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男挖心后,她继承了恐怖花园全文(祁俊尼桑二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祁俊尼桑二世)被渣男挖心后,她继承了恐怖花园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被渣男挖心后,她继承了恐怖花园)

无删减版本的悬疑惊悚《被渣男挖心后,她继承了恐怖花园》,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画皮娘娘,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祁俊尼桑二世。简要概述:何太太以前不去公司,没见过宝螺本人但她见过宝螺的照片宝螺不过是兰心的心脏库本来人死了的,现在却活生生,出现在何太太面前何太太本因女儿兰心去世,悲伤过度现在又目睹宝螺归来,一时惊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太太!”何家人冲上来给何太太掐人中何总就在不远处陪客人,听到这边的动静就扔掉酒杯冲过来“怎么回事?”何总刚问,就见到活生生的宝螺何总张大嘴巴,“你!”说完就捂着心口,倒了下来“何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被渣男挖心后,她继承了恐怖花园》,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天天在镜子里出现吓唬他们,不是朝他们泼血,就是身体四分五裂地躺在他们被窝里。全家都被害的神经衰弱了。后来还是有大师指点了秦妈妈。那脏东西是有力量范围的,离开不了京市…

第30章 试读章节

秦妈妈收拾了一顿儿子以后,就脸色凝重起来,娓娓道来。

他们秦家是京市人,家里也算有些小钱钱,他们本来不该来栖夏市这小城市的。

只是秦妈妈在京市的时候,撞了邪。

那脏东西缠着秦妈妈一家,连秦鼎鼎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天天在镜子里出现吓唬他们,不是朝他们泼血,就是身体四分五裂地躺在他们被窝里。

全家都被害的神经衰弱了。

后来还是有大师指点了秦妈妈。

那脏东西是有力量范围的,离开不了京市。

只要秦妈妈一家出了京市,就不会被这脏东西骚扰。

秦爸爸还有生意要做,不肯离开,找大师要了护身符,将就着过。

但是秦鼎鼎还要念书,秦妈妈舍不得孩子被脏东西耽误了学习,就赶紧带着孩子出了京市。

秦妈妈祖辈在栖夏市有祖产,秦妈妈就带秦鼎鼎来了这里。

刚开始的时候,那脏东西确实没有再出现过。

可是,没多久,那脏东西就在秦妈妈的梦里出没。

秦妈妈开始天天做噩梦,她每次在梦里经历不同的死法。

最后都被那脏东西抱着进了棺材里封了起来。

“我太害怕了,已经不敢睡觉了,我这次进医院,就是因为睡觉太少,突然晕厥进来的。”

秦妈妈露出苦笑:“丝丝大师,你说我到底遇上的是什么脏东西啊,有没有办法赶走,我真的是快熬不住了。”

宝螺也不知道啊,“不要叫我大师,我真的只是个卖灵器的主播。”

秦妈妈是一点都不信的。

丝丝主播都能平安带鼎鼎,从马尾山隧道出来了,怎么会不是大师。

据她所知,有几个玄灵师就栽在了马尾山隧道里,连命都丢了。

秦妈妈:肯定是这位大师深藏功与名,一点都不留恋世俗名气。

她是有多幸运,才能在死之前,遇见这样遗世独立、濒临灭绝的大师。

秦妈妈非常上道地配合谦虚的宝螺:“主播,你那有什么灵器能帮我赶走这脏东西?我全买了!”

这么爽快的客人,宝螺最喜欢了。

宝螺赶紧算了下自己手上的灵器。

除了灵植,就是出租车了。

她道:“你要不在出租车上睡觉,也许那脏东西就不能入你的梦。”

“我试过了,不行。主播,要不你以后跟我一起睡吧。我按天给你算钱。”

秦妈妈在见到主播之前,都感觉骨头凉透了。

可见到主播以后,她的身体从里到外都是那么的温暖。

主播高人!

肯定是那脏东西怕了,跑了!

