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

现代言情小说《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由网络作家“用户43940187”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铠暮白姬小萱,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她有三任前男友的事,这天,两人在回家的路上又吵了起来铠暮白能言善辩,得理不饶人,将她骂得体无完肤、百口莫辩之后,拂袖而去几天后,铠暮白在教室通往足球场的路上偶遇她个性刻板的他阴着脸问:“最近去哪了?”其实,这几天他一直都非常在意姬小萱的动向“你问我吗?”她冷傲地反问“这还有别人吗?”“我跟朋友出去玩了”“哪个朋友?”“机车男的朋友”“你不是跟他绝交了吗?”“他的一…

最具实力派作家“用户43940187”又一新作《是谁让爱从指缝间溜走》,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铠暮白姬小萱,小说精彩片段:姬小萱劝慰自己放下防备,与他走的更近了。在她家楼下,她撒娇卖萌,不止一次地说,舍不得离开他。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因为喜欢他,想要时时刻刻跟他粘在一起,直到地老天荒。有几个男同胞能够抵御得住这样的甜言蜜语?她在用独有的痴情、柔情慢慢融化着面前这个,对她半冷半热的男孩,真不愧为情场老手…

第6章 来因去果 试读章节

“信件风波”后,两人算是有过一段共同经历了。铠暮白在整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略显卑贱,满心包容的姬小萱事后却只字未提。她从未向铠暮白倾诉过在老师办公室所受的磨难与折磨,也从没指责过他在应该出现的时候,没有在第一时间像男人一样站出来为她遮风挡雨,这也让他深感内疚。

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真实表现,两个想要在一起的人自愿承担、承受着超出能力范围内的苦难?更何况,除了逃避,一事未做的铠暮白还跟她在一起。

姬小萱劝慰自己放下防备,与他走的更近了。

在她家楼下,她撒娇卖萌,不止一次地说,舍不得离开他。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因为喜欢他,想要时时刻刻跟他粘在一起,直到地老天荒。

有几个男同胞能够抵御得住这样的甜言蜜语?她在用独有的痴情、柔情慢慢融化着面前这个,对她半冷半热的男孩,真不愧为情场老手。

被她全神贯注的爱恋所包围的铠暮白,没有给她想要的回应,还是保持着冷漠的态度,也丝毫未察觉到她的半点心机。

应该说,姬小萱原谅了他在“信件风波”中的无所作为,但凡他还有一点感恩之心,也应该有所回报了,但他并没有更多的改变,还是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

为什么呢?因为铠暮白在与老友苟尚文的前几次通信中,又知道了一个有关姬小萱“过往史”的秘密。

苟尚文认识一个朋友,姓刘,戴个眼镜,也跟姬小萱谈过恋爱。在被老师捡到信件前,铠暮白关切地询问了相关情况。

知道“眼镜仔”确实存在后,还找了一帮猪朋狗友去核实过,确有其人也有其事。

据说,姬小萱还曾跟这家伙一起去过几次风月场所。

铠暮白在书信中又问苟尚文:“还发生了其它事情吗?”

老友回:“不太清楚。”如何惩治一个喜欢猜疑的人,那就是告诉一个事情的开头,不让他知道故事的结尾。

“是两个月前的事吗?”铠暮白记得清清楚楚,姬小萱那次宿醉,放纵自我的事,差点让他现场泪奔。

老友回:“去年。”苟尚文算是铠暮白最要好的发小,情同手足,但心里也没盼着他好,眼红他有异性追求,还劝铠暮白尽快与姬小萱划清界限,避免日后惹祸上身。

铠暮白放心了。姬小萱上次说去夜场玩,第二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遇到的男生应该不是“眼镜仔”。那是不是如她所说,是“机车男”的朋友“隐身男”呢?还是另有其人?铠暮白举一反三,不禁想问。

姬小萱跟“眼镜仔”感情怎么样?他隐晦地提问,向苟尚文求证她与“眼镜仔”有没有亲密接触。

老友答:“听说感情不错,姬小萱还邀请眼镜仔去她家里玩。”

“乖乖,我都没去过她家,这家伙居然抢先一步了。”铠暮白顿生醋意。

探明了事情的来因去果,铠暮白写信向苟尚文申述,已经跟姬小萱发生了肉体关系,还是想挽回颜面,不想在朋友面前跌了身价。他可不是专捡“破鞋”的人,睡了一个让人玩腻了,推过来的女性朋友,他也没吃亏。

一段感情中,当一个人能够带来好处的时候,对方总是充满善意;当一个人不能够带来好处,还影响到对方利益的时候,对方就会充满恶意。

自私自利的铠暮白为了保持自身体面,担心授人以柄,被身边的朋友耻笑,丢车保帅,不惜损毁姬小萱的声誉来维护自己的“光辉”形象,可恨至极。

铠暮白并不容易被人愚弄,也不会轻信传言。他知道,关于姬小萱与“眼镜男”的故事,多少有些捕风捉影,扑朔迷离的细节也经不住推敲,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将意外得知她有个前任男朋友的事搁在了心里。

另外,他心生一计,想通过掌握这个情况来试探姬小萱。要是她主动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么可以原谅。要是不说,就将此事作为“话柄”,两人一决高下的时候拿出来镇住她,一举两得。

