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行业一直不太平。

作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没逃过”出道即巅峰”的命运,2021年4月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如今市值已经缩水八成。同年6月,频繁涨价被叫停后,整个共享充电宝赛道发展也陷入僵局。

近日,另一家头部公司–小电科技也开启了裁员计划,波及运营、KA、产品等多个部门,且公司并未承担相应的裁员补偿。

“我们还在争取N+1的赔偿方案。”一位小电科技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

商家也受到了波及。”开年后,有部分城市的BD团队依然空缺,商家的进驻都很难找到对接人。”上述员工表示。另外,有商家告诉时代财经,已经快一年了,平台200元的收益一直没到账,”对方(小电科技)的要求是要和他们再续约一年才愿意结清账单。客服、渠道经理和业务员一直在推卸问题”。

对此,时代财经向小电科技有关部门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应。

底层是裁员重灾区,员工半年前就有预感

据时代财经了解,此次裁员主要集中在底层员工,高层管理人员并未受影响。”试用期员工是重灾区,高层管理都是带着团队过来的,要是裁人就会带走一个团队,会影响公司的核心业务。”有员工在社交平台表示。

对于小电科技的裁员现象,王川不觉得意外,他早在半年前就从公司运营岗位离职,并且选择了转行。”运营主要服务于业务团队,就连周末都要处理近百条的投诉和产品质量问题。”王川向时代财经说道。

时代财经发现,小电科技的内部团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街电、怪兽等行业竞争对手。一位小电科技的离职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小电科技的内部架构变动很大,我在的部门也经历了大换血,之前共事的一批同事全都离职了。”

不过,在各大招聘平台搜索小电科技,包括销售、运营、市场、技术、产品在内的多个岗位依然在开放招聘。

一年前,小电科技曾试图冲击港交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但在去年10月30日申请材料自动失效后,上市计划也被搁浅。招股书指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共享充电服务点位数已达71万个,投放充电宝近600万个,领先于同期的怪兽和街电。

不过,最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怪兽充电的服务点位达到82万,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580万。同期,搜电和街电背后的竹芒科技,其全国在线商铺点位也合计突破百万,小电科技似乎已经丧失了点位优势。

“每天都有代理商跑路,没人愿意当冤大头”

去年4月,怪兽充电上市,街电和搜电合并,行业格局似乎走向稳定。然而,进入下半年,一边是用户投诉量不断增加,一边是各企业终未探索出一条能够持续盈利的路,行业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截至2022年2月23日,在黑猫投诉平台,小电科技的投诉量达到了18355条,怪兽充电的投诉量也达到10303条。近期的绝大多数投诉,都围绕”好借难还””乱扣费”等问题,有用户归还充电宝后依然还在计费,等过了一两天,甚至一两个月之后才被通知扣费,最高达99元。

共享充电宝涨价的话题也频上热搜,价格从起初的1元/小时涨到了5-6元/小时,越来越多消费者不愿意再为共享充电宝的服务买单,”使用3次以上都可以直接买上一款全新的了”,有消费者在网络平台抱怨。

2021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共享消费”领域行政指导会,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企业主体参加。会议指出,目前”共享消费”行业普遍存在定价规则不明确、明码标价不规范等不当行为,要求企业增强合规意识,规范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

涨价被叫停之后,共享充电宝再次陷入僵局。”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因为产品功能相似,用户都是就近使用,所以最看重的还是点位分布的密度。”头部共享充电宝区域经理王强对时代财经说道,为了抢占重点商家的点位,他和地推团队经常忙到凌晨。

为了减小运营压力,各大品牌都在尝试推广代理模式。美团充电宝收缩直营规模,通过代理模式向三四线城市渗透;小电科技也砍掉部分直营业务,只在全国范围保留二三十个一二线城市,其余城市的所有直营点位,均由前线人员(BD)离职后成立的新公司”承包”。

压力转移到了代理商身上。一位三线城市的代理商向时代财经坦言,现在入局就等于赔钱,”给商家的分成已经从50%-70%涨到了70%-90%。每天都有代理商跑路,没人愿意当冤大头”。

盯上白酒和口罩机,企业集体谋跨界

亏损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据招股书,小电科技2018年到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6亿元、1.37亿元及-1.04亿元;2021年第三季度,连续五季度盈利的怪兽充电再次转亏,录得净亏损7944万元。

“红利期已经过了,不要考虑进入任何一家平台,后续各公司只会缩小人员规模。”某共享充电宝前大区经理对时代财经说道。

“共享充电宝盈利模式单一,使其长期不被看好。”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时代财经,”为寻求进一步发展,各充电宝公司亟需构建新的增长路径,在数据、流量、场景上做深耕。”

各品牌显然也意识到了天花板的存在,纷纷探索新的商业机会。去年4月,怪兽充电推出了白酒品牌”开欢”。不过,开欢天猫旗舰店销量最高的礼盒只卖出40单,超一半的产品月销量不及20单,店铺粉丝数量也仅有2万人。

小电科技裁员背后:共享充电宝再陷僵局,“每天都有代理商跑路”

怪兽充电入局白酒行业图源:官方旗舰店截图

而据竹芒科技COO伍艳华对媒体透露,竹芒已在部分区域试点口罩机、无人零售、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等智能硬件产品。同时,公司未来三年还将在共享充电宝之外,打造至少三款智能硬件主打产品。

小电科技也曾在招股书中透露,计划提供to B数字营销服务,挖掘已合作商户的潜力。此外,小电科技还计划与短视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为点位的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营销解决方案;提供短视频上传及直播发布工具;向点位合作伙伴提供实时销售咨询服务等。

不过,目前来看,在主营业务还没完全站稳脚跟的情况下,众多新业务恐怕难以担当”曲线救国”的重任。

(文中王川、王强为化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