只要主播在身边,她一定能睡个好觉了。

宝螺皱眉起来。

难道要她天天跟着秦妈妈?

秦妈妈被魑魅拉入噩梦的时候,她就去摸秦妈妈,把魑魅的黑气吸走?

秦妈妈觑了下宝螺的脸色,着急起来:“这样,一晚上1000块?”

“一晚上10000?”

宝螺小鹿乱撞,一晚上一万块,那一个月不就三十万了……

虽然她已经是千万富婆,但是她不嫌钱多啊。

她刚要应下。

突然发现自己双腿有了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双肉丝袜……

肉丝袜??

她愣了一下,想起了什么,赶紧打开手机APP,翻到了自己继承的遗产信息。

已继承的遗产:空中花园,巴伦王妃的管家,孔军的出租车,一双肉丝袜。

待继承的遗产:一把冰刀,一身鸡毛,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她怎么这么快就继承了肉丝袜了?

不是说有缘才能继承?

她这么快就成有缘人了?

她点开肉丝袜的介绍。

一双肉丝袜: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姐妹,当然要有难同当了。

宝螺一目十行。

原来这肉丝袜是迷惑灵怪,转移伤害的替身灵器。

一双肉丝袜,只要一只给秦妈妈穿,一只宝螺自己穿。

秦妈妈要是受到魑魅伤害,伤害就会转移到宝螺身上。

简而言之,宝螺会成为秦妈妈的替身,承受魑魅的攻击。

秦妈妈被魑魅拉入噩梦,宝螺会代替秦妈妈进去。

宝螺双眼一亮,她还没见识过能入梦的魑魅。

她真的想见识见识,魑魅的梦境是什么模样。

“一晚上十万怎么样,主播,我真的很久没睡好觉了,都成黄脸婆了。”

秦妈妈见宝螺不说话,以为她不满意价格,还在主动涨价。

宝螺听到价格有些心虚。

她一晚上值这么多吗。

总觉得太宰人了。

“别按天算了,等我帮你解决掉魑魅,你再看着给。”

宝螺从长腿上脱了一只丝袜,递给秦妈妈。

“你现在就带上这丝袜睡觉。那脏东西要引你入梦,到时候我也会跟着进去。”

秦妈妈垂头看着肉丝袜,她从来不穿二手货。

但是,这是大师贴身之物……

肯定开了光吧!

秦妈妈欢喜地穿上肉丝袜,倒头就睡。

不同于以前的恐惧害怕,秦妈妈现在恨不得脏东西快点出来!

快来啊!臭娘们!

老娘找大师来收你了!

……

病房的窗帘合上了,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

宝螺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她身上穿的是秦妈妈的病服,腿上还穿着一只肉丝袜。

她这是入梦了。

现在她就是秦妈妈。

“吱呀——”

病房的门发出了磕碜的声音,被人推开。

但是,门口没有人。

只有一阵凉风阴嗖嗖地往宝螺身上吹。

那阴风吹到宝螺身上,很快就化成了暖流,进了她的胃。

宝螺感觉浑身舒畅,“还有吗,再多给我送点风来。”

凉风立即停止了。

门口凭空站着一个女人,她没露脸,只垂着头,露了头发给宝螺看。

女人幽幽道:“今天胆子够大啊,还敢睡,说吧,你今天还想怎么死……”

说完就如一阵风一样,阴森森,浑身黑气地飘到了宝螺面前:“你跪下来求我,我说不定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女人还要放狠话,却发现自己的头发被宝螺撩起来了。

宝螺掀起她的长发,看了她的脸。

脸没有长歪,不是后脑勺对着她。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耳朵是耳朵,就是……

爬满了蛆。

宝螺恶心坏了,赶紧甩开了手:“我说你怎么不露脸,原来知道自己丑的不能见人啊。”

女人没想到今天的秦妈妈竟然不尖叫了!

她呆了一下。

宝螺嫌恶道:“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就不能戴好口罩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2:04
下一篇 2023年1月19日 am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