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被九叔捡回茅山小说(林源源轩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源源轩逸(重生被九叔捡回茅山林源源轩逸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源源轩逸)

书名叫做《重生被九叔捡回茅山》的小说,是作者“源轩逸”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林源源轩逸,内容详情为:“村民们,一年一度的血神祭开始了,咱们村因为血神保佑,年年丰收,盆满钵满,人人身体康健,我们要虔诚的祭祀血神,我们有得这一切都是血神带给我们的!”村长老态龙钟的站在台上,本来应该女儿主持的,结果左等右等还不见回来,只能他亲自上了“血神!”“血神!!”“血神!!!”村民们从最开始小声呼喊,到逐渐统一高声大喊血神的名讳“这帮人真是疯子,也不知道这个血神是何模样,说是祭祀血神,也没看到血神的立像”正…

悬疑惊悚小说《重生被九叔捡回茅山》,由网络作家“源轩逸”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林源源轩逸,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说着,掌门递给林源茅山布袋,继续说道:”你为我茅山真传弟子,代表的是我茅山,咱们不主动招惹是非,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出山谨记不要丢我茅山的脸面,还有我茅山最高宗旨,还记得吗?”“记得,师父,我与罪恶不共戴天”林源一脸正经的回复道。掌门一脸无语的表情,“是正邪搏斗终身,你个小混蛋!”“差不多,差不多啦…

第6章 下山 试读章节

“丹阳,一晃20年过去了,你师兄师姐们都已下山,为师还把你困在茅山,你没有记恨为师吧!”

相比于以前,师父开始明显苍老了些许,因为一直不知道师父的具体岁数,也无法猜测师父剩余寿数,不仅师父的岁数不甚清楚,其余师兄师姐,除三师兄跟蔗姑师姐大致知道几岁,剩余的完全不知道其年岁几何,此为每人机密,非血缘亲属不会告知,要知道茅山派可是最擅长根据生辰八字以及私人毛发下诅咒咒杀对手的。

“师父,怎么会,丹阳清楚师父是为我好,怎会记恨师父”丹阳一脸认真的回复道。

“嗯,为师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心性什么样子,为师非常清楚!”

“如今你已满20岁,且无论境界、法力、法术、杂学都学有所成,相信如今外界只要不自己作死,应该是没什么人能留得下你了”掌门顿了顿。

“正好,为师这里有外门弟子传信,说是碰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向师门求助,希望派遣真传弟子前往查看,你就去一趟吧,处理完之后飞鹤传书告知为师一声,就正式下山闯荡吧,至于驻扎地点,随你自己心意,这是咱们茅山目前控制的区域以及各地茅山产业地点,聚灵阵的布置材料,还有几张为师亲手炼制的五雷符也一并拿去。”

说着,掌门递给林源茅山布袋,继续说道:”你为我茅山真传弟子,代表的是我茅山,咱们不主动招惹是非,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出山谨记不要丢我茅山的脸面,还有我茅山最高宗旨,还记得吗?”

“记得,师父,我与罪恶不共戴天”林源一脸正经的回复道。

掌门一脸无语的表情,“是正邪搏斗终身,你个小混蛋!”

“差不多,差不多啦,师父,那我走了,不用送啦”说完立马拜别师父,转身就跑。

“看来真的憋坏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

林源仅用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收拾好细软,将几套衣服,一些银子,还有平日的积累全部放入茅山道袋,就下山闯荡去了。

“嗯,先去螺山镇谭泉村看看啥情况,早日解决好早日看看现如今的世界跟前世的差别。”

已修炼到筑基境界的陈承,运转法力凭虚御空般的从山上往山下御风飞行,简直不要太舒服,飞天真的是前世完全无法想象的,一路耗费法力飞到山下,找到最近的车马行,租赁了一辆马车,买了一些干粮便一路向螺山镇而去。

