什么都会了。

他见武清水坐的离自己特别近,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抬起屁-股往旁边挪了挪位置。

他越来越配不上妻主了,妻主现在既能干又会讲话,还给家里买了那么多粮食,那银骨炭他们很久没用了,这样的好东西,却被他给糟蹋了几个,妻主得多难过呀。

武清水感觉到他往另一边挪,伸出胳膊直接将他揽到怀里。

“砚章,你要知道你是很能干的,家里的事情哪样能少了你 ,不要妄自菲薄,答应我好不好。 ”

屋里已经燃了炭,火苗噗呲噗呲的往上窜。

方砚章能感觉到武清水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搔的他耳根子都软了。

“妻…妻主……可章儿喜欢您,您已经变得这么厉害,可我…还是一成不变…”

喜欢?武清水感觉很有意思。

她将头放在方砚章的肩头,嘴唇与他耳垂仅有几毫米的距离:“那么,章儿,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什么时候……

方砚章咬着嘴唇,整个脸红成猴屁-股,他不敢说。

不敢说是今天妻主变了之后,才真正爱上妻主。

“嗯?让我猜猜。”武清水将他抱到怀里,鼻尖对着鼻尖,柔声道:“是不是今天呢?”

武清水感觉自己要抑制不住生理反应了,她想就地办了这个娇夫郎。

可她还得确认下,确认下他是对自己有情还是对原主有情。

“我……”方砚章羞愧的无地自容,闭起眼睛朗声回到:“是!我喜欢今天的妻主,我想要……唔……”

心中一颤,武清水心里某处被触动了一下。

不再忍了!

武清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个翻身将方砚章压在身下,含住他青涩的唇珠。

两片唇瓣相贴,缠绵一吻后。

方砚章脸上通红,不知所措的躺在床上,嘴唇微微张着,甚至鲜嫩粉红的舌尖半伸着。

妻主吻了他,妻主也是喜欢他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2:45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