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起盛夏,剑指寒冬余正我不吃饭就会饿(余正我不吃饭就会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拳起盛夏,剑指寒冬全文免费阅读)余正我不吃饭就会饿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拳起盛夏,剑指寒冬)

以余正我不吃饭就会饿为主角的奇幻玄幻小说《拳起盛夏,剑指寒冬》,是由网文大神“我不吃饭就会饿”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好,我们随你们一道回宗门看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余正同意了“如果少侠不乐意,我们……啊,好,那少侠先等等,我们先清理一下”于是,余正三人便悠闲无比的在上面看着碧霄剑宗的人在下面收拾战场,处理痕迹没死的补上一刀,死了的扔进坑里……第二天,天亮,一行人便慢慢悠悠地赶着马车,往碧霄剑宗去了马车,自然是碧霄剑宗为余正等人准备的救命之恩,别说区区马车,就是八抬大轿又如何?……傍晚,某条不知名…

《拳起盛夏,剑指寒冬》是作者“我不吃饭就会饿”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余正我不吃饭就会饿,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山镇不大,半大的少年,盏茶的功夫,就能跑到头。可新安镇也不小,有条热闹的纺市,有座三层的茶楼,还有个顶气派的商铺。余正最喜欢茶楼,那茶楼一楼总是有个说书先生,讲些天南地北的故事。那个顶气派的商铺,余正一直没什么感觉,只是在外面看过,感叹着真是富丽堂皇…

第1章 五年前的故事 试读章节

“张叔,我们往哪里去啊?”

“去剑山。”

两人接下来没再讲话,余正的思绪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回到了他十岁的那年。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始,是少年入江湖的开始。

……

新安镇,看上去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山镇。

山镇不大,半大的少年,盏茶的功夫,就能跑到头。

可新安镇也不小,有条热闹的纺市,有座三层的茶楼,还有个顶气派的商铺。

余正最喜欢茶楼,那茶楼一楼总是有个说书先生,讲些天南地北的故事。

那个顶气派的商铺,余正一直没什么感觉,只是在外面看过,感叹着真是富丽堂皇。

可是这个夏天,余正对这个顶气派的商铺,却总是多了些期待。

每每吃罢午饭,余正便跑到了商铺对门,直愣愣地盯着铺子门口。

看着勾梁画栋的大门,上面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景阁。

说书先生说,这景阁乃是当世一顶一的交易阁,天底下就没有这里买不到的。

想到这,少年敞亮的心头总要泛起些烦恼,也不知道这梁儿家里是什么来头……

说书先生总说些豪门千金和落魄书生的故事,可自己也没有读过书……思绪至此,少年的眉头总是不禁紧锁。

不一会,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就从景阁大门跑了出来,眉眼弯弯地冲余正说道:

“走,玩儿去!”

漫山遍野地跑,花儿、鸟儿,还有泛着好闻味道的风儿,是这个夏天留在余正记忆里的深刻烙印。

……

余正发誓,他会永远记得这个夏天,记住这如火般的晚霞,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叫薇梁的姑娘。

“我要走了。”

“嗯。”

“余正,来找我!”

姑娘脸上红橙橙的,是夕阳吧,也可能是些许的羞意。

“嗯。”

这一次,余正的声音大了许多。

接着余正便看着女孩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几人离开,她回头看了一眼。

“再见!”

余正的嘴唇蠕动,终是没有发声,他没有去拦下那几人,他知道,那是她的护卫。

再见是他从女孩的口型看出来的,也是他对女孩说的。

以往,护卫们来找薇梁回家,女孩儿都会说上一句”明儿见“,可今天不同。

这个晚上,余正第一次辗转难眠。

第二天,迷迷糊糊的看到大亮的天,余正一下跳了起来。

跑到熟悉的地方,看着搬空了的院落,余正的心也一下子空了起来。

……

女孩走后的几天,余正都在后悔自己的晚起和木讷。

一个让他错过了送别姑娘的机会,甚至,都没问女孩为什么要走。另一个,则是让自己连去哪儿找姑娘都没问,只知道傻傻地“嗯”一声。

不过,这也不能怪余正。

少年们,总是要多些睡眠与单纯的!

