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清圆白溪山(清圆白溪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清圆白溪山)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清圆白溪山)

古代言情小说《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清圆白溪山,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施钦境”,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先生带着容孤灿走进教室:“这是新来的同学,大家友爱相处”他的座位被安排在后边清圆定定地看着他走过去,心想天哪,担心了这么多年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而且前来“追杀”她与娘亲的,竟是从前与自己感情最好的容家嫡子阿灿!不,不行,为了娘亲的性命,为了自己的自由,绝不能让他认出自己!她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灰扑扑的书童布衫,心里略略安定了些,可又忍不住去瞟他:从前他还长得跟粉团似的,如今这么俊俏了嘛正胡思乱想,…

古代言情小说《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是由作者“施钦境”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清圆白溪山,其中内容精彩片段:马蹄声悠然而枯燥。清圆如坐针毡,她觉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灿像变了个人似的,令她看不懂也认不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他只是名字一样罢了。“清圆。”他突然叫她…

第9章 我叫阿熙啊,容公子你怎么乱叫名字? 试读章节

去卜周山的路途略有些远。

小五驾着马车送他俩过去,俩人坐在车厢里面面相觑、相对无语。

容孤灿不停地上下打量她,然后闭目养神去了。清圆原以为他会追问她出走的原因和近况,若是这样她打算好好装一回糊涂,可他竟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是没有认出她,还是笃定了她是清圆?

他不动,她有些不知如何回应。

马蹄声悠然而枯燥。

清圆如坐针毡,她觉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灿像变了个人似的,令她看不懂也认不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他只是名字一样罢了。

“清圆。”他突然叫她。

“……嗯?”

是他,是他!

他知道她叫清圆。

她放了心,开始东张西望:“容公子,你叫谁呢?”

车厢里只他与她俩人,不是叫她,难道叫鬼么?容孤灿不置可否地看着她,眼里无喜无怒:“你。”

“我?”清圆开始蹩脚的表演,“我叫阿熙啊,容公子你怎么乱叫名字?哈哈哈…..你个笨……蛋…..”

她有些心虚。

阿灿的眼神是她从前从未见过的,冷是真的冷,像封冻了千年的黑色雪山,稳也是真的稳,除了冷,竟看不出是否还有其它的情感。

她甚至不能确定,他可还记得与她曾同吃同玩同睡的过往?他的心里对她可还有一点兄妹情谊?

她闭上嘴。

表演结束。

好不容易到了卜周山下,俩人下了马车。

容孤灿抬头看一眼山头,对小五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们。”

“哎?”清圆抗议,“为什么不让他一起去?多个人多个力量。”

“我怕老虎吃了马。”

容孤灿淡淡回道,抬腿就往山里边走,落叶在他脚下发出轻而脆的裂响,掩过了清圆的小声嘀咕:“马重要还是人重要?”

他像是没听见。

阳光透过树叶,落在地上形成一个个铜钱大的光斑。他在前面用长剑劈开拦路的树枝矮木,带着她渐渐走入山林深处。

清圆虽然回肃州七年了,但一直在白家做书童。白家是不会进山的,所以她今日也是第一次进山,四顾新鲜得很:“哎,那是什么?”

容孤灿抬头望一眼:“鸟。”

“我自然知道是鸟,是什么鸟?”

“大鸟。”

“你是不是也不知道是什么鸟?”

“对。”

他承认得如此坦荡,清圆一时无话可说,只能继续四处张望着,反正前头有容孤灿探路,她总不会跌进坑里。

“哎,那是什么?”

“耗子。”

“耗子怎么长这么漂亮?有一条大尾巴,还在树上爬?”

“你问它。”

“阿灿!……”

他回过头来:“做什么?清圆。”

清圆扭捏地掩饰:“我不叫清圆……”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你若不是清圆,一会儿老虎来了我就不管你了。”

“啊?”清圆踌躇了一会,“那我若是叫鱼圆,你管我吗?”

容孤灿被气笑了,掉头就走:“随你。”

他好像有些慢热,走了一段路才哈哈大笑起来:“你若叫鱼圆,我也管你。”

“那就好,我就叫鱼圆了。”

“哈哈哈……”

他笑得如此开心,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清圆也哈哈大笑,气氛顿时轻松许多,他也回头拉住她的手,眉眼间温柔愉悦:“小心些,清……鱼圆。”

**

他俩在山腰间发现一个山洞。

山洞内阴风阵阵,腥气扑鼻,还有半爿子血淋淋的黄羊尸体。清圆吓得跳后两尺:“妈呀,真有老虎啊?”

“给你的短刀还在吧?”

她摸了摸后腰:“在。”

“我们先离开这里,别被堵在里头当早点了。”

“好……你个乌鸦嘴!”

俩人手牵着手,楞楞地向着洞口而站,那里已经被一大坨五彩斑斓的大活物挡了个严严实实,大活物全身毛茸茸,额头上王字形的花纹清晰可见,明明是威风凛凛的大黑眼睛,可看起来总有些不太聪明的样子,喉咙里咕噜咕噜,像随身带了只大吊水壶似的。

清圆的腿有些发软:“阿灿,这是啥啊?”

“大猫。”

“原来是猫啊,”她松口气,“我还以为是老虎……”

容孤灿无语,半晌:“让开,别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好嘞。”

清圆一动,那大猫动得比她还快,呼地直扑而来,眨眼间便充斥了她整个视野。

“哎呀妈呀……”

她惊叫一声,腿脚彻底失去用处,只觉着整个腚被撞得麻酥酥,自己也平空矮了一截,那只大猫显得铺天盖地地,张开的血盆大口里,两颗白光闪闪的獠牙从天灵盖处直插而下。

“妈呀……”

她又惊叫一声,认命地闭上眼睛。

只听“噌”的一声清响,随即大猫的吼声地动山摇,震耳欲聋,夹杂着容孤灿的一声大喊:“逃啊!”

对啊!

赶紧逃啊!

清圆一个翻身,踉跄几步扑倒在一面冷冰冰的石墙上。

“笨蛋!往洞口逃啊!”他还在喊。

清圆一回头,惊得动弹不得。

容孤灿竟抓着大猫的胡须在荡秋千咧!

只见他一手握住一根猫须,一蹬脚跳到了大猫的鼻子上,手里的长剑像缝衣针似地随手一扎,大猫便哭天呛地地吼了起来,大脑袋乱晃,把个容孤灿甩得左倒西歪,终于支撑不住,啪地飞了出去…….

又啪地,从石墙撞落,打几个滚,继续举着剑往大猫脑袋上跳……

“阿灿,”清圆喃喃自语,“别玩了,回家了……”

她摸着石壁一步步地往外挪,挪啊挪,一挪挪到一块大石头后面,那石头缝里风呼呼地,吹得她脑子清醒了一大半……洞口?

这里有个洞口?

“阿灿!”她兴奋起来,“快来,这里有洞!”

呼!

眼前一花,容孤灿已跃至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推进石头缝:“快走!”

“哎哎!”

她身不由己,踉踉跄跄地挤进了只有一人宽的缝口——好在还有一人宽,容孤灿已经堵在她身后,不停地催促着她往前走。

好吧,前面能走。

走了几步,竟从洞口的另一边挤了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06
下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