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非道苍非道(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苍非道苍非道)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苍非道苍非道)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男女主角苍非道苍非道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苍非道”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吴邪见苍非道脸色有异,安慰道:“你身手这么好,那墓里有海猴子应该也不用怕,我们有枪,不拖你后腿儿”苍非道听见了盗洞这个词,抿了口烧酒想确认一遍:“其实你们是盗墓贼?”王胖子非常惊讶:“难道你不是吗?”苍非道锐利的看向阿宁:“你找我合作不是打捞沉船,然后捞好处吗?”阿宁也有些惊讶,都已经达成合作也没必要伪装,阿宁搞不清她到底是哪的人了,只略有尴尬道:“我以为你知道”苍非道满头问号:“你不说我哪知…

现代言情小说《盗墓:让我看看谁造谣说我是神仙》是由作者“苍非道”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苍非道苍非道,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扎着高马尾的俊朗青年罕见的厉声起来。接着他转头指挥后面来帮忙的术士们:“把一同出来的两个男生带去治疗。”蓝发美人本就受伤,加上伤心过度意识有些模糊,缓缓瘫在地上。淡色的网状针织长衫被弄脏,克莱因蓝的性感长裙溅了一道血,那血是她闺蜜苍非道的…

第1章 再启程 试读章节

ps:先给两个世界来个短暂交接,侧面交代一下女主情况,女主从第一章中间开始。

“非道!”

“苍非道!”

“让我回去!”染着蓝发大波浪的妩媚美人哭花了妆,试图甩开三四个拉着她的人,睚眦欲裂的往扭曲的通道扑去。

声声泣血,因伤而虚弱的声音,此刻却震耳欲聋。

“我的师弟我不比你还急吗,你先冷静一下。”扎着高马尾的俊朗青年罕见的厉声起来。

接着他转头指挥后面来帮忙的术士们:“把一同出来的两个男生带去治疗。”

蓝发美人本就受伤,加上伤心过度意识有些模糊,缓缓瘫在地上。

淡色的网状针织长衫被弄脏,克莱因蓝的性感长裙溅了一道血,那血是她闺蜜苍非道的。

“安荼,你先别急。”人首蛇身的性感女人眉宇间带着一抹英气,皱着眉把她半扶半抱的靠在自己身上。

温柔有力的声音在安荼耳边响起:“别怕,她可不是凡夫俗子,她下凡的时候领了一堆任务,老天不会让她没完成就中道崩阻的。”

安荼哽住了一下,又悲从心来,她闺蜜够惨了,这次为了救他们三个以身引劫雷。

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我师父那边估计还不知道。”高马尾青年开口,没了平日的玩世不恭。

忽然他眉心一跳,虚空起了一卦似是思虑,掐着子午行礼道:“贫道先行一步,师弟那边劳烦了。”

安荼和同样性感的女人对视一眼,黑长直的性感柳仙再次安慰道:“道教祖师们怎么舍得自己的天赋异禀的子孙,还没修行完就夭折呢?”

话语苍白无力,说到底柳仙也不确定。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四个突然被带到异世界去了。”安荼注定当出马仙,冥冥中知道面前这女人就是自己背后的仙家。

但她很难不沉着声音发问:“非道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她被你们逼着去的,还是自愿去的。”

“我是没什么本事,我只是个刚磨道甚至没有正式出马的人,但我不是傻子,在月朗山庄第二章的时候,那什么系统说话不对劲的时候,我就猜到一些东西了。”

安荼漂亮的桃花眼眨了下,眼泪划过脸庞,声音疲惫下来:“所谓的系统是你们变化出来的吗?非道有次不得已说漏嘴了,她说这任务强度不对劲,是不是你们故意调的。”

从大门外跑进一只红毛狐狸,一跃而上工作台,焦急中带着愧疚:“小可爱,你先冷静,我承认这是我们的错,这系统是图省事儿,直接从未来世界借的,所以任务强度没有调试好,有偏差,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你加强奖励。”

未化形的小狐狸说完,才和柳仙打了招呼:“翩翩姐。”

“这是一石二鸟的机会。”常翩翩摸了一把自己的黑直长,扭着蛇尾把安荼放到休息区,喂下一颗药:“坦白说,我们是费了很大力气争取来的,灵界需要快速培养人的练习场,我们是给你争取到一个历练机会。”