这是很平常的一年,但对这个十岁少年来说,这是不平常的。这个只知道下河抓虾摸鱼的十岁少年,用一个夏天感受了春心萌动。

可少年还没来得及感伤太久,就有一位姑娘找上了门。

“余正,为什么不找我玩?马上我就要去学堂了。”

是铁匠家的姑娘,叫杏月,赵杏月。

在薇梁横空出现之前,余正下河摸鱼、山野疯跑的身后一直有这个叫杏月的跟屁虫。

后来余正出于某种少年的微妙心思,在和薇梁玩耍的时候都避开了她。

如今正主找上了门,年纪尚轻的余正一时慌了神,支支吾吾给不出个理由。

年幼的姑娘没有察觉到余正的尴尬,不依不饶的发问:

“余正,你可是说过了要娶我的。为什么还不来找我玩?”

“那些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不作数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余正猛地说了出来,在不恰当的时候的勇猛,但话已出口,余正只能后悔。

然后,那个在余正印象里似乎大大咧咧的邻家小妹,终于是泪水挤上了眼眶。

“对不……”

余正话还没说完,杏月就扭头跑开了。

……

后来的几天,余正也去找了杏月,姑娘倒也不是不搭理,只是每当余正邀请她出去玩时,她总以要读书推掉了。

于是乎,因为薇梁离开伤心了许久的余正,更不开心了。

突然又想起了说书先生说的千金与书生的故事,还没去过学堂的小余正愈发伤心了。

到了后来,杏月去了学堂上学,余正也就彻彻底底的孤单了。

这天,余正走在路上,路边卖豆腐花的马大娘叫住了他:

“正儿,你家大人回来了没?咋还不领着你去学堂,拖一两年倒也没事,可转眼你都快十岁了!”

“应该快回了吧,出去有些日子了。”

余正嘴里应付着,可心里也没底。

手里多了碗豆腐花的余正,就这样满怀心思地走回了家。

说是家,其实现在冷冷清清的只有余正自己一个人。

余正没见过自己的爹娘,记事起,家里就只有一个时不时消失一段时间的张叔。

没有爹娘的孩子,从来都会像一根草,一根无人问津的野草。

好在镇上的人好,对他这个“孤儿”多有照料,他也就顺顺遂遂的到了这么大。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的舒服,余正起床照例喊了声:

“张叔。”

不出所料的无人答复,余正熟练地生火给自己煮了碗粥。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啊……余正心里想着,嘴里吸溜着粥水。

“吱呀”一声,院门被打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走进来。

见到来人,余正有些惊喜:

“张叔,你回来了。”

“嗯,快要到你生辰了。时间真快啊,你都十岁了。”

“还愣着干嘛?我也没吃早饭,快去给我整点粥。”

饭桌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吸溜着粥,姿势一模一样。

看着许久不见的张叔,余正这些日子的忧伤总算是可以有个人诉说了。

可张叔似乎不打算给余正这个机会,他吃完就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桌上空着的两个碗,余正脸上有些笑意。

终究是个小孩子,谁不希望大人陪在自己身边呢!

糊弄着洗了碗,余正就站在小院里,摆了一个古朴的架势,似是拳架,却一拳不出。

这样的晨练,余正已经坚持了四年,自从五岁生日时张叔提出要求和规矩,便从未停过。

准确地说,马上五年了。因为,余正快要满十岁了。

……

十岁当天,余正起了个大早。

自从一次晚睡错过了薇梁的分别后,余正就强迫自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这些天张叔一直在家里,不过时进时出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照例摆好架势,按照一直以来的规矩,一拳不出,只摆拳架。

张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此刻刚好回来,看着摆好架势的余正,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走近了,伸出手,冲余正说道:

“小子,生辰吉乐。诺,你的礼物。”

张叔边说着边摊开了手,手里赫然放着把钥匙。

余正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礼物。

往年过生日,张叔都只是带他到镇里的酒楼吃顿好的。

不过,他也很满足了。

“对了,张叔,我什么时候能出门。”

“干嘛?”

