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捷、国通和全峰快递悉数倒闭之后,2022年,二线快递又将迎来洗牌。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速尔快递多地网络系统处于停摆状态,官网客服电话已无法接通,且部分区域加盟网点经营者已转做其他快递品牌。不仅如此,其与哪吒速运并网融合也并未如想象般顺利。企图以被托管形式自救的速尔快递,最终只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在快递的红海市场,二线快递翻盘的几率已变得渺茫。

系统停摆联姻偃旗 速尔快递翻身梦碎?

网络系统停摆

在一些加盟商眼中,速尔快递的命运在2月22日邮管局发布的一则通知中就已经可见端倪。彼时,珠海市邮政管理局提及,经广东省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监测显示,近日速尔快递在广东省内服务运行出现异常,请广大消费者谨慎使用。

不止是广东省,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速尔快递网络北京系统处于暂停状态,已无法提供收发件服务。根据速尔快递官网提供的网点信息,记者随机拨打了北京部分加盟网点的电话,却发现一些加盟商早已转入其他快递品牌。同时,官网的服务电话也一直未有人接听。

资料显示,速尔快递有限公司于2006年在广东深圳成立,在全国拥有超过100个直营转运中心、数千个服务网点。公司产品主要面向B端,以”3-100kg”为核心重量段。

然而,作为发家之地的深圳,如今却不见速尔快递的身影。据深圳市邮政管理局统计,截至2022年1月,末端网点备案汇总数量达1028个,没有一个是速尔快递品牌。

一位北京前速尔加盟商刘杰(化名)表示,”目前在北京区域,速尔快递还拖欠很多加盟商押金。北京加盟商押金最低1万元起步,加上系统最低押金3000元,每个加盟商最低欠款在1万-2万元左右,大网点被拖欠的更多”。

而对于北京系统暂停一事,一位北京速尔加盟商称是当前速尔快递正在切换哪吒速运的系统所致。

与哪吒速运”联姻”告吹?

“速尔快递能走到现在,都是靠追随多年的老加盟商一直撑着。”一位快递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说道。

事实上,从2019年起,速尔快递就已经显现出经营异常的苗头,但包括刘杰在内的一些加盟商并不想因此放弃,为了防止系统关闭,刘杰还提高了网点系统的充值金额。然而,在2020年4月,速尔快递被曝出大面积停运。据东莞市人社局网站显示,2020年一季度,速尔快递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拖欠454名员工薪资,金额共约240万元。

2021年5月,速尔快递宣布进入破产程序,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马鞍山则一物流有限公司申请速尔快递破产清算一案。随后,哪吒速运发布的一则并网通知,让速尔加盟商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2021年10月18日,哪吒速运母公司江苏国信华夏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国信华夏”)发布信息称,已于当日上午在广东东莞哪吒速运分拨中心举行哪吒速尔并网仪式,托管后将以速尔快递传统B端业务为基础,融合公司自有资源。并网后,将尽快以速尔为主体起网华东、华南、华中三个大区。

据了解,新快递品牌哪吒速运成立于2020年11月,在2021年1月12日正式开启加盟。然而,截至目前,哪吒速运仍未申请到快递业务经营许可。据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哪吒速运最新一次提交时间为2021年12月24日,其显示为不予受理。

自成立以来,哪吒速运在业内的争议不绝于耳。就业务而言,外界诸多疑问集中在货量来源上。市场有消息称哪吒速运对外招商时,有工作人员称公司会与抖音进行深度捆绑,后者会投资上亿元。对于该事,抖音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没有投资哪吒速运的计划。

另一方面,哪吒速运与速尔快递的”联姻”也未如想象般顺利。”哪吒速运托管速尔快递后想借速尔快递的经营许可资质起网,结果并没有联系和利用速尔的老网点。关于退还押金一事,两家公司也未拿出解决方案。”刘杰表示,”哪吒速运从去年就说要起网,目前在北京没有分拨场地,货从廊坊分拨后,由箱车带来北京路边分拣,体量非常小。”

另一位广东的速尔加盟商则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因为江苏国信华夏不愿意投资,所以速尔广东总部目前停止了运营。

那么,目前哪吒速递与速尔快递并网进程如何?系统停摆情形何时能恢复正常?江苏国信华夏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最新进展公司会通过官网和微信公众号进行发布。

二线快递翻盘艰难

从其披露的信息来看,速尔快递未停止挣扎求生。2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速尔快递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以月薪2万元招募总部7名网管经理和1名网管经理助理。但当记者数次联系工作人员望能了解更多信息时,电话却一直未能接通。而对于拖欠加盟商押金的消息,也尚未从企业处获得回应。

事实上,在宣告破产前,2021年1月至2月底,速尔快递在广东省还新开了4家网点。然而,同年3月,其又陷入了管理纠纷中。据了解,已退网部分网点因使用速尔电子面单,冒充速尔快递进行收件,严重降低了客户使用体验。随后,速尔快递官网再未更新网点扩张的动态。

时间倒回至2016年,不止速尔快递,天天快递、优速快递和快捷快递均拿到数亿元的融资,一时间风光无限。那时,谁也未曾料到,这将成为二线快递走向落寞的开始。随着韵达、中通、顺丰等企业在2016-2017年间相继上市,快递市场顿时杀入红海。头部企业以价格战争抢市场份额的同时,2017年全国的快递业务量增速降至30%以下,过往50%的增速纪录成为了历史。

“2016年开始快递行业的红利期就过去了,加盟商躺着赚钱越来越困难,有一部分原因是电商市场的规范断绝了很多微商的生意,因此快递发货量少了很多。”一位通达系前加盟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称。

2016年,拿到30亿元融资的速尔快递本计划于2018年上市,却迟迟未拿到入场券,反而在2019年被曝出母公司友和道通集团旗下另一高端快递品牌全一快递停运,结果对速尔快递部分区域也造成了连带影响。也就是在这一年,二线快递纷纷”倒在血泊中”。快捷、国通、全峰、如风达快递品牌相继退出市场。

2021年,天天快递关停,优速快递则投靠至极兔速递旗下。2022年2月27日,德邦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与股权结构变动相关的重大事项,于2月28日起停牌,这也意味着1996年从广东起家的德邦将被易主。

“传统快递企业利润空间在被不断挤压情况下,先倒下来的往往是中小快递企业。无网络化、规模化,就难以赢得市场空间,中小快递企业区域网络逐步被蚕食,很难构建自主生存空间。”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表示。

快递物流专家、贯铄资本CEO赵小敏则认为,速尔快递走到如今这一步非常可惜,在快递企业密集上市时错过了很多发展机会。如今留给二线快递腾挪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了,要么重组,要么被收购。从百世快递到德邦,可以预见2022年将成为快递企业重组并购的重要年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