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宠爱男明星和神秘人都爱我(安晴景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偏偏宠爱男明星和神秘人都爱我)安晴景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偏偏宠爱男明星和神秘人都爱我)

小说《偏偏宠爱男明星和神秘人都爱我》是作者“晴月有我”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安晴景煜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晴儿,我从来没有如此坚定的确认我的心意,我真的很喜欢你”“所谓的男明星,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粒尘埃,这粒尘埃只想找寻另一粒尘埃,享受平凡的幸福”安晴怔怔的看着他,她能感受到他的真心,她真的沦陷了,刚刚筑起的心墙也在这一刻,轰塌了~“谢谢你,景煜,谢谢你爱我”而他,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深情的吻住她的唇,她的唇莹润甘甜,鼻尖也飘过她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她也不想…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偏偏宠爱男明星和神秘人都爱我》,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安晴景煜,由作者“晴月有我”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自此,林晓真便对芦溪念念不忘,心心念念的想嫁给他,但苦于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近期芦溪来客栈来的勤,这让林晓真燃起了希望,但不久便发现,芦溪是另有所图,这让她苦恼至极,今天跟踪他们到海边,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她要恨死安晴了!是她,夺走了她的爱,她所有的希望!回到客栈,林晓真看什么都不顺眼,小鲸鱼在她身…

第7章 人心险恶 试读章节

就在芦溪深情告白之时,远处山亭后面,一双怨恨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安晴。

她不是别人,是林晓真。

一年前,林晓真的父母闹离婚,她的父亲是一个酒鬼,喝了酒惯耍酒疯,常常对着她们母女拳打脚踢。

某一次,她父亲喝了酒,调戏村里的妇女,被打了个半死,林晓真晚上被妇女的弟弟堵在林间小路,幸亏芦溪经过,救下了无辜的晓真。

自此,林晓真便对芦溪念念不忘,心心念念的想嫁给他,但苦于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近期芦溪来客栈来的勤,这让林晓真燃起了希望,但不久便发现,芦溪是另有所图,这让她苦恼至极,今天跟踪他们到海边,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她要恨死安晴了!是她,夺走了她的爱,她所有的希望!

回到客栈,林晓真看什么都不顺眼,小鲸鱼在她身边凑来凑去,她朝着它的后背就是一棒子,疼的小鲸鱼嗷嗷叫。

景煜在阳台上看到这一幕,心生悲凉,没看出来,这小姑娘心还挺狠。

很快,他的目光被安晴吸引过去,见她急匆匆的在前面走,芦溪低着头,紧紧跟在后头。

安晴见小鲸鱼痛苦的嚎叫着,发现它的后背被打出一条血印,心疼的不行,板着脸抱着它出去了。这期间没跟芦溪说一句话,这让景煜莫名的开心。

林晓真看着芦溪,木木的站在门口,气的不行,拉着他走到没人的地方,“芦溪哥,你跟安晴表白了,对吗?”

芦溪没有说话,捡起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向远处。

鼓了鼓勇气,她接着说:“我觉得她不适合你!”

“你凭什么这么说?!”芦溪像被看穿了,又气又囧。

“芦溪哥,你什么时候变得,什么样的人都上了?”

“你什么意思?”

“实话告诉你,安晴不是个正经人!浪的很!”

“你胡说什么?”芦溪很明显生气了。

“我妈亲眼看到她早上从景先生的房间里跑出来,衣衫凌乱,那还有假?!”

“别说了!!!”芦溪咆哮起来,恨不得把眼前的栅栏撕碎。

“芦溪哥,人不可貌相,你不能只看好看就追,越是好看的相貌,骨子里越是风骚的很。”

“她一来,我就觉得她不是个东西,你真是瞎了眼,看上她那样的玩意。”

……

晚上,安晴抱着小鲸鱼回来了,已经上好了药,她还是很心疼,自己也吃不下饭,陪在它身边,景煜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感动。

这几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是喜欢在阳台“偷窥”别人,男明星的癖好还真特别。

夜里10点,风有些许的凉,景煜起来关窗子,听到楼下有说话的声音,起先没在意,听着听着,像是安晴。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他探出头往外瞅了瞅,芦溪正激烈的很安晴说着什么。

“安晴,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有话就在这里说吧,太晚了,我不想出去。”又来纠缠了,烦透了,真的。

“你不跟我说清楚,这事没完!”

“我跟你说清楚什么?芦溪,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不能三番两次的这样吧?况且,我已经跟你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芦溪上前,不顾安晴的不满,拉着她就走,甚至成了推搡。

“你放开我,芦溪,你想干什么!”

终究娇弱的身子抵不过强壮有力的短平粗。

芦溪狠狠抓着她的胳膊,往远处拖。

景煜见状,心不由得一紧,抓起衣服就去追。

安晴一路被芦溪拖着,疼的紧紧皱着眉头,到了拐角阴暗处,被重重甩到一边。

“你到底想干什么?”安晴愤怒的说。

“我想干什么?安晴,你干的好事!亏我那么喜欢你,你竟然是个骚女人!谁的床都上!”

“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李阿姨早就看到了,第一次见面就能去爬人家的床,你倒是说说,你爬了多少男人的床?”

安晴气的直哆嗦:“跟你有什么关系!”

芦溪眼睛猩红,死死盯着安晴,“既然这么浪,跟我在这立牌坊,要不我也成全你……”说着就向安晴扑过来。

但很快,芦溪就被踹倒在一边,景煜把安晴揽过去,对着芦溪警告:“再打她的主意,小心让你坐牢!”

景煜给安晴披上自己的外衣,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别怕,我带你回去。”

安晴瞬时红了眼眶,哽咽着,一路浑浑噩噩的,但也感受到了那只手带来的温暖和力量。

回到房间,景煜给她热了湿毛巾,慢慢擦拭她的脸,眼周有一点小肿,又检查了她的胳膊,被捏的青一块紫一块。

“疼吗?我轻轻的,再给你涂一点消肿止疼酊。”他给她吹了吹,吹着吹着,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甚至抽泣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是,我没那么娇气。”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只是心疼你,没说出口。

他缓缓的抱住她,希望能减轻一点她的压力,就这样轻轻的拍一拍,不知道为什么,他想把所有的温柔都给她,让她温暖。

“如果想说,我可以做倾听者。”

沉默了许久,她起身,擦了擦眼泪,“一个月前,我被男友和自己的同学扣了一定大绿帽,工作也没了,狗血剧都在我这里上演了。”

“不过,我并不觉得我有多惨啊,来到这里我很开心,我就是来散心,顺便挣点钱啥的。”

“李阿姨,对,是李阿姨,她看到那天我从你房间出来,她就到处乱说,我的清白就这么被一张嘴给毁了,呜……”

“我不是心机婊,不是骚女人,不是到处勾引男人的人!”说着说着,又委屈的不行。

“好了好了,不哭了,你当然不是,你是晴儿大美女,小可爱,有爱心,每天都会温暖别人的小可爱。”

被景煜这么一哄,安晴开心多了,脸上晴雨表变化的还挺快。

景煜哄她睡下,像对待小宝贝一样,扶了扶她的秀发,偷偷的在她的额头上烙了浅浅的一个吻。

这个小宝贝才26岁,花一样的年纪,他已经是36岁的大叔了。大叔配萝莉?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

但他心动了,一发不可收拾。

她会怎么看?会拒绝吗?像拒绝芦溪那样?想到这里,他反而惴惴不安了。

他想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脸颊,不,不能太放肆,抱抱就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43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