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狗血文后,我独树一帜(顾茵凌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进狗血文后,我独树一帜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进狗血文后,我独树一帜)

《穿进狗血文后,我独树一帜》是作者“ 咪咪鱼”的倾心著作,顾茵凌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蹲在马桶上的顾茵一脸生无可恋娇养长大的大小姐的肠胃果然金贵,贪图吃螺蛳粉时的一时享受,现在报应来了,肚子开始闹腾个不停看来,这肠胃得好好调理调理了,不然,什么都不敢吃,人生会少很多乐趣——一周后踩着银色水晶高跟鞋的女人身穿红色及踝长裙,搭配上微卷长发和N°1966的红唇,整个一明艳大美人晚宴上,人群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处,这样的场合是商人相互交流合作的绝佳机会,每个人都想往上爬,顾茵自然成了他…

高口碑小说《穿进狗血文后,我独树一帜》是作者“咪咪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顾茵凌木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顾茵气笑了,谁给他的脸cpu原主。其实,原主小时候也是个骄傲可爱的小姑娘,如果不是萧雳从小给她灌输自己除了有个首富爸爸一无是处的观念,怎么会把他视作光,一直苦苦追寻却求不得,寻不见。“你左脸皮贴右脸上了?”顾茵阴阳怪气。“你什么意思?”萧雳貌似还是大哥大时代,连网都没通上…

第7章 你叫什么名字 试读章节

他的声音是恰到好处的低沉,又不会显得中气不足,听他说话好像耳朵都要怀孕了。

萧雳也反应过来,在别人的晚宴上发生争执,本来就是不给举办人面子,要是有人受伤,问题就更大了。

但他是谁啊?他可以向任何人道歉,唯独一直追在他身后的顾茵不可能。

喉咙发出哼声,“这事就算是完了,谁都别说谁,你还欺负了澜澜呢。”

顾茵气笑了,谁给他的脸cpu原主。

其实,原主小时候也是个骄傲可爱的小姑娘,如果不是萧雳从小给她灌输自己除了有个首富爸爸一无是处的观念,怎么会把他视作光,一直苦苦追寻却求不得,寻不见。

“你左脸皮贴右脸上了?”顾茵阴阳怪气。

“你什么意思?”萧雳貌似还是大哥大时代,连网都没通上。

“意思是你一边不要脸,一边厚脸皮。”

谁让顾茵是个好人呢,自然要解答他的疑惑。

“噗嗤~”

“抱歉,实在是没忍住。”

凌木半捂着嘴笑出了声。

萧雳脸色由红转青,“你们给我等着!”

直接转身就走,这次,连他的澜澜都不管了。

秦澜澜只好跑着追过去。

“谢谢你啊!”

“你已经说过谢谢了,举手之劳。”

凌木浅笑衍衍,顾茵一时看呆了,他真的好好看啊,眉眼如画,温润儒雅,每一处都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她顾茵颜控,在现实世界虽然母胎solo了21年,但也比较喜欢好看的人,好看的人单是看看就赏心悦目。

美的东西不一定要占有,但是可以观赏啊。

但是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是心动啊。

难道真的是单身太久了,见个男人就按耐不住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没有这种感觉,不会是泰坦尼克效应,因为惊吓误以为自己爱上另一个人了吧?

不过,这两次见面他好像人还不错,当不了恋人,也可以当朋友嘛。

可自己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当什么朋友。

“凌木。”

谁?

顾茵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我叫凌木。”

凌木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告诉这个女人自己的名字。

或许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很奇怪,也或许是因为她前言不搭后语的反差萌,她与自己截然不同,有着同龄人该有的生气,是自己永远没办法成为的那种人。

顾茵在脑海里搜索一遍,原剧情中并没有出现凌木这个人物。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与男女主有了交际?

可能是作者亲妈着重描写男女主,其他人都是衬托,无关紧要。

作者真是为了亲儿子不择手段,那么好看又温暖的人,居然没有姓名。

所谓的“男主”,也就是剔除对手后的优胜者。

等她思绪回笼,看了一圈,人没了!

那么大一个人呢?

她还没有和他说自己的名字呢。

估计他也听过原主的赫赫大名和光辉事迹,说与不说也没什么区别,今天施以援手十之八九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

看来,自己还是适合当个青蛙,一路硕博不是梦想。

至于秦澜澜,那时她好好地拿着自己的小蛋糕,却凑过来碰她的手,后面还故意发力,害她没拿住。

当着所有人的面装可怜,倒是使的一手熟练的一石二鸟计。

原本没想和她有什么瓜葛,但既然都犯到她头上了,也得让她知道什么人不能惹吧。

霸凌者可恨,并不意味着,必须无止境的退让,进退有度才能更好的生活。

肆意冤枉他人的人和霸凌者一样可怕,二者是一样的性质。

顾茵红唇弯起,如同最诱惑的红罂粟。

我们的女主那么想被人欺负,自己不能当那个霸凌者,但是不还有警察叔叔的存在吗?

据剧情发展情况而言,女主此时已经做过不少在法律线上反复横跳的事了,虽然没有真的触犯法律,但也够她进去喝杯茶了。

遵纪守法好公民,要勇于揭发损害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的恶势力。

回去就搜集证据,让你冤枉人( ͡° ͜ʖ ͡°)✧

——

凌家别墅

凌木晚上回来已经差不多凌晨了。

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没再多看他,直接往卧室走。

“哑了,不知道跟我打声招呼。”中年男人怒气冲天。

凌木连停都没停。

“站住,我是你爸爸,你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一点礼貌都没有。”凌父冲着凌木吼。

这次,凌木停下了脚步。

“都是千年的聊斋,装什么装?我不过是你用来刺激你儿子的工具罢了,别说的你好像什么慈父一样。”

凌志新,也就是凌父,年轻时,不过是农村来的普通大学生,充其量,有张不错的脸和花言巧语的嘴。

看凌木本人就知道,凌父不会长得太差,不然也不可能获得凌母的芳心。

在大学里,他认识了生于古琴世家的凌母原希诺,知晓她家族底蕴深厚后,便开始纠缠她。

若是攀上了千金大小姐,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然而,见过那么多世家公子的原希诺又怎么会看得上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穷小子,自然不搭理他。

可抵不住凌志新死缠烂打,加上多次“英雄救美”,那样的小概率事件一次两次是碰巧,次次都发生在原希诺身上,恐怕就是刻意人为了。

偏偏那时的凌母,入世不深,不知人心险恶,只当是爱情降临,一头陷进去,两个人很快进入热恋期。

后来,凌母领着凌志新回原家见家长,本想商量好订婚相关事宜,却遭到原父的坚决反对。

凌志新看没办法通过婚姻进入世家,回头就要和原希诺分手,这时的原希诺又怎么会同意,直接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去民政局扯了证。

凌志新以为这样原父就会接受自己,慢慢的让自己深入家族内部,继承原家资产,毕竟原家只有原希诺一个孩子。

可惜,算盘落空了。

原父知道后,要求两个人离婚,凌志新什么德行,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而恋爱脑的原希诺打死不肯离婚,最后在需要她传承的家族和凌志新之间,选择了男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02
下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