马车内,林源拿出师父交给他的外门弟子传书,细看起来,大致了解了一下事情的情况。

根据外门弟子描述,螺山镇谭泉村村民全村无论男女老少白日呈现苍老满身皱纹模样如被吸干精血,夜间全数恢复正常,且此村子几百年一直如此。

本无人理会此怪异,毕竟并没有出现横死以及扩散的事情,仅此村子发生此等邪事。

但无奈该地区军阀头子的表弟听说了这个村子的事情,因本身学医好奇跑去,没过几天居然也变成了此种模样,还跟村子里的村长女儿互相相爱。

于是他给他表哥写了信,表哥亲自去了一趟简直不敢相信,一时慌了手脚,找到茅山驻扎的外门弟子,希望能救救他表弟,并查查这个村子什么情况,外门弟子确认并没有发现什么阴邪之气,也没有发现任何妖邪气息,查了几天依然毫无所获,于是只能求助师门。

“嘶,这倒是奇怪了,正常没有邪门怪异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前世也没听说过什么并能让人白天苍老,晚上回复正常的,得去看看情况”林源想到。

随即翻了翻自己的茅山道袋,此为茅山真传弟子才配拥有的空间法器,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仅有3立方米的空间,一般茅山弟子见到这个道袋就知道对面站着的是茅山正宗真传弟子了。

虽然空间不大,比不上前世小说中的主角动不动就几十上百米,还能升级带灵泉种植啥的,不过放点行李,平日画好的符篆倒是够了,翻了翻,这么多年画符存下来也足够多了,应该够用了。

……

一路走走停停跑了1个多月才赶到目的地,刚进了螺山镇,就去了外门弟子驻扎的米铺。

见米铺修的相当精致,门修的也相当开阔,各种米、米糕、小吃摆满了大堂,内里几个顾客也说笑着跟小厮询问米价。

见林源站在米铺大门口,一小厮拱着手走来,唱了一句问候,“这位老爷,您有什么需要?”

此时林源并没有穿着茅山道服,仅穿着一套粗布灰色短打的开襟衫及裤子,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好,我是茅山丹阳,劳烦通报一下茅山正风”林源对着米铺小厮说道。

“好的,这位道长,烦请入内喝杯茶,我这就去通知!”小厮连忙恭敬的说到。

目前茅山各地酒类、米铺等产业也会雇佣普通人,不然你让一个有法力的修士去卖货也实在大材小用,往往驻扎的外门弟子大部分不会负责打理生意,仅一段时间查查账,看看运营情况,其他营业都有专门雇佣的人员负责,但哪怕寻常小厮,也知道此为茅山产业,听到茅山来的都会非常尊敬。

“丹阳师兄!”不一会内里走出一道袍男子,正是此地驻守外门弟子正风,1米6多的身高,圆脸小眼睛长相平平无奇,一脸微笑的一手托剑指放于胸前,此为茅山正宗弟子见面的礼仪,一般晚辈剑指必须比前辈矮,跟敬酒的规矩差不多。

随意的回了个剑指礼,林源说道:“一路紧赶慢赶不知有没有来晚,现在是什么情况?”

“师兄,先不急,目前没有人命伤亡,一切如故,到是那位军阀焦急如焚,而且……”正风一脸为难的望了望林源。

“师弟有话但说无妨!”

“此处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师兄随我进内院详谈,请……”

说着,便跟着正风入了内院,“去给我师兄准备好房间被褥等生活用品,再让后厨准备些酒菜。”

茅山不禁酒色,除掌门不能娶妻生子以外,此也是为了避免掌门之位变成家族式派系形成家族式门派,最后变成一家的产业,其他弟子没有此方面的限制。

不一会,坐定之后,正风挥挥手屏退了小厮,仅剩他俩之后说道:“师兄有所不知,因军阀张大帅,看我茅山迟迟无法解决,他还通知了其他门派的弟子,现如今谭泉村可并不止我茅山一家修行门派了!”