“我要找个人,答应了人家的。”

“姑娘?”

“嗯。”

“哈哈,等你十八岁吧。到时候,我让你出去。”

……

拿着钥匙,余正来到了屋子里唯一上锁的地方,自己房间和张叔房间中夹着的暗室。

暗室是余正取得名字,这个房间没有窗户,一直上着锁,余正从小就对这里充满了好奇。

不过上房顶付出了两颗门牙的代价,撬锁挨了一顿竹子烧肉,在这之后,余正就只能把好奇藏在了心里。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余正有些失望,里面没有说书先生说的故事中主人公打开密室的那些神异,只是有几颗亮亮的珠子和几书架的书,以及两颗很粗的木桩子。

当然,余正要是知道这些珠子就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后,恐怕不会这么想了。

失望是假,余正还是很有些高兴的。单单这些书,就够余正兴奋了。

两年前,镇上的同龄人都去了学堂上学,而自己却在张叔的要求下,每天练拳架,没有去过学堂。

听着以前一起下河摸鱼的同伴满口的之乎者也,以及杏月每次在窗前看书不同自己去玩,余正心里,多多少少,对读书也生出了那么一些向往和羡慕。

当然,最最要紧的,还是说书先生嘴里无数个才子与佳人的故事。

而现在,余正这里,也有着一屋子的书了。就连杏月家里,也不过是一书架的书罢了。

……

第二天,余正顶着黑眼圈起床。因为昨天晚上,在张叔的“悉心教导”下,十岁的余正开始了他的认字之旅。

嗯,他学到那么晚,完全是出于自觉,绝不是张叔那沙包大的拳头。

照例吸溜完一碗粥,余正摆好了拳架。

五年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拳架,余正早已经厌了又烦,烦了又习以为常了。

张叔端着碗粥,看了看余正的拳架,突然开口道:

“出拳。”

余正有些愣住了,出拳,怎么出?

该开始学拳架的时候,自己总忍不住想打出去,全靠张叔拳头大。

试探着挥出了一拳,余正等着张叔的评价,谁料只换来了一句:

“继续出拳。”

余正又打了几拳,见张叔毫无反应,索性放飞自我了。

说书先生说,这一拳可断山河;嗯,这一拳,端的是无人敢接;吃我一记直拳;哼,再看我大力无敌旋风拳……

打着打着,余正感觉自己像是那江湖少侠儿,练着无敌拳法。

自己倘若真是那江湖少侠,定然要走遍整座江湖,去寻那心爱的人儿。

少年心性总有个头,出拳总有累的时候,打了好一会,余正大汗淋漓,手臂开始发软了。

哪怕是从小练拳架,可体力终有穷尽时。

余正的拳越打越慢,可张叔依旧不叫停。

余正咬着牙打,汗水止不住地往下滴。

这个夏天的末尾,太阳似乎要释放出所有的热量。

开始手臂会酸,后来适应了,手臂麻木了,僵硬地挥舞着。

太阳升起来了,温度太高了,顶着太阳,身上似乎要烧起来了。

可余正还是没有停,这么多年的拳架,只让他学会了坚韧这一件事。

余正感觉自己要中暑了,只是不断地出拳,似乎能产生丝丝的凉风,降低身上的温度。

可这怎么可能呢,他只会越打越热。

但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说书先生说,这是个群星闪耀的时代,传说那位开国皇帝,一拳出,日月变色,山河震动。

拳头出着出着,余正感觉自己真的凉快了,好像每一拳都打出去了一点热量。

遵循着那种感觉,余正酸软僵硬的胳膊越挥越快,周身的温度也越来越低。

终于,在温度恢复到正常时,余正一下子晕了过去,手仍旧捏着拳。

躲在堂屋内避暑的张叔见状,把余正抱回了屋,给他的嘴里塞了一颗药。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39
下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