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郝浅浅金云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

小说《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是作者“一根芹菜杆”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郝浅浅金云炀,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姐妹两人互相看了看点点头道:“好,浅浅姐”又过了一天,郝浅浅今天没着急,巳时才出门,正巧赶上不少人在小花园练习歌舞,郝浅浅找到了花园旁的一个石凳坐了起来本来郝浅浅正在欣赏这些女子的节目,忽然石桌旁走来了一小行人,几名女子毫不客气的挡住她的视线正当郝浅浅想去和她们理论,旁边又有几个女子站在她身旁又是那个铃兰和芙蓉为首的人!还没等郝浅浅开始说话铃兰就抢先一步,“听张妈妈说郝姑娘刚来这就想选花魁…

热门小说《重生?穿越我竟成了青楼老板娘》是作者“一根芹菜杆”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郝浅浅金云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合看着郝浅浅的执拗不愿再回答:“我累了,今天就讲到这了。”话音刚落,郝浅浅就被请了出去,小斯把郝浅浅带回了厢房。郝浅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想着百合说的话,选花魁……第二天大半天也没有人关注郝浅浅,直到傍晚张妈妈才笑意盈盈的来找她,并叮嘱白英白薇好好梳洗打扮着,随即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就说:“张妈妈我…

第4章 当街被指认小三,幸得一人相助 试读章节

郝浅浅抬了起头认真的问:“那怎么样才能当上花魁。”

百合看这个小妹妹颇为认真冷冷的回答道:“每两年我们会举办一次‘品花大会’,规则很简单参赛者每人上台表演个节目,台下客人们会根据你们的魅力给你们银子,最终谁收到的银子最多谁就是花魁。”

“当然我也得提醒你,这花魁当的可不是那么容易,像芙蓉,铃兰人家资历深的早就认识了一些有钱的达官显贵,在选花魁的时候自然是会帮助她们一些的。”

“那什么时候选呢?我能参加吗?”

“也没多久估计一个月后?至于你能不能参加你得问张妈妈。”

百合看着郝浅浅的执拗不愿再回答:“我累了,今天就讲到这了。”

话音刚落,郝浅浅就被请了出去,小斯把郝浅浅带回了厢房。

郝浅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想着百合说的话,选花魁……

第二天大半天也没有人关注郝浅浅,直到傍晚张妈妈才笑意盈盈的来找她,并叮嘱白英白薇好好梳洗打扮着,随即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就说:“张妈妈我今天刚来月信了,肚子有些痛,现在不太方便洗澡。”

“第一天啊,没事快点洗没有问题的。”

“张妈妈,我真的很疼,你为什么今天一定要啊。”郝浅浅假装肚子疼拧着眉说。

张妈妈嘴咧着老大的说:“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了,咱们那个尚书府的二少爷看上你了!加上你还没有接过客,对你十分满意,让我赶紧把你带过去。”

郝浅浅想: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张妈妈又紧接着笑眯眯的说:“这位二少爷今年也才二十出头,上来就出了五十两,相貌也是不逊色,第一夜与他共度不亏。”

“张妈妈,我听那个百合姐说了过些日子参加那个花魁比赛,选上了就能自己选择客人是吗?”

张妈妈斜眼瞅着郝浅浅:“是啊,但是你别妄想了,你一个新人,过两年有了稳定客人再想着当花魁吧。”

“张妈妈,我要参加,反正也耽误不上20天,我一个新人也没什么名气的不如让我试试。”

“我可以和你签字据,如果我当不上花魁我以后但凭您吩咐,您让我接待谁我都绝对不反抗。”

张妈妈打量着站在面前和她提要求的姑娘。郝浅浅见张妈妈没有说话迅速拿起梨木桌子上的陶瓷茶杯。

“啪。”

郝浅浅拣了一半碎片对着自己的脸说:“如果张妈妈不同意,我就自毁容貌,我相信您必定知道哪个更合算吧。”

张妈妈见郝浅浅这么激动,应了下来,本来这个条件就对她稳赚不亏。

“还有我参赛要准备一些东西,我要出去采买,这汴城基本都是你的人我也跑不了哪去,您要不放心明里暗里多派几个人盯着我。”郝浅浅又补充道。

“好好好,我答应你,别冲动先放下。”张妈妈的脸慢慢温柔起来,赶紧乐呵呵的对郝浅浅说。

郝浅浅:“一言为定,明天我就要准备了。”

“好,我答应你。”

张妈妈也没有再强迫郝浅浅,也想看看她究竟有多大能耐,退了出去。

燃眉之急是解决了,而后怎么能成功当选也是一个难事,郝浅浅决定还是要出门看看这个时代大众的审美风俗,投其所好。

第二天一早郝浅浅就收拾好和张妈妈说好出门,她这下才第一次见识到几百年前中国都城的烟火气。

白薇今天给郝浅浅梳了一个简单的双挂髻尽显少女的灵动,本人很是满意,自己乐呵呵的出去了,可是看到后边四五个小斯在远处还是盯着自己,无奈只能尽力当他们为空气,继续观察这个时代的人。

郝浅浅看着街道上满满当当的商贩乐的合不拢嘴了,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

就正看到一家卖发簪的小铺,好多女人都在这驻足,郝浅浅也停下来看看,正仔细欣赏这个做工呢,突然被拉住了手腕。

“哎呦呦,这不是郝枷吗,怎么又攀上了什么高枝,竟然能逛的起这么高档的铺子。”

郝浅浅闻声看去,正是之前妒忌原主,把原主赶大皇子府中的夫人刘媞。

“你管我呢。”郝浅浅可不和她客气,在21世纪她可都是被人捧着长大的,不想给这个人面子就是不给,说完转身就走。

可是那刘媞却向前一步堵住郝浅浅的路,不让她走。

郝浅浅镇定的说:“让开,否则别怪我跟你好好算算帐。”

刘媞像听了个天大的笑话,捧腹道:“别逗了,郝枷,就你?和我算帐,哈哈哈……”

郝浅浅直接拨开她走了。刘媞对旁边的随从下令:“别让她走了。”

刘媞的随从刚要动,一阵雄厚的男音传入耳朵。

“都住手。”是大皇子宋承德。

郝浅浅看过去,宋承德大步走到刘媞身旁,目光却向自己这里。

郝浅浅也毫不避躲的迎上了他的目光,他虽然谈不上帅气,但是有着一分温柔的气质,更像是一位文人。

“闹够了吗,回府去了。”宋承德擒着刘媞的一只手腕,故意压低声音与刘媞说。

“对不起。”宋承德继有着一丝愧疚的对郝浅浅说。

郝浅浅微微点头,准备离开。

刘媞听到宋承德道歉又扯着嗓子叫道:“怎么难道不是被我说中了,要不你走什么啊,准又不知道勾引哪家的男人了,大家都来看看啊,看看这个贱人,可得仔细小心自家男人被她勾走啊。”

“哎呦,这小姑娘年纪才多大啊,还没出阁吧。”

“真是人不可貌相,长得这么水嫩一姑娘。”……旁边几个妇人指着郝浅浅咒骂道。

郝浅浅惊呆了,身为皇子的正室竟然也这么泼辣,边上围了一大群吃瓜群众,交头接耳的指点着郝浅浅,果然从古至今人们爱看热闹,爱打小三的心也一成不变啊。

宋承德见刘媞这样赶紧让她闭嘴,刘媞也还是忌惮宋承德皇子的身份就没在说了,反正自己要的目的也达到了。

人围着越来越多,郝浅浅正在想怎么突破这个僵局中,一道熟悉的男音传来。

“谁欺负我夫人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06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