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错配下,电池级碳酸锂已经超越此前业界及券商机构的预测价格。

生意社数据显示,3月1日,已经有厂家给电池级碳酸锂报价50万元/吨。另据百川盈孚同日数据,电池级碳酸锂均价较前一日上涨1.01%至50.04万元/吨。

国泰君安发布研报称,碳酸锂价格的快速上涨主要是由于磷酸铁锂厂家对碳酸锂的迫切需求拉动,尤其是海外储能电池,对锂价传递性顺利,自然对锂价高度进一步抬升。

“我们很难预测价格,因为这是个市场行为,没法人为去干扰。目前公司产品价格随行就市,紧跟行情同时做好风控、调整经营策略等,毕竟我们本身是一个偏周期的行情。”2月中旬,天齐锂业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公司约3万吨的碳酸锂处于满产满销状态”。

锂价猛涨至50万元/吨,有车企诉苦:每卖一辆车赔本1万元

西澳格林布什|天齐锂业官网

下游企业成本激增

据了解,由于近期碳酸锂等材料涨价过于迅猛,部分锂盐大厂已经上调报价频率,由此前的一个月一次价格变动改为现在的每两周或者每周变动。

近日,江西某锂盐生产商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受春节停工、检修影响,我们2月份产量较少,3月份会加紧生产,但是产品基本上会供给老客户,新客户的话需要等到二季度甚至年中了。现在大家都在抢矿石、锂盐,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的行情只能优先照顾老客户”。

“随着碳酸锂价格的不断走高,导致下游企业成本激增压力加大,短期上下游博弈升温。”生意社认为。近日,北京锂盐商向时代财经透露,2021年虽然行情大好,但是公司苦于没有矿石,只能被动接受上游涨价,整年下来公司净利润仅在10%左右,远不如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等企业。有头部矿商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锂资源供需错配是未来两年内的主旋律,在这个时期,锂价还会持续上扬,未来的市场属于有资源保障生产的企业”。

东北证券在研报中指出,锂行业供需矛盾或长期存在,看好”白色石油”锂资源的长期高景气。短期来看,供需矛盾难以缓解,价格高位有支撑。供给端,锂企检修影响未完全消除,因资源短缺行业整体开工率仍不足五成,同时国内盐湖由于受天气制约,产量增量较少,供给吃紧。需求端,预计高镍需求有望环比增长,采购需求不减,供需缺口有所放大,下游出现采购补库情绪,预计锂价将继续上涨或维持高位。长期来看,锂行业景气度或超预期。供给方面,确定性供给增量较少,海外在建锂资源项目多处早期阶段且政府对锂资源开发态度谨慎,未来供应局面或将更为紧张。需求方面,新能源汽车步入高速发展阶段,储能锂电将迎来爆发期,电车+储能将贡献未来核心增量。

在上游暴涨行情下受累的不止没有资源的锂盐商,还有下游的动力电池厂、整车企业。此前,某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十的电池厂内部人士也向时代财经坦言,公司2022年的目标仅是实现毛利为正。在行情下,他们也不得不通过涨价的方式向下游传导自身压力。

2022年开年以来,由于受新能源购车补贴下降、上游原材料和关键零部件价格大幅上扬等因素影响,包括特斯拉、比亚迪、小鹏汽车、五菱新能源在内的多数车企旗下电动汽车涨价,价格调整大致在1000元至20000元之间。

据媒体报道,近期,上汽荣威旗下RX5 eMAX PHEV无畏尊享版、Ei5、i6MAX EV三款车型也均在原有价格上上涨2000元。几何旗下部分车型售价进行调整,其中几何A Pro车型售价全系上涨1100元并取消了原有的魔方版车型,几何EX3功夫牛全系车型涨价7000元。3月1日,欧拉好猫商品总监在欧拉APP上发布了一则涨价说明,从3月1日0时起,欧拉好猫GT版官方指导价调整为14.7万起。

值得一提的是,2月下旬,欧拉汽车宣布旗下欧拉黑猫、欧拉白猫暂停接单。2月24日,欧拉汽车CEO董玉东对外表示,欧拉黑猫、欧拉白猫暂停接单,不是停产,并指出欧拉汽车遇到了困难,其表示停止接单实属无奈,以黑猫为例,由于今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后,欧拉黑猫每卖一辆就亏损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波行情来得太快、太凶猛,这导致当前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利润分配上呈现畸形格局,不利于整个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

加强锂资源保供稳价

针对动力电池价格疯狂上涨的现象,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董扬发文指出,第一,产业链上下游要一致协同,共同分担原材料涨价带来的成本增加;第二,需要建立新能源汽车原材料供应体系的大宗商品管理、协调机制(其中政府主管部门需要对动力电池材料市场进行监管,及时抑制非正常波动);第三,动力电池原材料需要大发展,管理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

“我们必须保障新能源汽车以较快速度平稳增长。”基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要性,董扬补充道,”除了产业链上下游共克时艰、共渡难关以外,我们还需要努力提高新能源汽车能效、适当设置续驶里程,以便节约资源。还需要有良好的国际贸易关系,以保障动力电池主要材料有稳定的进口来源”。

值得一提的,除了董扬等行业专家提出相关建议外,全国政协委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4份提案,他在《关于尽快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国内锂资源保供稳价的提案》中建议,”当前锂资源供需形势严峻,行业发展面临挑战。应加快国内锂资源勘探开发,保障供应链安全,同时应加强自主创新和科技攻关,提升资源循环高效利用水平”。

2月28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将着眼于满足动力电池等生产需要,适度加快国内锂、镍等资源的开发进度,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行情驱动下,相关上市公司也正在加紧扩产。2月25日晚,中矿资源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关于江西春鹏锂业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建设年产3.5万吨高纯锂盐项目的议案》,拟通过下属全资公司春鹏锂业投资建设年产3.5万吨高纯锂盐项目,项目总投资约10亿元。2月15日,雅化集团在互动平台表示,李家沟锂矿折合氧化锂储量51万吨,项目目前正按进度进行建设,预计下半年投产。

“公司澳大利亚奎纳纳一期氢氧化锂项目已经基本全线贯通运行,并开始投入试运行。”前述天齐锂业内部人士表示,奎纳纳二期氢氧化锂项目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处于暂缓建设状态。

“供应增量短期并不会很快出现(更多影响远期的供应预期),预计锂现货价格短期内仍易涨难跌。国内钴原料价格短期稳定,钴盐冶炼企业价格调整逻辑转向需求主导。”不过国泰君安认为。

有动力电池企业高管向时代财经表示,”材料商扩产、扩建乃至产能释放都需要时间,一个锂矿的提取周期是5-7年,一个锂盐的提取周期是两到三年。按照目前情况,锂矿是有的,部分上游厂商2020年已逐渐在扩产产能,估计在2023年,行情的资源供应会有比较明显的改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