“这样你能出来就结束了磨道,正式成为出马仙,非道宝贝也会对于战斗和带队能力相对的提升。”一旁的黄鼬睁着一双大眼睛,直立在桌子上。

他仗着可爱不着痕迹的撒了个娇:“我们是你的仙家,虽然整体偏弱些,但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

“是吧可清。”黄锦乐扯了一嘴旁边的红毛小狐狸。

胡可清马上坐起来:“我们有相应对策的,你放心休息,待会白家奶奶会带人过来,给你们三个治疗。”

安荼看了一眼她,似是略有安心,又似实在撑不住,终于沉重的眼皮逐渐闭上。

见她终于睡过去,身边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小狐狸胡可清看向常翩翩:“翩翩姐,非道怎么办,你能感应到她活着吗?”

常翩翩开了天目,过后脸色一白:“月朗山庄乾位的山上,没有她的影子了。”

苍非道逐渐睁开眼,还带着雾感灰色美瞳的眸子直面一条金龙。

她重伤又快速初愈,无法做出反应,大脑处理信息跟一片浆糊似的。

金龙眨眨眼看着她,忽的翻身而入云霄,一道龙吟响彻方圆百里。

“这里是蓬莱仙岛的入口,您肉体无法进入,就安置在这里了。”唇红齿白的小道童应声而来,乘仙鹤而落。

标准的道教子午诀行礼后,小道童盈盈一笑:“福生无量天尊,仙子下凡辛苦,家师赞您心性通明,仁爱大义,如今得见果然所言极是。”

苍非道发觉伤势痊愈,应是道童师父所救,马上起身回礼:“道友慈悲,仙师谬赞了,贫道一介未除三尸九蛊的布衣凡人,比不上仙岛的诸位道友们。”

小道童宠辱不惊的善容,一甩拂尘,手上多了一袋灵草药:“这是您凡间的表哥求的药,托小道务必交到您手上。”

记忆回笼,苍非道和她大姑的女儿关系很好,给叫娇姐,与出马仙有些区别,她是多年出道仙,多年前她弟弟喝药自杀,后出了意外没能回天庭,一直在人间散修。

后来据娇姐说,他帮人种药去了,还特意带回来两颗果子给她。

苍非道和亲戚们关系都很好,这表哥她一直很想念。

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一软,她郑重接过:“多谢道友,敢问可是仙师救了贫道?”

“是也。”小道童笑吟吟,不等她道谢便温柔嘱咐:“家师说了,您正心正念,潜心修道便是报答,此外,家师通知过您师父,说您在灵界有主力的位置需要顶,就不需要和你的朋友一起了。”

“去另外一个世界,继续修炼术法,及肉体战斗。”

苍非道见他自顾自的通知完,拂尘甩出了一道传送点之后,转身就要转身离去,连忙喊道:“贫道冒昧,敢问家师何方神明。”

“翠虚真人。”悠悠的清朗声音自空中传下。

原来是南五祖的陈南木祖师,苍非道论凡身辈分,当叫其一声师兄。

转头看向水波状的扭曲虚空,苍非道不好耽搁,进入传送点消失不见。

蓬莱仙岛的入口依然山树青翠,没留下任何痕迹。

苍非道出现在山头,决定看看方向,直接御剑飞行去南海龙宫。

这山头没什么特别的,她只感知到一堆尸体和被烧死的快成精的树而已。

苍非道目前没有修成身通,无法自己飞行,只能御剑了。

青色广袖得罗被祖师爷恢复原样,她灰白长发挽了太极簪,额前垂下两缕随风轻摆。

杏仁眼,高鼻梁,皮肤白皙细腻,一个人时候经常眉目间淡淡的清冷,容颜绝色,从容沉稳。

端的是华夏仙貌,仙风道骨。

安荼曾说她沉默的时候,像是看尽山海颠覆的淡漠神明,不存在与这烟火人间。

苍非道蹙眉,从背后拿出雷劈枣木符文剑,不太熟练的掐诀起剑,老灵魂使她尽管没御剑几次,但仍然控制自如,像是天生就会。

本来她是隐去了身形的,但好死不死的,有人和她磁场对上了。

“我草,那是神仙吗?”

天耳通上听九天下听地府,众生闻悉,了晓分明。

所以苍非道隔着很高,仍然听见有人喊了这一嗓子。

她侧低头看去,就看见一个青年抬着头看向她,满脸震惊。

四目相对,苍非道收回目光,虚踏着剑消失在天边。

“小三爷,你说什么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44
下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