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抱紧糙汉老公不撒手(慕怡可沈沛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七零:抱紧糙汉老公不撒手)慕怡可沈沛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七零:抱紧糙汉老公不撒手)

小说叫做《重生七零:抱紧糙汉老公不撒手》,是作者“秋木棉”写的小说,主角是慕怡可沈沛言。本书精彩片段:慕怡可还没到打谷场的时候,就有一双墨眸直勾勾地凝视着慕怡可,仿佛一眼不看人就要消失似的等到慕怡可走到自己面前时,沈沛言将手中的镰刀递给慕怡可:“慕知青,你的工具”慕怡可杏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不过快速被掩盖下去,接过镰刀瞥了沈沛言一眼:“谢谢沛言哥”人没再说话李守财队长开始讲话,慕怡可低下头,丝毫没有让一点声音进入耳朵:什么嘛,都到了处对象这一步骤了,还叫我慕知青,也不说一些话表示一下自己的看…

经典力作《重生七零:抱紧糙汉老公不撒手》,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慕怡可沈沛言,由作者“秋木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王梦丽不屑地说道:“你能证明,我就赔你钱。”“我可没在供销社见过这种东西。”何若南站在知青点门口说道,听说王梦丽在讹慕怡可的东西,李守财赶紧穿上衣服跟着何若南过来。站在何若南旁边的李守财对着院子里喊道:“都吵吵什么呢,王知青你坐在地上干嘛呢,赶紧起来,丢不丢人…

第9章 二十块钱的教训 试读章节

慕怡可举起自己的雪花膏,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你的东西?”

王梦丽不屑地说道:“不是我的还能是你的?我自己在供销社买的,我看你就是想要吧,想要自己买去,把我的还给我。”

慕怡可接着说道:“巧了,我也有一个,不过是在海市买的,我怎么没见过镇上的供销社还有这东西呢?”

王梦丽抡了抡手臂:“你可别唬我,这可是供销社新上的稀罕货,你自己没见识可别拉上别人。别说那没有用的,赶紧把东西还给我,赶紧赔钱。”

慕怡可瞅着王梦丽说道:“这东西要是我的要是我的怎么办?”

想着东西也没写名字,供销社都有,也没人看见,看慕怡可能怎么办。

王梦丽不屑地说道:“你能证明,我就赔你钱。”

“我可没在供销社见过这种东西。”何若南站在知青点门口说道,听说王梦丽在讹慕怡可的东西,李守财赶紧穿上衣服跟着何若南过来。

站在何若南旁边的李守财对着院子里喊道:“都吵吵什么呢,王知青你坐在地上干嘛呢,赶紧起来,丢不丢人。”

王梦丽一脸委屈地站起身,就要扑上李守财身上,李守财忙地后退:“停停停,你就在那说,别离太近。”

这要碰上了,李守财还不知媳妇怎么收拾他呢。

慕怡可抢先说道:“大队长,王梦丽偷了我和何若南的东西,还要讹钱。”

王梦丽指着慕怡可说道:“你放屁,这是我在供销社买的,是你过来抢的。”

众人看清慕怡可手上的东西,男知青都不太懂,但也觉得不是便宜货,女知青都纷纷说道:“我去供销社买东西怎么没看见有这个东西呢?”

大队长昨天给媳妇买雪花膏和香皂的时候也没见到有这东西啊,八成就是王梦丽在这贼喊捉贼呢。李守财顿时冒火:“王知青,供销社根本就没有这东西,你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别丢人了。”

看到所有人都站在慕怡可那边,王梦丽一时慌了神:“慕怡可说是在供销社买的,怎么会没有呢!”

听了王梦丽的话,大家就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王梦丽也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拍拍身上的灰尘:“那就是你的吧,你走吧,不用你赔钱了。”说着就向屋里走去。

慕怡可一把抓住她的手:“拿了东西就想走?道歉、赔钱,否则我就报警,让你尝尝进局子的感受。”

一听慕怡可要报警,王梦丽连忙道了歉:“慕知青,拿了你的东道西是我不对,对不起。”说着就拿出五毛钱递给慕怡可。

看到钱后慕怡可笑道:“五毛钱可不够,我这雪花膏二十块钱,你用过了我不要,你买了她,我就不追究了。”

听到价钱王梦丽大喊道:“二十块!你抢钱呢吧!”

“要么还钱,要么报警,没有余地。”慕怡可决绝地说道。

王梦丽是怕慕怡可报警的,只得从家里给的二十五块中拿出二十块,慕怡可接过钱的时候王梦丽还不撒手,慕怡可看着王梦丽淡定地说道:“报警?”

王梦丽只得讪讪地收回手,抢过慕怡可手上的雪花膏,然后大哭着跑向屋里。

看着事情解决了,李守财也离开了,大伙儿都散了,慕怡可和何若南回到屋里,慕怡可将雪花膏放到何若南手上:“诺,你的,收好。”

何若南看着雪花膏,笑嘻嘻地看着慕怡可。

原本何若南也想买慕怡可的那瓶雪花膏,就上镇上问了一下,发现根本就没有,再想到自己刚说完雪花膏被偷,慕怡可就吧自己的雪花膏放到桌上,就知道了慕怡可要干什么,顿时就更加崇拜慕怡可了。

“慕怡可,你是不是故意讹我的!”王梦丽怒视着慕怡可。

“是又怎样,你有证据吗。”慕怡可说完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只听着王梦丽的大喊,实在太吵。

慕怡可打算后天再去镇上一趟,看看国营饭店有没有什么商机,如果可以的话,等到和沛言哥结婚后再开始做生意,这个年代女性做生意多少会有困难。

吃完饭,慕怡可就在油灯底下看了两个小时的书,收拾好就睡觉了。

第二天,慕怡可起床的时候,就发现王梦丽不在,也没在意,准备吃完早饭上工去。

在打谷场沈沛言依然拿着镰刀等着慕怡可,慕怡可看见角落里的王梦丽,转过头对沈沛言说道:“沛言哥早。”

沈沛言对着慕怡可说道:“小程和小歌很喜欢你的礼物,让我谢谢你,还有昨天的事我听说了,你做的很好,下次直接叫个警察处理就好了,自己别再受伤了。”

慕怡可甜甜地笑着应下,看着身边的小姑娘:单纯的丫头,多多保护她好了。

所谓的上工在慕怡可这里就是坐着看自己对象干活罢了,慕怡可拿起手上的镰刀走到沈沛言身旁,开始干活,不等沈沛言阻止:“我来帮忙一起干活,在不干活我身体就锈住了。”每天喝着灵泉水,让慕怡可浑身的力气没处使,山坡上两人一起并排忙碌着。

远处的李韩英笑着看着两人一会儿就离开了,得想着一天叫可可丫头来家里吃顿饭了。

这时村东的草堆后。

“我就这些钱了,你爱要不要。”

“要要要,钱谁不要。”朱大宝抢过钱数起来。

“怎么才这么点,你打发要饭的呢!”朱大宝甩着手上的两块五毛钱。

“今天晚上八点把她送到这,她的钱到手了会分你一半。”

朱大宝爽快地说道:“成交。”,接着两人分别离去。

朱大宝回到家对着在炕上纳鞋底的朱婆子说道:“娘,你马上就要有媳妇了。”

朱婆子抬头窃喜地问道:“咋,你把那小贱蹄子弄到手了?”

“快了,就今晚八点。”朱大宝舔着舌头道。

然后贴在朱婆子耳边:“娘,今天晚上你就……”。

说完两人对视一笑,朱大宝揣着兜里的两块五毛钱买酒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05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