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敌亦友的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来、小鹏、理想,在角逐市场份额的同时,在资本上也互不相让。2月28日,蔚来发布公告称,已通过香港联交所聆讯,获得在港交所主板二次上市的原则上批准,并已发布相关上市文件。虽然蔚来本次上市采用介绍上市的方式,不涉及新股发行及资金募集,但至此,”蔚小理”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齐聚港股,均实现美国、中国香港两地上市。

事实上,”蔚小理”集体回归港股市场,透露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竞争激烈程度。不仅是造车新势力一梯队,哪吒、威马、零跑等多家企业也释放了IPO信号。业内人士认为,造车是长线作战,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而登陆资本市场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畅通募资渠道,或将掀起新一轮新能源汽车”卡位战”。

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小理”重聚港股 资本卡位战再打响

先挂牌不融资

去年6月起,小鹏、理想先后在港交所实现”双重主要上市”,如今蔚来通过香港联交所聆讯的公告发出后,”蔚小理”造车新势力一梯队将重聚港股市场。

公告显示,蔚来已向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申请根据以介绍方式上市已发行的A类普通股、根据股权激励计划将予发行的A类普通股(包括因行使已授出或可能不时授出的购股权或其他奖励而发行的A类普通股)以及可转换票据转换时及B类普通股或C类普通股转换为A类普通股后将予发行的A类普通股上市及买卖许可。公司计划于今年3月10日开始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009866″。

然而,不同于小鹏、理想的上市方式,蔚来此次采用的是”介绍上市”方式登陆港交所,可以理解为不进行融资的挂牌上市行为。据了解,介绍上市是已发行证券申请上市的一种方式,不发行新股,只是公司股东将本身的旧股申请挂牌买卖,不涉及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除赴港上市,蔚来在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已向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提出以介绍方式的上市申请,具体上市日期正在审核中。无论是港交所还是新交所,蔚来的二次上市均采用了介绍形式,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或许与此前蔚来用户信托问题有一定联系。

早在去年3月,就有消息称,蔚来就提交了在香港二次上市的申请,但收到香港交易所关于其股权结构的问询,包括2019年建立的用户信托基金。该用户信托基金,阻碍了蔚来的港股上市计划。业内人士认为,这次通过香港交易所聆讯,似乎表明蔚来已初步解决了用户信托的障碍,先以介绍上市的形式挂牌上市,或许是为把原来的部分股份二次上市不进行融资,暂不涉及存在问题的那部分股份,且承诺一定期限内解决。

此外,目前蔚来现金储备充足,短期内没有迫切的融资需求。财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蔚来现金储备共计约470亿元。同年11月,蔚来完成约127亿元美股ATM增发(At-The-Market Offering)。这意味着,目前蔚来现金流充沛为后续的新车型研发等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

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小理”重聚港股 资本卡位战再打响

新造车的IPO热潮

电气到来,电动车替代燃油车这一幕正在肉眼可见地发生着。殊不知,这里还在疯狂诞生IPO。不仅是一梯队,哪吒汽车相关人士表示:”在智能技术的发展上,我们的规划是要投入1000个人的队伍,要投入100个亿(元)来打这场仗。”为了更好地推进企业布局,哪吒前后已完成约7轮融资,融资总额约为132.5亿元。此外,零跑也累计融资总额约为115.6亿元。中国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认为,造车新势力还处在扩张阶段,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研发和布局上,因此上市扩大募资渠道是最好的选择。

但目前,造车新势力仍未到盈利的临界点,”蔚小理”所在的第一梯队年销量已近10万辆,却在研发、运营商的投入居高不下,三家企业一直处在亏损转态。财报显示,去年三季度蔚来费用支出项高达30.1亿元,其中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8.2亿元,研发费用为11.9亿元。小鹏费用支出则超过28亿元,其中销售与市场费用为15.38亿元,研发支出为12.64亿元。理想的两项支出分别为10.2亿元和8.9亿元。小鹏相关人士表示,亏损扩大主要是研发投入和销售费用增加等。

尽管目前蔚来财报显示企业当下资金充裕,暂时不进行融资对企业发展自身影响不大,但面对资本渠道逐渐拥挤尽快”占跑道”是必然选择。对于此次赴港上市,蔚来相关人士表示,”本次蔚来通过介绍上市登陆港股,目的是为公司投资者提供备选的交易地点,扩大投资者群体,在这些上市的目的仍然可以达到的同时,不稀释现有股东的利益”。

据悉,企业两地上市后可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交易地点选择和更灵活的交易时间,每日交易时长从6.5个小时扩展到了12个小时。同时,两地上市将有助于引入更多的投资者。尽管挂牌上市同时不进行融资,但增加多个融资渠道有助于增强股票流动性,进一步推高估值。

“蔚来选择介绍上市的形式,可能是为尽快获取企业发展所渴求的融资渠道,为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奠定基础。”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介绍上市虽然不能带来更多资金,但对蔚来现阶段仍有许多好处,一方面有助于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市场估值,另一方面还对企业长远发展有益,同时也有利于增加投资者的认可度。其实只要能够挂牌上市,融资是迟早的事情。

新一轮竞争

造车新势力集中冲刺资本市场除增强内在实力外,更是为了应对当下竞争激烈的新能源车市。

数据显示,去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354.5万辆和352.1万辆,同比增长均为1.6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去年新能源汽车成车市最大亮点,全年销量超过350万辆,市场占有率提升至13.4%,说明了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从政策驱动转向市场拉动。”今年的新能源车市场销量有望达500万辆,同比增长42%。”

面对巨大的增量市场,造车企业纷纷加速转型。其中,多家传统车企开始发力布局高端市场,通过推出新品牌将价格升格至30万元以上。去年,上汽集团打造R汽车正式变身”飞凡”汽车,定位为高端品牌并将独立运营。随后飞凡汽车也在广州车展公开亮相,将于今年下半年上市。”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结构加速从’哑铃形’向’纺锤形’优化,中高端市场更是必争之地,飞凡汽车就是瞄准该细分市场。”飞凡汽车CEO吴冰称。此外,阿维塔、长城沙龙等品牌也纷纷加入到中高端市场的竞争中。自主品牌争抢中高端市场同时,合资和外资企业也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狂奔。其中,大众在华投放ID.4、ID.6、ID.3车型,奔驰、宝马、奥迪等豪华品牌也公布了在华的新能源产品投放规划。

传统车企发力的同时,新新造车势力也加入战局。百度、小米、OPPO等企业纷纷涉足新能源汽车制造,部分企业已经推出智能汽车品牌抢夺市场份额,例如采用华为多项技术的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为首款搭载华为鸿蒙OS智能座舱的新能源车型。

“相比造车新势力诞生之初,如今的新能源车市已群雄争霸。”颜景辉认为,相比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在资金和企业知名度上更具实力,而”新新”企业则是在科技和软件上具有优势,这意味着造车新势力想要在如今的局势中稳固局势,引入更多资金是必行之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