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在线教育火爆,疫情下clubhouse横空出世,作为技术供应方的声网一时风头无两。上市首日一度大涨152%。

到了2021年,学科类培训面临转型,clubhouse也如昙花一现。

行业大环境逆转,声网受到影响了吗?

连涨10个季度

上周,声网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虽然在线教育受到了影响,但声网依然保持上涨态势。

主要的财务数据中,声网均保持增长。第四季度声网营收4039万美元,同比增长21.5%,已连续10个季度增长。毛利为2542.7万美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27%。毛利率为63.0%,较2020年同期增长了2.6个百分点。

客户规模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声网全球注册应用超40.5万,同比增长48.9%;全球活跃客户数量达2670个,同比增长27.4%。

现阶段,不同于其他教育概念股,声网不但没有压缩成本转型,还在扩大投入。三费开支上,各项费用的增速甚至超过了营收增速。并且费用增长的原因,都是扩建团队增加成本。

其中,声网方面表示,2021年第四季度声网的研发费用为2880万美元,比2020年同期的1440万美元增长了99.3%。主要因继续构建研发团队,人员成本增加。销售和营销费用为138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40万美元增长了85.5%,主要因继续构建销售和营销团队,增加了人员成本。2021年第四季度,一般和行政费用为93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70万美元增长了40%。主要因继续建设管理团队,增加了人力成本。

费用开支中有一项关键信息:三费开支合计已超过营收,这导致声网的亏损在所难免。2021年第四季度声网净亏损为2117.5万美元,比2020年同期的618.2万美元扩大了243%。

在线教培受挫后,声网受影响了吗?

实际上查阅声网官网,目前仍然能够看到一些教育机构合作方,比如新东方、好未来。在业绩展望中,声网也提到K12的政策变化可能会给2022年度带来不确定性。但整体而言,这些变动并没有给声网带来太多干扰。

在线教培受挫后,声网受影响了吗?

这不禁让人疑问,当初K12在线教育让声网坐上了风口。如今,教育机构的经营出现大规模波动,为何没有影响到声网?

搭上元宇宙快车

财报中的措辞变化,或许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

在2020年的招股书中,声网多处提及了教育。彼时声网表示,”2018、2019、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视频产品增长迅速,这主要得益于教育案例上的驱动。教育案例中,大多数使用的视频以及部分特定情况下需要的高清晰度,我们得以收取更高的价格。”

在线教培受挫后,声网受影响了吗?

不过显然,该模式接下来很难持续,声网本季度的关键词已经从教育转到”元宇宙”。财报中,声网创始人兼CEO赵斌表示,”我们持续为元宇宙场景打造创新解决方案和技术,如MetaKTV、MetaChat和3D空间音频。通过它们赋能开发者在虚拟世界中创建无边界的实时互动体验,并加强我们作为元宇宙首要基础设施服务商的地位。”

也就是说,声网已经从教育风口调到了元宇宙风口。2021年号称是”元宇宙元年”,从国外的Facebook到国内的腾讯、网易、百度,大厂纷纷入局元宇宙,声网似乎也想分一杯羹。

只是,为何声网能左右横跳,从一个风口迅速切换到另一个风口?

这主要与声网的模式有关。本质上,声网是一个技术服务商,提供实时视频、实时音频、实时消息、实时录制等多个API。早在招股书中,声网就提到其涉及民生、政务、医疗、金融、物联网、教育等10余个行业、100余种场景。作为提供”空气和水”的平台,声网自然容易踩到风口。

根据第三方报道,声网也具有一定的技术优势。IDC发布的《中国视频云市场跟踪(2021上半年)》报告,声网2021上半年在音视频通信(RTC)赛道的市场占有率达43.4%,稳居市场第一,且份额超过了第2-8位的总和。同时,2021全年声网提供的RTE服务(可简单理解为”构建实时互动应用场景所需要用到的产品和技术组合”)分钟数已超6000亿分钟。

因此,对于声网来说,真正使其立足的是技术而非”风口”。与其说不停切换风口,不如说是其技术应用面广,可适配更多产业。虽然在线教育的风口过去了,但元宇宙的风口又及时地弥补了缺失。

吃肉还是喝汤?

从投入看,声网非常重视技术的积累。

研发费用一直是声网最大的开支。2021全年,声网的研发费用达1.11亿美元,研发费用比高达65.9%。因此从长久来看,声网大概率都会坚持技术路线,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保证其增长的平稳推进。

当然,在此模式下,声网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声网的赛道非常垂直,其面临的对手又是腾讯云、阿里云、TokBox、美国的Twilio等财力更为雄厚的企业,声网需要不断投入才能实现技术精进。这也导致其营收连续上涨了10个季度,但亏损也呈常态化。

与此同时,由于所选赛道更垂直,导致声网即便站上风口,也顶多是享受到特定一部分红利,处于”别人吃肉我喝汤”的状态。可以看到,无论是疫情下的在线教育还是当下的元宇宙,即使在这些爆发的行业催化下,声网年收入依然只有1.68亿美元,规模并不算大。

技术路线也是声网最理性的选择。回看其上市前的发展脉络,到2018年6月完成B+轮融资后,声网的融资总额仅在5500万美金左右。并非巨头全力孵化,也没有大规模的资金注入。选择差异化赛道、逐渐筑牢护城河,的确是行稳致远的思路。

2021年在线教育的风口已不再,但借助”元宇宙”,声网并没有出现大幅度的业绩下滑、反而逆势增长,这得益于其长期的技术积累。声网当前仍未处于爆发期,依然在努力成为”龟兔赛跑”里的”乌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