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解红娟编辑/马媛媛)箭牌家居的IPO进程依旧看不到曙光。

观察者网了解到,自2022年1月以来,参与过”乐视网财务造假案”的中德证券、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相继被立案调查,受此波及,聘请三家中介机构进行上市服务的公司IPO计划被”中止”,箭牌家居也是其中之一。

但随着企业主动进行全面复核程序、出具复核报告后,不少IPO项目恢复正常在审阶段。例如,科创板上市的北京通美、云洲智能,创业板上市的恩威医药、九江德福科技都在近期恢复了上市审核。

反观箭牌家居,IPO进度依旧停留在”一次中止审查通知”。

遭遇证监会61条”灵魂拷问”

箭牌家居于2013年4月在佛山成立,是国内较早进入陶瓷卫浴行业的企业之一,生产范围覆盖高品质卫生陶瓷、龙头五金、浴室家具、瓷砖、浴缸浴房、定制橱衣柜等全系列家居产品。

2020年11月4日,箭牌家居在广东证监局办理辅导备案登记;2021年7月,箭牌家居向深交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约18.09亿元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项目的改造、扩产。

和所有的家族企业一样,实控人谢岳荣家族高度控股箭牌家居。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包括谢岳荣、霍秋洁、谢安琪、谢炜在内的家族人员直接持有箭牌家居23.94%的股份,并通过乐华恒业投资间接持有箭牌家居55.24%的股份。

另有12.89%的股份则给到了霍秋洁的亲属,其中,安华卫浴创始人之一霍振辉通过霍陈贸易持有箭牌家居9.21%的股份,霍少容则直接持有箭牌家居3.89%的股份。

也就是说,谢霍两家合计持有箭牌家居92.07%股份,拥有绝对话语权。

剩下7.93%股份,则在箭牌家居IPO辅导前后给到了外部投资者。招股书显示,箭牌家居曾在2020年10月、12月两度增资,前后脚引入青岛青堃、红星喜兆、深创投、北京居然之家和珠海岙恒,分别持有0.03%、0.47%、0.77%、1%和2.95%。

股权穿透到最后,青岛青堃实控人为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的女儿车一鸣,红星喜兆为红星美凯龙旗下子公司,珠海岙恒背后则是高瓴资本。

资本进场后,箭牌家居估值有了具体的数字。以高瓴资本和红星喜兆为例,高瓴资本以3.38亿元认购箭牌家居新增的2567.90万股股份,红星喜兆以5410.66万元认购公司新增的411.68万股股份,据此计算,箭牌家居每股股价在13.14元左右浮动。

半年后,箭牌家居的股价出现变化。招股书显示,箭牌家居拟发行不超过9899.67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8.09亿元,经计算,箭牌家居此次IPO发行价每股约为18.27元,较半年前资本入股时增加了39.04%

观察者网注意到,2021年4月,谢霍两家曾与外部投资者中证投资、金石坤享、高瓴资本、深创投、红土君晟、红星喜兆、青岛青堃、北京居然签订对赌协议,且对赌协议在IPO受理回执之日起自动终止。

结合其在上市前后引入外部投资者的行为不难看出,箭牌家居在上市前突击入股的意图十分明显。不过,即使谢霍两家为公司上市做好了万全准备,但箭牌家居的首次冲击IPO仍旧以失败告终。

招股书失效不到一周,箭牌家居二闯深交所,在监管趋严的市场环境下,箭牌家居此次等来的却是证监会2万字”长文”、61条”灵魂拷问”。箭牌家居也凭此,成为近期上市家居企业问询量最多的一个。

利润总额倒退至3年前

股价”增长”39.04%的半年时间里,箭牌家居多项数据出现下滑趋势。

利润总额首当其冲。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箭牌家居利润总额分别为3.23亿元、7.03亿元、6.98亿元,虽有下滑趋势但在正常波动范围内。而2021年1-6月,箭牌家居利润总额仅为1.88亿元,可以说是倒退至2018年同期水平。

IPO被中止的箭牌家居,利润总额倒退至3年前

受利润总额影响,2021年1-6月箭牌家居净利润为1.57亿元,相当于2018年同期水平。形成对比的是,2018年至2020年,箭牌家居净利润分别为3.07亿元、6.21亿元、5.87亿元。

观察者网了解到,箭牌家居净利润的下滑和其毛利率、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等因素有关。

事实上,家居行业在近期普遍面临成本上升的难题,这给箭牌家居生产经营及盈利水平带来较大影响,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45%、32.09%、31.63%和29.08%,自2019年起逐年下滑。

对此,箭牌家居也坦言,若出现采购价格大幅上升而公司不能将相关成本及时向下游转移的情况,公司盈利水平将面临下降的风险。

利润下滑的同时,箭牌家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不断增加。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公司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为1.21亿元、2.22亿元、1.53亿元和1.79亿元。

和不断下滑的利润相比,箭牌家居较高的负债率也不容忽视。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箭牌家居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2.95%、76.05%、67.56%及64.87%,而同期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42.40%、44.23%、47.37%及49.49%。

也就是说,2018年至2020年,箭牌家居负债率较行业平均值高出30多个百分点,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负债率依旧高出行业平均值15个百分点。

负债率之所以能在2021年减少15个百分点,和外部投资者的投资入股有关。观察者网了解到,箭牌家居在2020年引入高瓴资本、深创投、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等外部投资者,在当年收到增资款6.21亿元。

这笔款项被箭牌家居放进了货币资金里。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度,箭牌家居货币资金分别为10.21亿元、9.854亿元和14.49亿元,2020年一改下滑趋势大幅增长47.05%。

也就是说,若扣除掉外部投资者的6.21亿元,2020年箭牌家居货币资金应该为8.28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15.97%。

箭牌家居坦承,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公司短期偿债能力,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公司经营需要营运资金的有效周转,如资金周转不畅,则可能存在无法及时清偿到期债务的风险。”箭牌家居在招股书中说道。

按时间算,若未受到”踩雷”中介机构影响,今天是箭牌家居IPO回复证监会”意见函”的最后机会。也就是说,证监会61条”灵魂拷问”,将是箭牌家居恢复IPO后的第一个难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