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阁往生录(十二星阁往生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十二星阁往生录)十二星阁往生录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十二星阁往生录)

《十二星阁往生录》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依依白洛霜,《十二星阁往生录》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这东西是哪来的!”“我们昨晚也没有见到有女主人啊”“没关系,没关系…”身后又传来那个诡异的声音,大家转头看去,男主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我突然想起那四个送行人“请问这个女人是?”南宫逸走到男主人面前问道男人却像没听到一般,直直地向女尸走去,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他是不是忘记画耳朵了啊”白洛霜在我耳边悄悄说道我一时间愣在原地,不敢再去看男人的脸白洛霜又补充道:“嘘…

《十二星阁往生录》中的人物叶依依白洛霜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黑魔仙小兰”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十二星阁往生录》内容概括:“依依,阁主找哦。”赵常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啊!你们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郑子佩,你能不能不要总那么大惊小怪。”赵常宁撇撇嘴…

第2章 此去一别 试读章节

“什么啊,依依,你怎么那么心软!”

“诶呀,我当时也没想太多…”

“子佩你说话注意点,那可是一条人命呢!”

“姐姐!诶不过对决我们有看哦,你当时在梦境里,闭着眼睛斩了所有黑气,太帅了!”

“还有还有!那个‘刀来’的感觉!你在我们心里早就是实沉阁第一女星刃啦!”

“哪里!明明是全星域第一女星刃!”

“这这这,不敢当不敢当…”

实沉阁休息室里,两个女孩子围着我有说有笑,两次没考上的失落缓解了不少。

没错,她们也是双胞胎。为什么这么多孪生子?这就是我们实沉阁的特色啊!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姐姐郑子衿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淑女,温柔恬静,实沉阁排名第一的星音,悠美动听的琴音也吸引了不少追求者;妹妹郑子佩活泼可爱,比起安安静静地弹琴更喜欢到处找乐子,知名作品有弹断琴弦与乌鸦哀叫。

“依依,阁主找哦。”赵常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

“啊!你们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郑子佩,你能不能不要总那么大惊小怪。”赵常宁撇撇嘴。

“走吧。”赵常安转身带我离开,临走前在他弟额头上点了点,“小宁,不要没有礼貌。”

赵常宁狠狠撅着嘴以表不爽:“子衿姐、子佩姐,晚上好。”

身后传来郑子佩放肆的狂笑。

“依依,其实你在训练和实战中的表现都很出色,阁主和我们早就认可你的实力了。”

“我知道,其实也没必要太在意一个名号…”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爬上阁主所在的实沉阁顶层我都紧张得要命,每踏上一个台阶都比参加升阶考试还紧张千倍万倍,阁主总是和气地笑着,却给我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敲响面前的大门,赵常安就自觉地离开了,眼前复杂的星阵转动,大门缓缓打开,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感觉自己像个小偷一样!

“依依,你来了。”见到我,阁主一如既往地露出邻家哥哥般的微笑。

阁主名叫韩云山,24岁左右的样子,星阵与星刃的实力都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脸上永远挂着淡然又神秘的微笑。来星域两年,我对阁主依旧所知甚少,星阁日常事务由阁主的唯一的徒弟也就是赵常安代理,这倒是十二星阁的规矩。

“依依,对决录像我看了,你的表现完全满足五阶星刃的要求,但你也知道总星阁那边的规矩…”

“阁主您的意思是?”我鼓起勇气问道,却听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

阁主又笑了,估计是被我愚蠢的样子逗笑,但转而又露出了很遗憾的表情:“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依依,总星阁那边和我都不建议你再考第三次了。”

要说不难过不委屈都是假的,但现在不是难受委屈的场合。“我明白了,谢谢阁主。”

阁主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反应,但还是安慰道:“这件事焉知非福,依依,你在星刃上有巨大的潜力,但我更欣赏你的性格与品质,你的未来注定不会平凡。”

“哦对了,”在我终于可以踏出门好好发泄一下心情时,阁主补充道,“过几天实沉降娄的星阁对战记得参加哦。”

等我再次接触到新鲜空气时,已经没有火气可发了,我的星刃生涯就将止步于此了,归功于我的心软,还是优柔寡断?我说不清楚。

或许你要问,一个五阶名号而已,有什么可在意的?那我要非常抱歉地告诉你,五阶只是你武道的入场券。只有五阶学员才可以学习第二星职,就是说,哪怕我的星刃实力抵达巅峰,通不过这场该死的考试就无法开始星阵的学习。顺便说,赵常安、邓宇天等等总星阁榜上排名靠前的星刃都已经精通各类型的星阵了哦。

或许你又要问,那为什么阁主还要你代表本星阁出战呢?我只能回答,我怎么知道,我压力山大。

等我扛着我高大、沉重的宽刀蜗速行进到训练场时,安哥小宁、子衿子佩站成一列注视着我走来。

“你们不会是在等我吧…”早知道就不磨蹭了!

“当然了!”子佩扑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们又可以并肩作战啦!”

“这次的规则似乎比较难懂。”赵常安若有所思地研究着手里的一张纸,“是白阁主最爱玩的六博棋。”

“我的天,又搞这么复杂!”

降娄阁阁主白若飞,我们阁主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也是全星域最好的星音。有幸见过几次,感觉很活泼的样子,喜欢找我们阁主下各种棋,听说只要输了一定要耍赖悔棋。

“六博棋,双方各持6子,分为枭棋、散棋与鱼棋,散棋得到枭箸方可成为枭棋,枭棋入水牵鱼,率先牵两鱼或杀死对方枭棋者获胜。”

“什么入水?难不成我们这次要水下作战?”

“你都在想些什么呐。”赵常安弹了弹他弟的头,继续说下去。

“这次对战的具体规则是场上各方只能同时存在一位枭棋,两位鱼棋,其余为散棋,其中鱼棋担任者不可变动,枭棋散棋可通过传递枭箸转换。也就是说,枭箸在谁手里谁就是枭棋,想变换枭棋需要将枭棋传递给队友。”

好麻烦,我的脑子要转不过来了…

“我们这次的想法是用安哥的星阵传递枭箸,通过我和子佩的琴音保持联络,我猜想降娄阁的人应该也是采用这个方法。”

“到时候我们来破坏对方的星阵!”赵常宁突然斗志昂扬地狠狠拍了我的肩膀,惊出我一身冷汗。

我突然反应过来:“诶不是要六个人吗,我们现在才五个?”

“是啊,我们正在犹豫再找一个什么星职的人来呢。”

“要不要叫上柳玉青?”我试探性地问道。

“你那个不着调的三阶星音搭档吗?还是算了吧,天天就想着谈情说爱,我听说这几天他已经向阁主提交了申请,要转去鹑尾阁的追求他那个医师妹妹了!”郑子佩一谈到传闻逸事就停不下来,“依依,你终于可以换个好搭档了!”

“哈…你知道的消息还真不少。”

郑子佩说的确有其事,托柳玉青的福,我已经错过双人星榜的对决好几次了,想想他那不知上进只会围着医师妹妹转的样子,说实在的也没有那么想带上他。

“还是我去找一个星阵来吧,”沉默良久的赵常安开口道,“时候也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早训练场集合。”

拖着忙乎了一天的疲惫身躯回到我们学员们住的地方,也就是实沉阁的主阁,正深吸一口气准备爬到我位于九层的房间时,突然看到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黑影。待我走近,黑影站起身来,一席白衣在夜色下格外透亮,背后那把檀香木制成的古琴已经被黑布完整的包裹好。

“依依,我是来道别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2:58
下一篇 2023年1月18日 am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