听到正风如此说,丹阳也一脸不悦,这张大帅此举岂非是在打我茅山的脸,你先通知茅山,然后通知其他正道门派,岂不是在说我茅山无法解决,简直混账。

“这个张大帅什么来头,如此行为简直不把我茅山放眼里!”

“听说原来是土匪头子,纠结了一帮子乱七八糟的混混,用多年抢劫得来的钱托关系买了军火装备,拉起的队伍,这种军阀实在太多,也就控制周别几个镇跟下属村落,收取一定保护费跟村镇的税收,用来养着他的军队,目前投靠的是南方最大的四大军阀之一罗巴子.”

“嗯,来的都有些什么门派的人?”

“多到是不多,就是周边的一些门派,毕竟也就一个小军阀,能认识什么名门大派,要不是我茅山驻扎点在此,他能通知到我茅山弟子都算他厉害了!”

“详细给我说说情况。”

“嗯,这周边最大的门派当属担山派跟神打门了,其余的小家小户不值一提。”

“此两个门派常年互看不顺眼,虽没有爆发什么大的斗争,但能给对方添堵的机会,双方都不会错过,所以两家都派了弟子过来。”

“根据我们的调查,此两家门派原实属为一派,名观神宗,后因派内理念不合,多年越演越烈以至于宗门内爆发大战,死伤惨重,后分为两派,此两派都是修炼观想照见法的。”

“担山一脉观想黄巾力士,一身神力勇猛无铸并有黄巾照影存身施展担山拳法,可伤阴邪;神打门就是修炼的神打,不过他们门派有一关圣帝君骸骨融合的关帝像,经过上百年供奉,已生神异,神打门全数观想关圣帝君,可借关帝像召武圣附身,一手青龙刀法,所向披靡。”

“两派不合原由也在于此,神打门觉得有关帝像在此,宗门内全数修炼关帝神打,整体宗门弟子合力观想参拜关圣帝君,这样关帝像越来越强,宗门整体实力都会提升,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修炼啥黄巾力士,而担山派觉得,若关圣神像一旦丢失,宗门实力直接消减八层,不是明智所为。”

“嗯,都是走的观想武道的路子啊!”林源一脸凝重的说到,这可不好办了,“行吧,既然已经有别派参与,那事情还没解决吗?”

“说来也怪,这两派虽然互看不顺眼,但是做事是没问题的,已经调查了半个月了,却依然毫无所获,目前其他小门小派已经走光了,就剩这两派还在坚持,只是听的其门下弟子说,谭泉村不仅不会有诡异,反而阴邪鬼物根本就无法靠近!”

“哦?这是为何?”林源一脸莫名其妙。

“因为这两派主修观想武道,对于气血感应非常敏感,据他们的弟子说,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谭泉村一股冲天的霸烈气血,不要说妖魔了,但凡有阴邪敢靠近都能被这股庞大的气血之力生生消融的渣都不剩!”

“嗯,此种情况我也是闻所未闻,至少在茅山杂事篇从未记载过类似事件,准备一下,今日舟车劳累,明日带我去看看情况。”

“好的,师兄!”正风答道,“师兄,后厨的酒菜应该已经准备好了,要不一起吃点,今日师兄早些休息,明天上午师弟就带师兄前往谭泉村一探究竟。”

“行,正好也饿了,走吧!”

一顿吃吃喝喝之后,林源被正风带往修习的内院,见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被褥明显换的新的,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师弟客气了”

“师兄一路舟车辛苦,师弟这点东西还是要准备的,那行,就不打扰师兄歇息了,师弟告退了。”

“嗯,师弟去忙吧!”

许是赶路太累,虽然有法力韵身,但精神也比较疲惫了,小厮很有眼力见的烧了一大桶热水,好好泡了一下澡,浑身舒爽的躺床上睡着了,本来他平时已经打坐代替睡眠了,但偶尔也会睡觉放松一下,毕竟躺着比坐着可舒服多了,这一觉只睡的昏天暗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2:17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