于是,杜撰了姬小萱失身于他的信件。

一直处于蒙蔽状态的姬小萱,哪里知道她所喜欢的人竟然是一个暗中布局、居心叵测的人,仍然喜欢着铠暮白。

为了能与她喜欢的人在一起,她经受了来自于老师、父母,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责罚。他没有一丝感激之情也就算了,还对她提出疏远一段时间的事,怀恨在心,一心想利用手中的小道消息,逼迫她露出“庐山真面目”。

此举,铠暮白并非无意而为之。他是典型的天蝎座男孩,从小就控制欲极强,表面上谈笑自若,背地里却想要操控一切。要让他彻底信任一个,已知曾经拥有“理科男”、“机车男”、“黑痣男”、“眼镜仔”等四任前男友,还有一个待确认“隐身男”是否为真实男朋友的女孩,实在太难了。

两人亲密关系逐步恢复后的第三天,他展示阴毒的时机又来了。

在回家的路上,蓄谋已久的铠暮白以“翻旧账”的方式引发了争吵,不明就里的姬小萱头也不回地跳进了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以为自己占理的她,还率先发难,“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上课的时候总是偷看班花,别以为我没看见。”

如果用冰山美人——“班花”当参照物,姬小萱确实不够好看。铠暮白上课时,确实也看了。想要延伸至重点话题的他强词夺理,毫不让步,与其争吵。

一个大男人吵架怎么能输给一个女孩。

错误理解“大男子主义”的定义,让他倍感愤怒,又联想到她的前五任男朋友(包括一个待确认男友),滥情的女孩有什么资格骂他。

铠暮白反驳道:“我都没嫌弃你多姿多彩的恋爱经历,还极有可能跟其他男人睡过,凭什么质问我?”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请你不要血口喷人。”姬小萱被气哭了。

机会来了!

铠暮白最讨厌不敢承认自己过失且承担责任的人。事已至此,还不承认她跟“眼镜男”有过一段情史,还想骗人。

“那个姓刘的前男友是谁?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他。”见她装出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铠暮白更是生气到了极点。

“谣传止于智者……,请你不要相信别人的话……。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姬小萱并不吃惊。

一击即中,看来苟尚文之前向铠暮白透露的信息基本得到了证实。他不想去问为什么她会跟“眼睛仔”谈恋爱,因为他知道答案一成不变,都是“我不懂得拒绝。”

铠暮白气得差点成斗鸡眼,更纳闷姬小萱为什么不向他坦白?非要等到他追问,才像挤牙膏一样,承认事情曾发生过。

最要命的事,她还将来历不明的“眼睛仔”带到过家里。为了寻求真相,铠暮白直截了当地问:“你跟眼镜仔在你家约会的时候,是不是还让他脱你的衣服?”其实,这些虚无缥缈的情景都是道听途说,他就想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以此来判断姬小萱到底是不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女孩。

“胡说八道,根本没有这回事。”

铠暮白不止于此,刨根问底。

不善言辞,本性诚实的姬小萱含糊其词。一个女孩子被恶意造谣中伤,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一架,铠暮白吵赢了,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姬小萱真是太可怜了,男同学下套给她钻,辱骂她,她除了忍受,别无他法。

走到她家楼下时,两个人都还在赌气,谁也不跟谁说话。

在楼道单元门门口,铠暮白突然给她来了个正面拥抱。心想,不能再痛上加痛,欺负一个弱女子了,她所经历的苦难和悲伤已经够多了。既然大家是朋友,就不应该让她在这份友情中受到更多的委屈。

感情之中最可怕的情感就是同情,让两个原先平等的人,在内心深处产生了阶层之分。铠暮白并不具备把握情感的能力,在友情之外动了恻隐之心,怜悯之情。

但“眼睛仔”的事,还是在铠暮白心里形成了一个心结,一时难以解开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稍有不满,铠暮白就提及此事,用言语伤害她。

“你要是跟别的男人睡过,就直接告诉我,不用在这惺惺作态。”

“为什么总想着我跟别人睡过。”

“你不是还约‘眼睛仔’去你家玩吗?”铠暮白对她模棱两可的回答一点也不满意。

“我说过了,没有那种事。”回想起带他去见“黑痣男”的事,害怕他再次提出断绝关系,姬小萱就是不肯将她与“眼睛仔”的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除了‘眼睛仔’,你还邀请过其他男生去你家玩吗?”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相信我。”

“你有那么多前任男朋友,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不要让其他人影响了我们的感情。”姬小萱认为他们早已建立了恋人关系,但铠暮白就是不愿承认她是女朋友。

“我希望我未来的女朋友是个干净的女孩。”

“你干净吗?你没谈过恋爱吗?”

“我是男生,这事有可比性吗?”

“我以前就解释过了,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现在说出来,可以既往不咎。”她都把别的男孩带回家里了,却只让铠暮白送她到家门口,这实在是莫大的信任。

“一定要有点事瞒着你,才满意吗?”

“给个准话,别绕弯子。”

“准话,就是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多情。”

“没有四处留情的历史,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任前男友呢?”

“铠暮白,你真不要脸。是谁说喜欢我,现在又怪我有几任前男友。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说过喜欢你了吗?是你倒贴过来追求我的。”

“在我家楼下时候,你可没这么说。”

“你的初吻给了谁?机车男还是隐身男…?还好意思说这些事。我都不想旧事重提了,你还往枪口上撞。”

“你……。”姬小萱哭了。

吵架的结果就是各走各的,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让女孩子占据优势,压着自己。

铠暮白也确实是个狠人,不愿与多情的姬小萱纠缠不清,再次恼羞成怒地离开了她,将哭泣的她独自一人扔在了空旷的足球场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2:54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